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学入门  国学苑  百家姓  弟子规  二十四孝  三字经  增广贤文  四库全书   经典诵读 

 
 
 
 
 
您现在的位置: 国学大师网 >> 国学学苑 >> 国学人物 >> 正文
精彩导读
 毛泽东与酒文化习俗

毛泽东与酒文化习俗

  千百年来,酒与人类生活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酒文化已成为人类文化宝库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中国酿酒的历史渊源久远,最初起始于商、周时期,距今已有三千多年的历史了。酒,自古以来,就一直浸润着整个人类社会,上至天子,下至庶民,逢年过节、男婚女嫁、庆生奠死、宴亲迎客、洗尘饯别、贺喜浇愁、祛病延年,一概都离不开酒,酒已成为中国人际交往的桥梁和纽带,在日常生活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饮酒作为一种食的文化,在远古时代就形成了一些大家必须遵守的礼节,形成了较为系统的酒风俗习惯。这些风俗习惯内容涉及人们生产、生活的许多方面,其形式生动活动、姿态万千。我国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化,分布各地的众多民族,酝酿了丰富多彩的民间酒俗,讲究饮酒之道、注意饮酒之德。

  毛泽东用一句与乡里旧习俗相悖的一句家乡土话:

  “饭上加酒,哪里有?”说得大家都笑了。

  作为党和国家领袖的毛泽东,毕竟不是生活在真空中。毛泽东也有应酬、交往,有时也不得不随大流置身于神奇的酒文化中,遵循着传统的酒文化习俗。

  俗话说:“烟酒不分家。”可对于毛泽东来说,却是如此的泾渭分明:喜好抽烟,不善饮酒。小时候,毛泽东在家乡对酒文化耳濡目染。1910年,父亲毛顺生要毛泽东退学去做谷米生意。求学心切的毛泽东请来表兄王季范及堂兄毛宇居等人,做父亲的思想工作,席间,毛泽东站起身来,高高地举起酒杯,首先向客人们敬了一杯酒,然后又恭恭敬敬地给父亲斟满了酒,请求父亲答应他去湘乡读书。可见,17岁的毛泽东对酒的交际功能是比较熟悉的。

  1922年,毛泽东在主持湖南自修大学期间,晚上常去长沙文星桥五号仇鳌寓所聚会。仇鳌夫人出身在农家,贤淑好客,对毛泽东等人总是热情招待。喝的是汩罗特色的姜盐芝麻豆子茶,这种茶咸甜香辣,去湿解乏,舒胃提神,毛泽东很喜欢,一次能喝五六碗。喝的酒是仇鳌乡下亲友送的自酿谷酒,谷酒醇正清香,绵厚柔和,不上头,不伤胃。毛泽东虽不好酒,但每次也能喝一两小杯。他曾对仇鳌说:“你们汩罗的姜盐茶可以治伤风感冒;汩罗的谷酒应该取个名字,古代有名酒叫‘剑南春’,我看汩罗酒叫‘汩罗春’蛮合适。”

  毛泽东终生不善饮酒,这在党内外不算是秘密,甚至连许多平民百姓都知晓。但作为党和国家的领导人,无论是公务交往还是私情故谊,都离不开酒,从毛泽东为数不多的饮酒活动和对待酒的态度上,我们也不难看到他待人接物和性格风貌的某些侧面。

  毛泽东深知自己的酒量,也深知酒精的危害性。因此他一贯反对醉酒。他曾对身边工作人员说:“喝酒会误事,不能喝的最好不要喝,能喝的也最好少喝。”我国古代的《黄帝内经》中设有专篇《汤液醪醴论》讨论酒的利与弊。晋代陶弘景说:“大寒凝海,惟酒不冰,明其热性,独冠群物。”元代忽思慧在其《饮膳正要》中对酒的利害概括为:“酒味大辛,大热有毒,主行药势,杀百邪,通血脉,厚肠胃,消忧愁,少饮为佳,多饮伤神折寿,易人本性,其毒甚也,丧生之源。”毛泽东对身边工作人员,对亲朋故友,在酒的问题上,心中始终把握着一个尺度。

