首页  国学入门  国学苑  百家姓  弟子规  二十四孝  三字经  增广贤文  四库全书   经典诵读 

 
 
 
 
 
您现在的位置: 国学大师网 >> 国学学苑 >> 国学人物 >> 正文
精彩导读
 毛泽东与饮食文化习俗

毛泽东与饮食文化习俗

  人类曾经夏巢冬穴,人类曾经茹毛饮血。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人类创造了灿烂的文明成果。其中,饮食文化是一株常青之树,是一束不谢之花。饮食文化的出现,应该说是人类社会发展和进步的一个标志,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过程。

  中国人的传统饮食习俗是以植物性食料为主。主食是五谷,辅食是疏菜,外加少量肉食。形成这一习俗的主要原因是中原地区以农业生产为主要的经济生产方式。但在不同阶层中,食物的配置比例不尽相同。在饮食方法上,中国人也有自己的特点,这就是聚食制。在食具方面,中国人的饮食习俗的一大特点是使用筷子。

  毛泽东的饮食习惯自然地带着中国传统农民的色彩,而这种浓厚的色彩归根结底来自于韶山农村的生活。他对饮食质量的要求与孔夫了所说的“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大相径庭。毛泽东只要有湖南口味的家乡饭菜就行了,可以说是“食不厌粗,菜不厌辣”。在谈到饮食问题时,毛泽东说自己是“农民的生活习惯”。这一点不假,身为一代伟人,毛泽东不吃人参燕窝,不吃生猛珍稀,却迷恋着家乡的家常饭菜。进城后,毛泽东仍保持了吃湖南红糙米的习惯,米饭里总要加点小米、赤豆或芋头。碗沿碗底上的饭粒或掉在桌子上的饭粒,他都夹起来送进嘴里,有时甚至感叹两句:“什么时候农民都能吃上我这样的饭,那就不得了啦,那就太好啦。”他还经常说:“我就是这个命,喜欢吃粗粮。”

  “那碗辣椒到哪里去了?”

  吃饭离不开辣椒,这是毛泽东饮食习惯的一大特点。韶山人餐餐不可少的就只有一样:辣椒。毛泽东吃辣椒很有名,这是他在故乡养成的生活习性——这也是父亲唯一不加限制的食物。

  不管是在战火纷飞的年代,还是身居共和国主席的高位,辣椒陪伴了他的一生。

  在战争年代,能吃上一顿辣椒,对毛泽东来说,就是美味佳肴了。湖南人口味偏好辣,这个生活习惯在毛泽东身上发展到特别典型的程度。没有辣椒,他吃起饭来就觉得没有味道,甚至还影响到食欲。毛泽东说过,他几乎从学走路开始即吃这种东西。

  毛泽东在湖南省立第一师范时的同学萧瑜在20世纪50年代旅居美国时回忆说:“在湖南这个奇异的地区之中,当地所生产之极其辛辣的辣椒,已经成为经常食用的食品之一。儿童几乎从学走路时起即开始吃这种东西。……我和毛泽东习惯了这种食品之后,全世界再没有任何更辣的东西能难倒我们的了。”

  在江西瑞金时,有一次,为吃辣椒,毛泽东还和贺子珍发了脾气。那时正值盛夏,贺子珍为毛泽东炒了一碗辣椒。毛泽东一连吃了好几顿,还舍不得全部吃光。贺子珍端来一闻,发觉辣椒早变味了,于是,将剩下的辣椒都倒掉了。

  中午,毛泽东回来了,一边洗脸,一边问道:“那碗辣椒到哪里去了?”

  贺子珍回答:“倒掉了。”

  毛泽东一听这话,一时火起,连洗脸盆带水全扔到地上了。贺子珍气得跑了出去,到晚上才回来。

  事后,毛泽东了解到事情的原委,很后悔当时的鲁莽。不过对于那点辣椒,他仍觉得可惜,“把它再煮一下,是不是吃了不要紧?”

  “这件事你做得很对!”

  1930年5月,毛泽东在江西寻乌搞调查时,他的警卫员知道毛泽东爱吃辣椒,便一大早跑出去挨户地寻找。

  在江西,辣椒并不是每家每户都有。警卫员找了好久,都一无所获。突然,警卫员的眼睛一亮,一位老乡家的窗前晒了几串红红的辣椒,而这正是毛泽东最爱吃的焙干的红辣椒。于是,警卫员兴奋地跑过去,使劲地敲门。

  门开了,一位老乡走了出来。看到一位战士站在门口,这位老乡有点疑惑不解。

  警卫员指着挂在窗前的红辣椒,问道:“我们首长爱吃辣椒,不知你的辣椒能不能给我一点?”

  老乡听了,二话没说,伸手摘了一串鲜红的辣椒送给警卫战士。

  吃饭的时间到了。毛泽东看到,简单的饭菜中多了一碗红红的辣椒,非常高兴,立刻坐到桌旁,一边举筷品尝,一边问道:“这辣椒是从哪里弄来的?”

  “向老乡要的。”警卫员得意地回答。

  没想到,正在兴致勃勃吃辣椒的毛泽东却放下筷子,站起来,说:“要的?”

  他走到警卫员跟前,和蔼地说:“参军后,连长给你讲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没有?”

  警卫员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没有。”

  “这件事不能怪你,主要是我们对新战士宣传党的政策不够,教育还没跟上。一会儿告诉你们连长,叫司务长从我的伙食费里把辣椒钱给老乡送去,还要给人家道歉。”毛泽东耐心地对警卫员解释起来。

  毛泽东虽然喜欢吃辣椒,但他有自己的原则:那就是绝不能损害老百姓的利益。此后,身边的工作人员都严格地执行这一原则。1947年10月,在陕北神泉堡。毛泽东的卫士李银桥来到贫农郭运贤的菜园子,兴冲冲地问:“大叔,你这辣椒卖不卖?我想给首长买点辣椒。”

  郭运贤认得李银桥,知道是毛泽东的警卫,热情地说:“嗨,看你这小同志,吃几个辣子,还说买的话。”

  老汉撂下铁揪,到地里摘了一大把青辣椒,李银桥一边伸手去,一边问:“多少钱?”

  “我刚才不是说了嘛,不要钱!”

  “不要钱可不行。白吃群众的辣椒,首长也不会同意。”两人争辩了好久,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没办法,李银桥说:“大叔,你要是不收钱,这辣椒我就不拿了。”说着,就把辣椒放在地上。

  “那咋行?”老汉说着,一把抓起辣椒,硬塞到李银桥的口袋里。李银桥乘机把钱塞到老汉的手里,拔腿就走。

  郭运贤把钱展开一看,不由得愣住了。李银桥给的钱,不要说买一把辣椒,就是买二斤辣椒也用不了啊!急得郭运贤朝路上喊道:“哎,同志,你把钱给错了吧?”

  李银桥停下脚,回头说道:“没错,没错。你这辣椒现时还小,等长大了,就不止一把嘛。”

  郭运贤百感交集:多好的队伍啊!买辣椒连以后的斤两都计算进去了。自古到今,有过这样的事吗?

  毛泽东过后知道此事,满意地夸奖李银桥:“这件事你做得很对!”

  激战前夕,毛泽东把彭德怀约来,请他吃“辣椒宴”

  在寻乌,毛泽东为了酬谢帮助他调查的群众,请来开会的群众吃饭。这顿饭有两道菜:一碗豆角和一小碗炒灯笼泡辣椒。

  “这是我们本地的辣椒,叫灯笼泡,别看它大,却不辣。”当地的同志告诉毛泽东。

  毛泽东夹起大辣椒,吃了一口,笑着说:“嘿,果真不辣,这真叫大而无用。”他随即幽默地说:“凡事不能光看外表。象它,看样子这么大,以为一定是辣得厉害,可是它实际却一点不辣。湖南椒虽然小,却辣得很。正象反动派一样,别看它表面上强大,其实却是中间空空的灯笼泡,而我们个个都是湖南辣。”

  一席话,说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1931年5月,第二次反“围剿”战前夕,红一方面军总部召开军民誓师大会。会后,毛泽东把彭德怀约来自己住地,请他吃“辣椒宴”。

  “老彭咧,这次战役够辣的哟。”毛泽东夹起一只朝天椒。

  彭德怀把辣椒连同一大口饭扒进嘴里,直辣得鼻尖上冒汗。他咽下这口饭,这才说话:“越辣越好,老子就喜欢辣。”

  站在一旁的贺子珍扑哧一声笑了,说:“老彭,不晓得蒋介石吃不吃辣的?”

  “老蒋啊,江浙佬,只吃甜的。”彭德怀埋头扒饭,但并不妨碍讲话:“给他点辣的尝尝,他就喘不上气来。”

  贺子珍被逗得格格笑。毛泽东也笑了,说:“游击战是青椒炒肉,溜到肚里辣。运动战是爆烤朝天椒,进口就呛人,从头辣到脚。”

  “唔,我懂了,”彭德怀吃饭了,搁下饭碗,说:“这次反‘围剿’,是要从游击战转入运动战。我们要把老蒋的部队打个落花流水!”

  “老毛,你说吧,要我打哪?二十八师,还是四十七师?”

  “你说呢?”毛泽东含笑反问。

  “让我挑?当然是打公秉藩,四十七师不够辣,不过瘾。”

  “你要是打完公秉藩还不过瘾呢?”

  “那就打孙连仲!”

  “好!打完孙连仲再打刘和鼎,横扫千军,从江西打到福建去你敢不敢?”毛泽东站起身来,含笑问道。

  “你不用游我的将,”彭德怀一拍桌子,震得碗筷碟子叮响,“我老彭,这顿辣椒宴是白吃的吗?”

  毛泽东满意地点点头,握住这位老乡的手,把他送到门口,一直望着他那魁梧的身影,消失在翠竹碧树之中。就这样,一个非常严肃的话题,通过吃辣椒这样简单的事情,被毛泽东借题发挥了,而且效果非常好,达到了应有的目的。

  “连碗里的辣味都害怕,还敢打敌人吗?”

  在江西革命根据地,关于吃辣椒问题曾引起一次讨论。王稼祥同志的夫人朱仲丽回忆说:伙房里烧的菜都有辣味,引起了两种不同的意见,爱吃辣椒的同志感到非常满意,说它能开胃进饭;不吃辣椒的同志被辣椒辣得又咳嗽又流泪,极力反对。菜里是不是应该放辣椒?吃辣椒有没有益处?大家便争论起来了。

  部队领导认为这个问题直接关系到群众生活利益,就委托卫生部专题讨论。尽管处在紧张的战斗中,卫生部门仍抽时间专门研究了这个问题。参与讨论的同志谈了许多关于吃辣椒的好处和缺点,把讨论结果报告了总政治部,大意是:辣椒含有丰富的维生素,能刺激胃肠分泌,有助于消化和营养;但辣椒不宜多吃,患有慢性病的人则不宜吃。因为辣椒对人有利又有弊,最后决定:各人自愿取食。

  为什么在红军时代,居然把吃不吃辣椒的问题,提到议事日程上来研究和讨论呢?因为,当时生活困难,每餐只有一样菜,能加上些辣椒,就成为下饭的上等佳品了。这样,可以大口大口地把饭吃下去,肚子能吃饭,打仗就有劲。吃辣椒的问题,在红军中成为生活的大事,不是没有缘由的。

  朱仲丽曾多次看见毛泽东独自吃饭,他的菜总是少不了辣椒,豆腐汤红得像血水一样,他用汤匙一匙一匙地送进嘴里。有一次,朱仲丽好奇地问:“主席,辣椒都染红了您的牙齿,您不感到辣吗?咽喉难受不难受?”