  建国初期,家乡父老和亲友曾受邀到京,毛泽东一面与他们叙旧,一面了解乡间情形。1952年10月,毛泽东宴请四位老师张干、李漱清、邹普勋和罗元鲲。餐桌上摆着家乡的腊肉、火焙鱼等,还有两个北方菜。毛泽东知道他们爱喝酒,特地备了酒,并举杯敬酒。笑着说:“湖南人爱吃湖南菜,我在这里陪家乡人吃家乡菜,别有风味,这里有两道北方菜,你们尝试一下。这叫南北合作。”满座笑语喧哗,气氛热烈。

  被毛泽东称为“十六哥”的文云昌是他的舅表兄,对少年毛泽东的成长产生过一定作用。1936年毛泽东与斯诺谈话时,曾说过“非常感激”这位给他送来“启蒙”读物并充当“引路人”的表兄。1951年,毛泽东在丰泽园会见了他,并用他没有喝过的葡萄酒招待他。文运昌生性诙谐,不拘小节,爱喝酒,外号“酒癫子”。因贪恋杯中物,饭后一派酒话。有时在毛泽东家作客也喝醉了。在毛泽东心目中,他是一个“不太老实的人。”毛泽东曾当面对他进行过严肃批评。

  同是毛泽东少年时代的朋友,被他称为“张四哥”的张有成也爱喝酒。毛泽东到北京后,头批邀请的三个人中就有曾掩护过他脱险并送给他50块光洋的张有成。他除了有一手高超的木匠手艺,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好酒,每天不喝上几两,就浑身难受。可在1952年,人民政府居然禁酒,张有成想,这不是要我的命吗?联系到粮亏猪贱,张有成一气之下,提笔向毛泽东写信,看看这禁酒的事是不是他主张的。毛泽东收到信后,认为他肯讲实话,使他晓得了乡间许多情况,于7月7日给他亲笔回信,安慰这位嗜酒的老朋友不要发脾气,并说:“乡里禁酒是因为缺粮,秋收后可能开禁,你们也可以喝一点了。”后来,豪爽贪杯的张有成从没有断过酒,他用毛泽东每月给他寄的50元钱补贴家用、买酒,直到1960年病逝。

  1955年12月,毛泽东请族侄毛特夫、堂弟毛泽嵘、毛泽青等乡亲们吃饭,谈话结束后,毛泽东设午宴招待乡亲们。毛泽东吃饭的习惯与众不同,他吃了几口饭后,又喝了一口酒。这时,毛泽东又给各位乡亲们敬了一杯酒。乡亲们说:“主席,我们吃过饭了。乡里的习惯是吃饭之前喝酒,我们还遵循老规矩。”

  毛泽东用一句与乡里旧习俗相悖的一句家乡土话:“饭上加酒,哪里有?”说得大家都笑了。接着,他给每人敬了一块扣肉。乡亲们推让着。毛泽东又笑着说了句家乡土话:“烧酒怕肥肉。”并叫大家随便吃。乡亲们被毛泽东风趣的谈吐逗笑了,再也不感到拘束。一边吃饭一边说话,气氛十分融洽。

  曾经和毛泽东一起从事过农民运动的邹祖培,1954年到北京开会,受到毛泽东的接见。在吃饭时,餐桌上特意摆了白酒。毛泽东谈到,20多年前,他和邹祖培一起去韶山搞农民运动,与邹喝过酒,邹有些酒量,因此今天特地请人买了酒。同时笑着叫邹祖培多喝一点。

  毛泽东念念不忘父老乡亲,割舍不了对故乡的一片深情。1959年6月回韶山时,他用稿费在松山一号办了桌酒席,招待家乡的父老乡亲。人到齐了,他起身致辞:“离开韶山几十年啦,今天请各位吃餐便饭,敬大家一杯酒。”当他来到读私塾的启蒙老师毛宇居面前时,老人亦端杯起身,连忙谦让:“主席敬酒,岂敢岂敢!”毛泽东接过话茬笑着对答:“敬老尊贤,应该应该!”

  毛泽东指着剩余的酒对王芳说:“你就把这几杯酒消灭了吧!”