  毛泽东打趣地说:“连碗里的辣味都害怕,还敢打敌人吗?”说完哈哈大笑。

  井冈山的生活是艰苦的。毛泽东酷爱吃辣椒,贺子珍有时为他从老乡那里买一点,就是奢侈品了。那时由于蔬菜吃得太少,毛泽东大便干燥秘结,拉不下来,腹胀难受。贺子珍步行40多里,向医生借了个大便通气管,把肥皂放在温水盆里,像磨墨一样在脸盆四周磨擦着,直到把它全溶解了,然后用管子插入肛门,把肥皂水灌进去。用这种办法,缓解了毛泽东的便秘。

  红军长征途中,毛泽东身边的工作人员曾千方百计为他弄点辣椒。在爬雪山时,曾用辣椒煮汤御寒。毛泽东喝了一碗热乎乎的辣椒水,身子顿时暖和了许多。用辣椒御寒,早在井冈山时期就试用过。有一天晚上,毛泽东查夜,发现身上仅着单衣的哨兵在呼啸的冷风中,毛泽东从兜里掏出两个红辣椒,塞到哨兵手里:“咬一口,挺管用呢!”

  1935年6月,毛泽东率领红一方面军到达川西懋功与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毛泽东决定继续北上。但红四方面军领导人张国焘公然反对毛泽东北上抗日的方针,他坚持退却逃跑路线,准备擅自率领红四方面军南下。毛泽东发现张国焘的企图后,做了不少工作,但效果甚微。不几天,在庆祝懋功会师的宴会上,毛泽东有意大谈“不吃辣子就不是真革命”的道理,在座的几位爱吃辣子的刘伯承、朱德、聂荣臻等人都同意得哈哈大笑起来,唯有做贼心虚的张国焘听出了弦外之音,他闷闷不乐地夹起一个红辣椒,有意用劲往地上一抛。毛泽东马上针锋相对地夹起几只红辣椒,一边津津有味地嚼着,一边极为严肃地说:“吃辣子要随大流,干革命更要随大流,违背了多数人的意愿,另搞一套是没有好下场的。”果不出所料,张国焘后来投靠国民党反动集团。

  斯诺学毛泽东的样子用馒头蘸着辣椒吃了一口,刚吃一口,就被辣得张口直打喷嚏,连泪水也流下来了。

  1936年7月,美国记者斯诺在陕北保安的日子,几乎每天都去毛泽东那里坐坐,毛泽东也经常邀斯诺去他那里吃饭。

  一天晚上,毛泽东和红军干部一起在饭堂吃晚饭。桌上摆着土豆、豆角等几个小菜。在毛泽东的面前多放了一碗辣椒。毛泽东用辣椒夹着馒头吃。斯诺坐在毛泽东的身边,大家一边吃一边聊天。

  毛泽东把盛辣椒的菜碗推到斯诺面前说:“斯诺先生,吃点辣子,对你采访中国革命是有帮助的。”

  斯诺一脸惊诧地问道:“为什么?”

  “不信,你尝一口红军的辣子就知道了。”毛泽东笑着说。

  “难道苏区的辣椒有什么不同?”斯诺学毛泽东的样子用馒头蘸着辣椒吃了一口。刚吃一口,就被辣得张口直打喷嚏,连泪水也流下来了,痛苦地看着毛泽东惊叫起来:“哇!太辣了,我的嘴巴快没了。”

  在座的人都笑了起来。

  毛泽东笑着说:“斯诺先生,你知道吗?爱吃辣椒的人都是革命者。”

  “是吗?你这是什么逻辑?”斯诺怀疑地问道。

  “那当然喽!这是我专门做调查研究得出的结果。”毛泽东又用馒头蘸着辣椒吃了一口。

  让斯诺想不到的是,在座的其他红军同志也纷纷起来反对毛泽东的这种“逻辑”。一个红军干部大声反问毛泽东:“那不吃辣椒的就不是革命者啦?!”

  毛泽东笑了,说:“你们不信?你看,就拿我们湖南人来说,喜欢吃辣椒是出了名的,所以湖南就以盛产革命家而闻名。对不对?你们数数,湖南出了多少革命家。中国还有四川,也是如此。外国的,比如有西班牙、墨西哥、俄国和法国,他们也是喜欢吃辣的,所以也产生了许多革命家。”

  “毛主席,你知道吗?意大利人也是以爱吃红辣椒和大蒜出名的,他们倒是产生了不少艺术家。”一位红军干部说。

  毛泽东狡辩说:“那他们都是革命的艺术家。”

  这时斯诺指着在座的其他红军干部说:“毛主席,那他们不吃辣椒,算不算是革命家?”

  毛泽东说:“当然算喽!”

  “主席先生,那么你的意思就是说,跟吃辣椒的人干革命也都是革命家喽!”

  “不,不是那个意思。”

  “那他们现在就没吃辣椒,他们算什么?”

  毛泽东笑了:“好,好,我认输,我认输。”

  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一个红军干部说:“毛主席,既然你输了,那你就得给我们表示表示。”

  “对!给我们表示表示。”大家附和着。

  “表示什么呀?革命可不是请客吃饭,要请,我就请你们吃红辣椒。”毛泽东笑着说。

  “行啊!主席,你不是最喜欢唱那个《红辣椒》的歌吗?你就给我来一段怎么样?”一个红军干部提议说。大家都为这个提议喝彩鼓掌。

  毛泽东也不推辞,就高兴地用筷子敲着碗唱了起来——

  远方的客人,你请坐,让我唱个辣椒歌。

  远方的客人,你莫见笑,湖南人待客爱用辣椒。

  虽说是乡里的土产货,一日三餐少不得。

  要问辣椒有哪些好?随口能说十几条——

  去湿气,安心跳,健脾胃,醒头脑,

  油煎爆炒用火烧,样样味道好,

  没得辣椒不算菜呀,一辣胜佳肴!

  1939年4月,毛泽东在延安杨家岭住处接待自苏联归来的诗人萧三。席间,毛泽东谈笑风生,毫无拘束。萧三向大家讲了几个外国故事,毛泽东笑道:“你这是洋新闻。”酒罢吃饭时,萧三向主人索要辣椒吃,毛泽东笑道:“现在可以开个辣椒同乡会,这里爱吃辣椒的人很多哩。”陈云说,“这里湖南、四川人很多,都吃辣椒。”毛泽东又笑着说:“凡是革命的都吃辣椒。季米特洛夫是保加利亚人,吃辣椒;斯大林是格鲁吉亚人,当然也吃辣椒。可见吃辣椒的都革命。”

  毛泽东爱吃辣椒,引起了许多外国朋友的兴趣。1939年3月,印度援华医疗队队员巴苏等受到毛泽东的接见。他回忆说:午餐上,毛泽东用他的筷子头在馒头上戳个洞,往里填了很多辣椒粉,吃得很香。爱德大夫也效仿着毛泽东的样子吃。毛泽东说,自己是湖南人,很喜欢吃辣椒,现在又发现印度人也爱吃辣椒。他诙谐地说:“这是革命兄弟间文化上的联系和相似之处。吃辣子越多越革命。”但是,爱德大夫却遭了很大的罪,肚子难受,一晚上没睡成觉。

  1937年1月,美国著名女记者史沫特莱到达延安。这是继斯诺之后,冒险进入中国工农红军控制的陕北根据地采访的第二个外国记者。一天采访后,毛泽东留史沫特莱吃饭。毛泽东把饭桌上最好的菜——炒土豆丝和炒鸡蛋,推到史沫特莱和翻译跟前,并不时地劝他们多吃菜;他自己,则只夹了几筷子炒白菜,却不断地用筷子去搅那陶瓷钵钵,沾着辣椒面就小米饭吃,吃得津津有味。

  史沫特莱见他吃得很香,不知是好奇,还是谦让,也把筷子伸过去,在盛辣椒面的钵钵里搅搅。

  毛泽东见了,笑着问:“你也爱这个?”

  “爱,行!”她用简单的中国话答道。

  但是,当她把沾满辣椒面的筷子送到嘴里,她便张大嘴喊叫起来,辣得面红耳赤,两手不住地挥动着。

  毛泽东等人见状,都忍不住大笑起来。毛泽东忙叫她用水漱口,又叫她赶快吃饭菜解解辣味。

  待她平静后,毛泽东笑着问她:“再不爱这个了吧,啊?”

  “不!爱,还爱!”史沫特莱爽快地说,“您不是说过‘能吃辣子才能革命’吗?”

  “哈哈哈!”毛泽东朗声大笑,他放下碗筷,学着她的腔调说:“爱我们延安的艰苦生活,很好!”

  毛泽东亲手种植的辣椒,飞越千山万水,送到了苏联最高统帅手中

  1937年10月,英国著名记者詹姆斯·贝特兰到延安采访了毛泽东等中共领导人。贝特兰写道:“在饭菜上桌之前毛泽东随意用筷子夹红辣椒,津津有味地‘空嘴’吃着。‘你们英国人吃这个吗?’他问我。我说不吃。‘可惜!湖南人冒得(指没有,系湖南方言,引者注)辣椒不是菜!’”

  延安时期,大生产运动一开始,毛泽东就带头开荒种地。在分给他种的那块地上,种了西红柿、茄子和他爱吃的辣椒。他工作忙,警卫员常去帮他种,一去他就赶。蔬菜长出来以后,得施肥了,一个人干不了,毛泽东才叫警卫员跟他一起去掏大粪。王来音当时在毛泽东身边当警卫员,个子小,抬粪时,毛泽东总是把粪桶向自己那一头拉。王来音不肯,毛泽东又是开玩笑又是认真地说:“小鬼,别争了,我是要多吃辣子的呀!”

  毛泽东用辣椒招待客人,开展外交的事,也十分诙谐幽默,妙趣横生,表现出一个伟人不同寻常的敏锐和机智。1942年6月,斯大林派人给毛泽东送来了丰厚的礼品。礼尚往来,毛泽东也打算送些东西给这位苏联最高统帅,但送什么东西才能与那些丰厚的礼品相称呢?当然,这不是用金钱来衡量,而是在深远的意义上。毛泽东想来想去,想到了红辣椒。他让人缝了一大布袋,装上他亲手播种、培育、收获的红辣椒,并附一封信。他在信中是这样写的:延安这里,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送上这点礼品,表示我的谢意。这一袋子毛泽东亲手种植的辣椒,带着中苏两国的友谊,飞越千山万水,被送到了苏联最高统帅手中。

  对于这一袋红辣椒,在经历了20多年的岁月磨蚀后,毛泽东依然记忆犹新。1976年1月1日,此时毛泽东因疾病缠身行动不便,在会见美国前总统尼克松的女婿戴维·艾森豪威尔夫妇时,还谈及此事。在会谈即将结束时,戴维最后一句话是脉脉含情的:

  “祝您健康长寿。”

  他的眼睛突然睁开了,一脸警惕的颜色。

  “这是什么意思?”