  毛泽东对故里乡亲一往情深,对身边的工作人员也非常体贴。每当逢年过节,他也与大家喝几口酒,向大家问个好。

  1939年,毛泽东的警卫李长培和翟作军要到中央党校去学习,毛泽东特意让炊事员多搞几个菜,请他俩一起吃饭。在席上,毛泽东请他们喝了汾酒,毛泽东端起酒杯,满脸笑容地说:“三杯通大道!祝你们在革命大道上奋勇前进!”后来,毛泽东曾多次到党校视察,亲自过问两名警卫员的学习情况。

  1949年4月,在香山双清别墅,徐肖冰和庄唯受命为毛泽东拍摄工作、生活的资料影片,到了吃午饭的时候,毛泽东招呼他们一起吃饭。菜还是普通的家常菜,只是特意准备了绍兴酒。毛泽东给他们倒满了酒盅,给自己倒了少许。菜中有一盘是炒辣椒,庄唯尝了一口,辣得直咧嘴。毛泽东看到她那受罪的样子,笑出了声,于是拿起酒盅说:“喝酒。”还不断地往他们的碗里夹菜。

  毛泽东六十岁生日时,卫士们为毛泽东多准备了几个菜。毛泽东一看就明白了大家的意思,严肃地说:“中央已有决定,不能祝寿。你们为什么还为我祝寿?”

  李银桥说:“主席,这是家常便饭,不过分,还是可以的。”

  “银桥,这又是你出的点子吧?”

  “主席,这次你可说错了,这是大家想到的,我们集体决定的,共同来办的。”李银桥回答。

  “哎呀,是集体决定的事,那我就不好办了!好吧,我服从,那我们就一起来过生日吧。”

  见毛泽东没有责怪的意思,卫士组的同志们都高高兴兴地跑了过来。孙勇说:“主席,我祝您生日快乐。”大家也都同声说祝主席生日快乐。

  毛泽东站起来,高兴地点点头,说:“好!谢谢同志们!”说着,用手示意大家坐下。然后说:“拿酒。”

  在李银桥拿酒之时,李家骥跑到值班室取来他的“作品”——六个蒸熟的大寿桃,放在桌子中间,以显示“祝寿的气氛”。每个人面前一个倒满葡萄酒的高脚杯。李银桥端着酒杯站起来,大家也跟着站起来。李银桥高兴地说:“主席,我们卫士组的同志们祝您生日快乐。”

  毛泽东点点头笑着说:“谢谢大家,我们干杯!”他一一和大家碰杯并和大家干了杯。

  大家落座,酒杯重新满上,毛泽东点燃一支烟,轻轻地吸了一口,用手示意大家吃菜。毛泽东的心情很好,他高举酒杯说:“谢谢大家,祝你们健康成长。”然后一饮而尽。“再倒酒,我今天很高兴。你们为我过生日,我也多喝。”他再次提议大家喝酒,大家与毛泽东再次碰杯。

  有一年毛泽东生日,卫士长李银桥想为他庆贺一下。他对毛泽东说:“主席,今天是您生日。大家辛辛苦苦又跟您干了一年,您也应该有所表示呀!”毛泽东宽厚地一笑:“银桥呀,你这不是变着法子敲我的竹杠啊!”毛泽东想到颇能喝几杯的李银桥自跟了自己后便很少喝酒了,应该“意思意思”了。于是他破天荒地同意了,而且主动提出备些酒。生日宴上,毛泽东举起杯子为大家敬酒:“大家又跟我干了一年,我借这杯酒感谢大家。”于是,他将杯子在嘴唇上沾了一沾,那紫红的葡萄酒浆几乎没见少,便想放杯,保健护士姚淑贤见状,忙说:“不行,主席这一杯应该干掉。”毛泽东略带歉意地微笑着说:“你们知道我不能喝酒么。这样吧,咱们定个协议好不好,你们喝酒我吃辣子。”姚淑贤不依不饶:“酒和辣子不是一回事。”毛泽东朝着姚淑贤俯身小声说:“多吃辣子能成事,酒喝多了会误事。”这话大家也听到了。刚说完,毛泽东也觉得说漏了嘴,于是又马上直起身大声说:“今天例外,你们尽兴喝,误了事也不怪罪。”于是,毛泽东没少吃辣椒,同志们没少喝白酒。这次,李银桥平生惟一一次喝醉了酒。毛泽东有言在先,没有表示不高兴,还亲自和大家一道张罗着给他递茶水和毛巾。