  但他很快又闭眼了。他面前的这两张白色的面孔毫不做作。

  他坚持要亲自送戴维夫妇到门口。他被搀扶着,一脚深一脚浅地前进。

  “我不会送给你们什么东西。”他对戴维说,“因为我无求于你们美国。在延安时,我们有求于苏联,斯大林天天给我们送吃的穿的和用的,可我只给他送过一次东西,是一包红辣椒。他送的枪炮和物资,都是工人农民生产的,我送的红辣椒却是我亲手种的。我们打了个平手。”

  1949年2月,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米高扬来到西柏坡。酒席上,米高扬用了一只玻璃杯喝中国的汾酒,就像喝凉开水似的,大半杯子酒一口气就灌进肚里去了。不善饮酒的毛泽东见桌上摆了一盘红红的炒辣椒,用筷子夹了一大口津津有味的嚼在嘴里,说:“这在中国叫做炒辣椒,是我们湖南的家乡菜,好吃得很哩!”说罢,亲自动手用另一双筷子为米高扬夹了一大撮辣椒,并且打趣地说:“在我们这里,不能吃辣椒就是不能革命哩!”翻译将毛泽东的话翻译了,米高扬先是点头笑着将毛泽东夹给他的辣椒统统送进了口中,没等嚼上几口,便辣得他张大了嘴巴直哈气,连眼里都被辣出泪水来。毛泽东笑道:“你们能喝酒,比不过我们能吃辣椒,辣椒比酒味儿更浓么!”这个小插曲,不但使毛泽东由被动变为主动,而且使整个宴会的气氛显得更加轻松愉快。

  辣椒的话题总能引起毛泽东的兴趣。1942年12月,毛泽东招待范明等人吃饭,其中有一段关于辣椒的生动对话,范明在《枣园初见毛泽东》一文中有详细的记叙。他说:“主席首先把辣椒豆腐给他碗里夹了一大块,拌着米饭甜甜地吃起来,并说:‘辣椒,辣椒!不但可以下饭,还可以加强革命性,辣椒为用大矣哉,请大家多吃呀!’主席看我老在夹吃菠菜豆腐,便顺手夹了一块辣椒肉放在我的碗里说:‘怎么你们关中冷娃不爱吃辣椒?’‘爱吃!比湖南人吃辣椒还凶!’我顺口回答。‘噢!还有比湖南人吃辣椒凶的人,怎么个吃法?’主席笑着问。‘油泼辣子夹蒸馍。’我认真地说。‘啊!好历害!拿辣子夹蒸馍,比我们辣椒拌米饭还凶,你们拿辣椒夹馍馍,怎么个吃法?’主席用筷子夹起块米饭,绕个大圈说:‘不是用油泼辣子夹蒸馍,而是用蒸馍夹油泼辣子!’‘由此可见,关中民俗强悍,敢于把皇帝拉下马,大闹西安事变,缚住苍龙,逼蒋抗日和爱吃油泼辣子夹蒸馍大大地有关系哟!’主席诙谐地为他爱吃辣椒的‘革命性格’理论找‘根据’。”

  1945年8月的一天,毛泽东没有让警卫员齐吉树把饭菜端到房内,而是到大饭堂与大家一块就餐。谈笑风生中,毛泽东把自己一向爱吃的小红辣椒夹在筷子上,突然露出几丝狡黠的笑意,问同一饭桌就餐的工作人员:

  “你们说,怎样才能让猫把这支辣椒吃下去?”

  大家纷纷议论开了。

  有的说:“把猫抓住,硬把辣椒塞进它嘴里不就解决了!”

  有的说:“把辣椒藏在鱼肚子里,饿极了的猫定会像饿虎扑食一样,不顾一切地把它们全吞下去。”

  毛泽东笑了。他把夹在筷子上的辣椒放回眼前的小碟子里,而后,他笑着说:

  “这很容易,你们可以把辣椒抹在猫的屁股上,当它感到火辣辣地不自在的时候,他就会自己去舔掉辣椒,并且它会为自己能够这样做而感到非常的兴奋。”

  毛泽东喜欢吃辣椒,几乎每顿“正经饭”中都少不了辣椒。可以说是无辣不成饭,就着辣椒来吃饭,或用馒头夹辣椒,以至有人传说 他“就着辣椒吃西瓜”。1942年,画家华君武曾为此事当面求证毛泽东。毛泽东笑着说,那是在长征已到甘肃某个村上,休息吃饭,桌上有辣椒,正吃着,送来切好的西瓜,又吃了西瓜,大概就是这样传开去了。

  1949年,毛泽东住到北京香山双清别墅。

  为了能让毛泽东吃上可口的饭菜,警卫班的战士在自己住的院子里,开垦了一亩地,种上了毛泽东喜爱吃的辣椒和其他蔬菜。

  一天,毛泽东散步来到警卫班的院子里,意外地看到了绿色的小苗苗。他弯下腰,仔细地端祥了一会儿,笑眯眯地说:“我几天没来,你们这就大变样了。”

  战士们看到毛泽东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便七嘴八舌地告诉他:“这些辣椒,是特意给主席种的。”“咱们现在住在这里,有条件自己种菜了。”“谢谢你们。”毛泽东站起身,拍了拍手上的泥土,风趣地说:“不劳动者不得食,我没有参加劳动,怎么能白吃呢。下次浇水时,我也来。我参加了劳动,以后吃的时候就理直气壮了,吃起来也就更香了。”

  建国前夕,毛泽东邀请湖南籍国民党友人仇鳌(字亦山)先生赴京,同时邀请章士钊、符定一、林伯渠、李维汉等作陪。入屋落座后,毛泽东高兴地说:“亦山先生,今在我设家宴为你接风洗尘,特地邀请我们这几位湖南老乡作陪。我们湖南人和别人坐不来,比如周恩来,他们吃不得辣椒,此味只有湘人知,人间能得几回闻哟!”

  大家都笑了起来。

  1951年冬,毛泽东会见秘密访华的越南人民领袖胡志明。当事人罗贵波回忆:到吃饭的时间了,席间,胡志明看到端上来的辣椒,就对毛泽东说:“听贵波同志介绍,毛主席非常爱吃辣椒,是不是没有辣椒就没法下饭?”毛泽东笑笑,胡志明又接着说:“我们越南人也喜欢吃辣椒,我们那里的辣椒长得跟中国的辣椒不大一样,像小树,有一两米高,小小的辣椒朝天长着,吃起来可真辣……”大家饶有兴趣地听他讲完越北森林里的朝天椒以后,毛泽东说:“喜欢吃辣椒的不是我一个人,少奇同志和我是湖南人,湖南人喜欢吃辣椒;朱总司令是四川人,四川人吃辣椒也很厉害;他(指罗贵波)是江西人,也是吃辣椒的;离你们近的云南人也爱吃辣椒。可我们这些吃辣椒的人,吃法就各具特色,做法也就有别了。”接下去的话题就是各自介绍各自家乡的辣椒的烹制方法。然而大家最感兴趣的是越南吃辣椒的方法。胡志明说,把朝天椒放点鱼露(越南人炮制的一种酱油)再加上一些柠檬,配在一起吃。这时毛泽东说:“我们吃辣椒成习惯可不是因为乡土习俗养成的习惯,那是1932年到1934年,中央苏区国民党经济封锁,根本吃不上盐。为了搞到一点盐,我们不少同志花了很大代价,甚至牺牲了自己的生命,那时候可真艰苦啊!没有盐下饭才难呢!我和大家一样用辣椒代替盐,用没有盐的辣椒下饭,可算是好菜啊!”

  毛泽东指着陪客的仇鳌和程潜,幽默地对溥仪说:“他们都不怕辣,所以辣味很重。他们不安分做你的臣民,起来造你的反,辛亥革命一闹,就把你这个皇帝老子轰下台了!”

  毛泽东不仅自己喜欢吃辣椒,还爱劝人吃辣椒。有一次,保健医生鹤滨带着4岁的孩子陪毛泽东吃饭。孩子的目光最后落到一小碟红辣椒上,他夹起一段在孩子面前晃了晃,然后停在那里等孩子吃。“可好吃啦!”王医生深知红辣椒的厉害,赶快拉开孩子,怕辣哭了影响气氛。毛泽东把红辣椒放进自己嘴里,做出很香的样子,又夹起一段送到孩子嘴里。王医生又拉开了孩子,这时毛泽东把筷子放下,说:“哪有你这个当爸爸的?你叫孩子吃嘛,叫他上上当,让他知道大人也有坏的。”

  1956年,毛泽东在专列上对乘务员王爱梅说:“小王,你敢吃辣椒吗?”王爱梅看了一眼小碟子里红红的小辣椒,犹豫了一下,鼓起勇气说:“敢!”说着就夹起了一小根红辣椒放到嘴里。刚嚼两下,嘴里立刻辣得像着了火,也不敢往外吐,眼泪一下流了出来,赶紧端起米饭,一个劲地往嘴里扒,满脸通红,汗也一下子冒了出来。王爱梅一边摇着头一边说:“哎呀,真辣,真辣!”毛泽东停下手中的筷子,愣着神看着她的狼狈相,哈哈大笑起来。他翘起大拇指说:“好样的!这辣椒可下饭了,再吃一根怎么样?”王爱梅连连摆手:“不敢,不敢啦,不敢吃啦!”

  1958年,毛泽东视察大江南北,邀请张治中同行。在芜湖就餐时,服务员送来一小碟子盐腌辣椒,毛泽东尝尝说:“很好,大家来尝尝。”张治中说:“我怕辣,不敢吃。”毛泽东说:“我见了辣椒就想吃。”

  1962年1月,毛泽东请来末代皇帝溥仪等人吃饭。席间,毛泽东夹一筷子青辣椒,放在溥仪面前的碟子里,笑着说:“我们家乡人最爱吃辣,可以说是没得辣椒不吃饭,所以湖南人身上都有一股辣味。你这北方人怎么样哟,怕不怕辣?”溥仪表白似的忙夹起一筷子辣椒放进嘴里:“不怕辣,不怕辣。”“不怕辣就好。”毛泽东指着陪客的仇鳌和程潜,幽默地对溥仪说:“他们都不怕辣,所以辣味很重。他们不安分做你的臣民,起来造你的反,辛亥革命一闹,就把你这个皇帝老子轰下台了!”毛泽东出语诙谐,在座的无不捧腹大笑,溥仪笑得最开心。