  1953年年底,为了集中精力起草新中国第一部宪法,建国后毛泽东第一次来到如诗如画的江南名城——杭州。毛泽东每次到杭州,安全保卫工作,都是由浙江省公安厅长王芳亲自部署和指挥落实的。即将散席时,每人面前的酒杯中还留有满杯的茅台酒。毛泽东哪能允许这种现象发生?“菜吃光了,饭吃饱了,杯中的酒也得喝干嘛,酒是粮食酿的,我们可不能浪费掉农民和工人的血汗啊。”公安部长罗瑞卿知道王芳的酒量,便要王芳完成这项“任务”。王芳平时也难得喝上一次茅台酒,但在毛泽东面前又不好意思逞英雄。

  “王芳,这里还有余地的话,”毛泽东指着自己的肚子说,“你就把这几杯酒消灭了吧!”

  “好!”一向豪爽的王芳,一口一杯,眨眼功夫,满满10杯酒都顺利地下肚了。

  王芳放下最后一只酒杯,啪地一声,双脚并拢,向毛泽东敬了一个军礼:“报告主席,任务完成了!”

  哈哈!哈哈!大家又放声地笑了起来。

  毛泽东从座位上站起来,探过身子,握着王芳的手连声夸道:“痛快,痛快,真不愧为山东大汉。”

  从此以后,毛泽东对王芳就像对自己身边的工作人员一样,无话不说,无事不谈。

  后来,王芳到北京参加全国公安工作会议,曾到毛泽东的住处汇报自己的工作和学习情况。临别时,毛泽东说:“我没有什么东西送给你,你喜欢喝酒,我就送你几瓶茅台酒吧!”工作人员用兜子装了10瓶茅台酒送给他。

  1960年3月19日,毛泽东在上海会见并宴请工人代表。他笑着对代表们说:“这一次,上海工人在党的领导下技术革命搞得很好,我想请大家吃顿便饭,感谢上海的工人阶级。”说完,毛泽东第一个站起身来,举起小小的酒杯向代表们祝贺,祝上海工人身体健康、在技术革命中大干一场。一杯小酒,表达了领袖对工人阶级的关爱、亲切之情。

  作为一个伟大的政治家,毛泽东的待人接物有他自己的一套规矩,他做事论理、论法,私交又论情、论礼,既有原则性,又有灵活性。

  1943年,在国民党反动派掀起的第三次反共高潮中,沈钧儒次子沈叔羊为他父亲“画以娱之”,画中画着一把酒壶,上写“茅台”二字,壶边几只杯子。在请黄炎培题词时,黄炎培忽然想起有关长征中共产党人在茅台酒池里洗脚的谣传,便在画上题了首七绝以讽喻:“喧传有客过茅台,酿酒池中洗脚来。是假是真我不管,天寒且饮两三杯。”两年后的1945年7月1日,黄炎培等六位国民参政员,应毛泽东之邀,飞赴延安访问。第二天下午,他们应约到杨家岭访问毛泽东。在会客室四壁挂着几幅图,而那幅有黄炎培题词的画竟挂在中共领袖的客厅里,显然是毛泽东为欢迎黄炎培的到来而精心准备的。黄炎培不由得暗暗佩服毛泽东的交友之道。

  “且共欢此饮”

  1945年8月28日,毛泽东从延安飞往重庆参加和平谈判。柳亚子赋诗称颂此为“弥天大勇”。毛泽东一到重庆,即为国事奔波于各种谈判会、茶话会、宴会,忙得不亦乐乎。9月2日中午,毛泽东等参加了张澜以中国民主同盟的名义在“民主之家”特园举行的宴会。毛泽东一进特园就高兴地说:“这是‘民主之家’,我也回到家里了。”一句话说得满园生色。作为主人之一的鲜英尽地主之谊,特意取出封存多年的家酿枣子酒,款待客人。“特生先生献家宝喽!我不胜此物,但今天要领这个情,一醉方休。”毛泽东的话引起满堂笑声。席间,张澜引用李白《将进酒》中的诗句,举杯敬向毛泽东:“会须一饮三百杯!”才思敏捷的毛泽东立即引用陶渊明的《饮酒诗》,举杯相邀道:“且共欢此饮!”

  在重庆期间,共产党人的挚友冯玉祥将军为表示他的友谊,决定在家宴请毛泽东。他嘱咐副官要“搞好一点,丰盛一些,多弄几个湖南口味的菜。”当他发现没有备烟酒时,即派人去购买。冯玉祥招待客人历来是不备烟酒的。这次破例用烟酒待客,足见他对毛泽东的敬意。席间,冯玉祥亲自斟酒,说:“毛先生为祖国和平远道而来,这第一杯先敬毛先生!”毛泽东挡住冯玉祥的敬酒,笑着说道:“还是让我们大家同饮吧!”频繁的碰杯,亲切的交谈,使家宴的气氛欢快异常。

  10月8日,国民党要员、爱国将领张治中将军也用茅台酒款待毛泽东。在座的无论是敌人,还是朋友,都想把毛泽东灌醉。但是由于有“攻不破的防线”周恩来保驾,毛泽东谈笔风生,安然无羔。

  俗话说:“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后来,谈判结束前,蒋介石也举办了一个招待宴会。宴会上,蒋介石一直显得很开心。他举杯向毛泽东敬酒,但毛泽东却并不领他的情,他只是礼貌地同蒋介石碰了杯:“为蒋介石先生长寿,干杯!”然而却未喝一口酒。也许,这也是毛泽东的一种性格,一种“不逢知己酒不香”的性格。

  毛泽东也紧接着说:“唐朝有一位酒仙叫李白,今天我们这里有位酒仙叫李志胜。”

  被毛泽东称为“我的小文抄公”的李志胜,陕西神木县人,在毛泽东身边工作时,主要任务是抄写毛泽东的手稿。1948年3月21日,毛泽东离开陕北,前往河北的西柏坡。在当晚举行的宴会上,李志胜被安排与毛泽东同桌。宴席开始后,毛泽东端起酒杯,十分高兴地说:“我们明天就要胜利离开陕北这块根据地了,好,我们干杯!”三杯酒进肚后,李志胜脸红了,头也晕了,他真怕毛泽东再说“干杯”了。这时,毛泽东突然喊着他的名字朗声大笑,说:“啊!原来你是我的弟弟,我是你的哥哥呀!李德胜、李志胜,不是兄弟吗?”毛泽东1947年主动撤离延安转战陕北时曾取了李德胜这个化名,取“离得胜”之意。在这离开陕北的前夜,毛泽东又想到了这个特殊意义的名字。毛泽东的话,把大家都逗笑了。笑声刚刚平静下来,习仲勋说:“全世界数中国人能喝酒,中国人数我们陕西人能喝酒,陕西人数陕北人能喝酒,陕北人数神木人能喝酒。”周恩来接着说:“李志胜也是一个‘世界之最’呀!”毛泽东也紧接着说:“唐朝有一位酒仙叫李白,今天我们这里有位酒仙叫李志胜。”毛泽东和周恩来的妙语诙谐,引起了大家更大的欢笑声。

  酒能够表达情感,在人际关系中起着润滑剂的作用。毛泽东既是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也是一个有着七情六欲的人。与平常人一样,他在高兴或苦闷时也能喝些酒。

  1942年,毛泽东不仅经常为当时的党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第四版副刊审阅稿件,还与副刊主编舒群反复商讨,拟订了一份征稿人名单,并亲笔抄录后由中央办公厅按名单发出通知,请这些人参加“枣园之宴”。开宴那天,范文澜、艾思奇、吴玉章、柯仲平等人从四面八方赶来。大家边喝酒边谈,直到夕阳西沉,明月东升,才尽兴而散。独有诗人柯仲平一人兴犹未尽,仍在埋头豪饮。毛泽东见状,即叫警卫员送来三个碗,给柯仲平、舒群,然后给自己斟满酒,说:“喝吧,老柯、大舒,酒逢知己千杯少……”接着又专对柯仲平说:“你带个剧团,常年奔波他乡,辛苦了,这是慰劳酒,你就喝个够吧!”酒好月美,兴酣情畅,不知不觉已夜深人静。舒群怕影响了毛泽东休息,便悄悄地写张纸条劝柯仲平罢饮归去,不料被眼尖的毛泽东截住。他笑着把它撕掉,挽留二人继续喝下去,直到柯仲平不能再喝,才算散席。柯仲平酒喝多了,骑在马上左右摇晃,终于栽了下来,舒群马上搀扶,一来二去,两人都双双卧地大睡。毛泽东不放心,不多会儿带着两个警卫员一路找来,把他们叫醒用汽车送回了家。