  为了毛泽东的健康,江青让他少吃辣椒。毛泽东笑着说:“我就是红烧肉和辣子的命,你不要我吃,那不是要我的命吗?”保健医生禁止他吃辣椒,着实使他苦恼了一阵子。

  1956年,毛泽东在武汉时,悄悄和陪他吃饭的湖北省委负责人说:“我身边的医生不许我吃辣椒,你能帮我腌点湖南辣椒吗?”湖北同志于是设法从湖南韶山弄来了2斤辣椒,制成成品后,送到毛泽东那里。有了湖南辣椒,毛泽东每餐竞能多吃半碗饭。

  但是,纸包不住火。不久,这个秘密还是被保健医生发现了。

  毛泽东晚年依然未改吃辣椒的习惯。晚年时,由于患多种疾病,特别是脑神经病,毛泽东吞咽困难,因而不能随心所欲地大吃辣椒了。但他还时常想吃一点儿辣椒。于是工作人员便用筷子在辣椒酱里沾上一点点,送到他嘴里。这时,毛泽东便会把嘴巴吧嗒几下,高兴地说:“好香噢,一直辣到脚尖了。”

  毛泽东曾经说过:“我看中国有两样东西对世界是有贡献的,一是中医中药,一是中国饭菜。饮食也是文化。”

  在食具方面,中国人的饮食习欲的一大特点是使用筷子。筷子既轻巧又灵活,在世界各界的餐具中独树一帜,有“东方的文明”之誉。中国人善用筷子,举世闻名。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李政道曾说:“中国人几千年前就使用筷子,如此简单的两根东西,却奇妙绝伦地运用了物理学的杠杆原理。筷子是手指的延长,它不怕高温,不畏寒冷,真是高明极了。”

  筷子是中国人在饮食上区别于欧美人的一个重要标志。

  中国人使用筷子的传统与其辉煌灿烂的文明史一样长久。筷子的制材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使用者的阶级地位:过去的王公贵族喜用金筷、银筷、玉筷、象牙筷,寻常百姓家则多用竹筷、木筷。

  “谁让你们摆象牙筷?赶快给我拿下去!”

  这种差别在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甚至被统治者上升至礼法高度,严禁逾越。毛泽东位高权重,在一般人眼中理所当然是锦衣玉食。然而,恰恰相反,毛泽东一生俭朴清贫,从不贪图享受。毛泽东一生只用竹筷、木筷吃饭夹菜,坚决反对使用任何在他看来可谓高级精美的餐具。毛泽东去世后遗留于世人的大量生活遗物中,餐具占有相当比例,其中就有许多普通的竹、木筷子,但未曾发现一双用名贵材质做成的金银筷子或象牙筷。

  毛泽东使用筷子的故事多得不计具数。《毛泽东生活档案》概述了毛泽东的筷子情结。

  1949年9月,毛泽东住进北京城不久。他的饮食依然如战争年代一样,并无多大改变。但环境毕竟变了,毛泽东的应酬多了,时常要陪客人吃饭。有一天,毛泽东突然吩咐卫士:“今天我要在家招待客人,是国民党的起义将领,中午就在这里吃饭,你们准备一下。”毛泽东很少留客吃饭,更少亲自吩咐工作人员提前做准备。这次如此重视,来客自然有些特别。不一会,中共中央办公厅杨尚昆来给卫士们布置任务。他对李家骥说:“你叫厨房多加几个菜,让招待所帮助搞好一点。”他还对小李说:“你到招待所弄些好点的餐具来。”小李一听忙摆手,说:“主任,主席反对摆阔呢!”杨尚昆说:“这次例外么,不然人家会笑话我们的。”杨尚昆这么说自然有其道理,因为毛家的餐具也实在难登大雅之堂,几双筷子霉变后黑乎乎的,怎么也洗不干净。

  李家骥感到事关重大,于是跑到李银桥那里汇报。李银桥是卫士长,听了他的汇报也很为难,便说:“既然杨主任这么说,我们还是服从吧。”于是李银桥与李家骥一道去招待所借餐具,招待科借给他们一套新碗筷,其中筷子是象牙做的。

  开饭前,毛泽东突然来到东房餐厅,似乎是特意来巡视检查的,他见餐厅布置得井然有序,不禁微微点头。突然,他看到了餐桌上的象牙筷,于是脸色一沉,大声说:“谁让你们摆象牙筷?赶快给我拿下去!”李家骥在毛泽东走进东房时心中便七上八下,现在毛泽东生气了,更是紧张得很。他硬着头皮解释说:“主席,这是从招待科借来的……”毛泽东未等他说完,马上大声打断说:“我叫你撤你就撤!”说完拂袖而去。

  李家骥感到颇为委屈难受,他遵照毛泽东的指示,摆上了黑乎乎的竹筷子,然后跑去向李银桥汇报。“刚才主席为摆象牙筷子的事发火了。你看,我当初说过不能摆的嘛!只怪杨主任呢,现在主席火了,怎么办?”李家骥说。李银桥听了,也感到大事不妙。他安慰小李:“我去跟主席解释清楚。”于是便朝毛泽东办公室走去,一边走一边回头对小李说:“你回去准备吧,就要开饭了。”

  李银桥见了毛泽东,先是自我批评一番:“主席,象牙筷是我让借的,您要批评就批评我吧!我当初考虑主席平常很少在家里招待客人,不搞好一点,会让客人笑话,再说来客也不一般呢!”