  毛泽东举杯一饮而尽,突然脱口而出:“这是水嘛!”毛泽东一语道破天机

  在中国人的传统习俗中,婚庆、饯别、庆贺等都习惯用酒来传递友情。1951年9月,中国人民志愿军政治部主任杜平率志愿军战斗英雄代表回国参加国庆观礼。9月30日晚的国庆宴会上,毛泽东微笑着和杜平碰杯:“祝贺你们的胜利,为彭德怀同志,为在朝鲜前线浴血奋战的志愿军全体将士,干杯!”在华北野战军第20兵团司令员杨成武即将赴朝鲜战场前夕,毛泽东为他们饯行。毛泽东立起身来说:“我来祝你们的酒!祝你们到了朝鲜,与朝鲜人民并肩作战,共同打胜仗!”毛泽东一连敬了三杯酒。关爱之情,尽在酒中。

  1955年1月15日,毛泽东主持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讨论中国发展原子能事业问题,参加会议的还有李四光、钱三强等著名科学家。会后吃饭时,毛泽东端起了酒杯:“预祝我国原子能事业顺利发展,大家共同干杯!”“干杯!”“干杯!”毛泽东一饮而尽,满脸春色。

  新中国成立,是一件大喜事。在10月1日的晚宴上,自然少不了酒。在第一次国宴上,毛泽东也举起了酒杯和大家一样一饮而尽。时任毛泽东卫士的李家骥在《我做毛泽东卫士十三年》一书中对此感到十分惊讶。他说:“毛泽东的酒量不行,平时能喝点葡萄酒,白酒只能喝一点点,而且喝了就脸红,他这一干杯使不少人吃惊,而毛主席却无事一样,也许是人逢喜事精神爽,酒量长了吧!”这里面还有个小秘密呢!原来,毛泽东的保健医生王鹤滨为了完成领导交给的“不能让中央领导同志因饮酒过多,而不能登上天安门,无论如何不能醉倒一个”的任务,经领导首肯,用白开水代替了毛泽东喝的茅台酒,用茶水代替红葡萄酒,并和几位卫士长当起“招待员”。后来,王鹤滨在看了李家骥的书后,说:“家骥哪里知道,我给毛泽东的酒杯中倒的是白开水。”

  “无酒不成席”,但毛泽东不善饮酒,工作人员为了保证毛泽东的健康,有时也会将酒悄悄换成白开水。这样的事在1956年1月,也发生过一回,当时毛泽东在上海宴请苏步青、周谷城、黄家驷等教授,许多同志向毛泽东敬酒。毛泽东举杯一饮而尽,突然脱口而出:“这是水嘛!”毛泽东一语道破天机。

  1959年8月28日,毛泽东的长女李敏结婚。这天,毛泽东非常高兴。他亲自吩咐工作人员在颐年堂准备了三桌酒席,亲自圈定了许多来宾。女儿婚宴上,毛泽东显得满面春风,情绪高昂。他与蔡畅、邓颖超、王季范、王海蓉、孔从洲等同坐一桌,一杯接一杯地为这些亲朋故友敬酒。当然,毛泽东喝的是红葡萄酒。他喝了好几杯,但丝毫没有不胜酒力的迹象。

  1959年庐山会议期间,毛泽东的心情极度不好。苦闷中,他约请周小舟、李锐、田家英、周惠等人到美庐喝一次茅台酒。当时,毛泽东想听听他们对形势的看法。这些同志与毛泽东关系密切,交谈时毫无顾忌,许多观点与毛泽东大相径庭。他的本意是带了耳朵来听的,但俗话说“良药苦口,忠言逆耳”,毛泽东越听心里越难受。畅谈中,毛泽东突然吩咐服务员:“来,我们喝点茅台酒,以助谈兴。”服务捧来白瓷瓶茅台酒给众人一一斟酒,毛泽东一饮而尽。“秀才们”也借助被茅台酒壮大的胆子,酒酣耳热吐真言,直通通地冲着显得极为温和的毛泽东“放炮”。这位很少沾白酒的人,这次却喝了好几杯茅台酒,但奇怪的是,他却没有醉。