  毛泽东本来余怒未消,现在见李银桥来赔不是,心中火气顿时消了一大半。他用缓和的口气说:“这件事么,我也有责任,怪我没有交代清楚。不过,我今天再重申一次,今后不管来客是谁,都要讲究节约,不能摆阔气,不能大吃大喝。而且,今后无论是待客还是自家吃饭,一律用竹筷子。”

  毛泽东向来说一不二,关于这一点,大凡在毛泽东身边工作过的同志都十分清楚。毛泽东对于象牙筷子,旗帜鲜明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但个中原因大家都不甚了解。有一次,卫士长李银桥在与毛泽东闲聊时又说起象牙筷的事。李银桥认为毛竹筷子容易长霉,主席平时使用的竹筷就长霉,黑乎乎脏兮兮的,很难看,如果改用象牙筷就没有这个问题。毛泽东听罢,说:“我从小到大用的都是毛竹筷呢,已经习惯了。”他还一语双关地说:“象牙筷么,那是有钱人用的,太贵重了,我毛泽东拿不起!”当然,这只是毛泽东的一种托词,并非触及其中的深层原由。

  于是,工作人员从此只给毛泽东用竹筷,不曾再让他接触那些金筷、银筷、象牙筷。每次外巡,工作人员除了为毛泽东准备好床上用品外,还得为他准备一双竹筷或木筷。

  毛泽东第一次出访苏联时,工作人员便特别为他准备了一木筷子。在苏联的专列上,毛泽东瞅着满桌西式佳肴和铮亮铮亮的刀叉,显得若有所思。工作人员在琳琅满目的西餐具旁为毛泽东摆上一双木筷。毛泽东落座后,右手拿起木筷,左手抓起一把叉子,很认真地对大家说:“你们说说看,这两样东西哪种好?”

  翻译师哲就坐在毛泽东身边,他第一个搭上腔,说:“我看,用习惯了两样都好。”

  毛泽东侧过脸,问坐在另一边的陈伯达:“你说哪种好啊,陈夫子?”

  毛泽东问话时,陈伯达正艰难地用刀叉分割一块肉,而且口中已含了一大块。他抬起头,支吾着说:“筷…筷子…好!”

  毛泽东拿起一块餐巾擦了一下嘴说:“对,我认为也是筷子好。”然后他掰着手细数起筷子的好处来。“第一,筷子经济。不用花多少钱就可以买到,不愿意买还可以用一根树枝或竹子修一下就是一双筷子。筷子反映了我们中华民族勤俭节约的精神。第二,筷子大众化。中国老百姓吃饭都用筷子,而且连日本人也用筷子。第三,轻便好带,不怕丢失,不怕被盗。这么多的益处,你们说是不是筷子好?”

  毛泽东的“筷子理论”自然有其精辟独到之处,大家听罢纷纷说:“对呀,还是筷子好呢!”并向卫士要筷子,卫士急了,忙说:“没有了,我只给主席带了一双,要不你们向苏联老大哥要吧!”大家一听,尽管失望得很,也只得悻悻作罢。

  毛泽东两次访苏,除了自带被褥、拖鞋等日用品外,都特别准备了自用的筷子。据说,苏方服务人员对毛泽东自带用具的习惯很是惊讶不解,但毛泽东却泰然处之,我行我素。后来,毛泽东巡视国内时,工作人员也不敢忘记带筷子。当然,因为毛泽东雷厉风行,说走便走,根本不给工作人员准备行李的时间,有时,匆忙之中,工作人员也会忘记带上筷子。

  1956年,毛泽东去广州,登上专列后,毛泽东用餐时,卫士封耀松才发现忘记为毛泽东带筷子,他便到专列招待部门借了一双筷子。招待部门只有象牙筷,开饭时,毛泽东一眼便看到了这双象牙筷,顿时脸色阴沉,火冒三丈,任凭大家怎么规劝,就是不肯用餐。最后,只在服务员中找到了一双粗糙不堪的竹筷子,因为她们早已用勺子吃饭,不用筷子了,毛泽东见了这双霉变丑陋的竹筷,顿时眉开眼笑,连声说:“好,好,我就习惯用竹筷子!”

  毛泽东一生用竹、木质地的普通筷子吃饭夹菜,尽管也偶尔用刀叉吃过西餐,但毕竟次数有限,他更喜欢中餐和筷子。毛泽东的家乡湖南在了解到毛泽东这一生活特点后,便特意为他制作了一些漂亮的木筷子送到北京。当时,他们派专人专车去湘西寻找一种黄羊木。据说,这种黄羊木质地细腻,做出来的筷子不仅美观耐用,而且无论使用多长时间也不会长霉变色。经过苦苦寻觅,他们终于在一个老乡家门口找到了这种木材。在这个小山村里,人们不仅用这种黄羊木制作筷子,也用它来制作梳子。他们花费了几百元买了老乡的木材,运回省会长沙,由木工赶制了一批木筷子,感到很是满意。此后,毛泽东便一直使用家乡父老赠送的这种木筷子。毛泽东辞世后,人们清理遗物时,发现这种木筷留下不少。毛泽东身边的工作人员说:“这是主席一生中用过的最高级的筷子。”

  筷子和刀叉,一中一西,各自代表不同的文化背景与生活习俗。毛泽东一生却在拒绝使用金银筷、象牙筷这种似乎能象征权力、地位的东西,表明毛泽东一生从来不曾忘记自己是农民出身,一生都致力于使自己在生活上保持普通劳动者的生活水平,反对任何形式的特殊化,拒绝任何形式的感官享受,保持着普通大众的饮食习俗。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百家姓-动漫 朗读 弟子规-动漫 教读 二十四孝-动漫 图文 论语-动漫 解读 ☆ 三字经-动漫 儿歌 ☆ 增广贤文-动漫 经典诵读-动漫 国学百科

     
     

     

     

     
     
     
     
     
     

    国学大师网】 www.eywedu.com.cn ——传播经典文化,浸染心灵之德,绽放美丽人生
    【国学新视界,心灵大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