  1974年12月26日,毛泽东在长沙度过他的81岁生日。工作人员为他采来他喜爱的腊梅和白茶花,并摆上了家乡的点心、食品。毛泽东吃了一筷子长寿面,抿了一口芙蓉酒,然后指着酒瓶,要大家喝完,不要浪费了。据说工作人员为了庆贺毛泽东生日,特意挑选了一瓶湖南生产的白酒“仿茅台”请毛泽东品尝,毛泽东拿起装酒的白瓷瓶看了看,浅浅地尝了一口酒,说这酒很好,是取白沙古井的水酿造成的酒,品质和味道都不错,叫“仿茅台”不好,叫“白沙液”好了!于是,这种长沙酒厂新出品的白酒便按照毛泽东的意思,取名为“白沙液”。

  毛泽东曾和斯大林谈起葡萄酒的事。那是第一次访苏期间,毛泽东对斯大林将红葡萄酒和白葡萄酒掺和起来吃感到好奇,便问斯大林的翻译费德林。斯大林告诉毛泽东,这是自己早已形成的习惯。“每一种葡萄酒,特别是格鲁吉亚葡萄酒都有自己的味道和香味。我用红白葡萄酒混合起来增加酒的味道,就像是用草原上不同气味的香花扎成一个花束。”斯大林解释道。“那您喜欢什么酒呢?斯大林同志,是红葡萄酒还是白葡萄酒?”毛泽东问道。

  “我常饮白葡萄酒,但是,我相信红葡萄酒,我早就开始饮这种酒,还在流放时,我得了一种伤寒病,一个狱中善良的医生悄悄地用少量的红葡萄酒,似乎是西班牙酒,从死亡边缘救了我。从那时起,我就深信,红葡萄酒可作药用。”

  或许受斯大林的影响,毛泽东应酬时一般只喝点葡萄酒。1960年9月,毛泽东在北京会见了分别21年的老朋友斯诺。毛泽东特意吩咐炊事员添了两样别致的湖南小菜,还拿上一瓶茅台酒和一瓶普通的葡萄酒。毛泽东自斟了一杯葡萄酒,告诉斯诺,这种葡萄酒味道很好,大小商店里都可以买到。他们一边吃着饭,一边聊起从前的岁月,感慨万千。

  1972年9月,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问中国,与毛泽东进行了会谈,后来,内阁官房长官二阶堂回忆说,毛泽东十分关心田中先生在北京的生活情况,问他北京的饭菜怎么样?田中说:“哎呀,吃得太好啦,还喝了很多茅台酒。”毛泽东说:“喝多了可不好啊!”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不嗜酒,但每当宴请嘉宾,总要用茅台酒。“文化大革命”前,他曾请历史学家、北京市副市长吴晗做客,吃狗肉、喝茅台酒。席间江青逞能,与吴晗比学问,总被吴晗用历史事实驳倒,毛泽东举杯向吴晗祝贺,江青又恼又羞,下不了台。

  1958年,党中央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中共贵州省委书记兼省长周林,外交部第一副部长韩念龙与会。会间休息时,两人亲切交谈。毛泽东来到他们身边说:“你们都是仁怀人吧?”

  韩念龙忙回答:“我家住城内,他家住城外……”

  “一墙之隔,互相叫得应。”周林补充道。

  毛泽东笑了,“你们都是共产党的大官。茅台酒就出产在你们仁怀茅台呀,是不是喝了茅台才能做大官啊!”逗得在场的委员们哈哈大笑。

  1973年,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主席金日成来华访问,多次对毛泽东赞美茅台美酒。善解人意的毛泽东,电话通知军委,调1952年生产的茅台酒3箱,其中2箱赠金日成,1箱留中央用。

  毛泽东一生中唯一一次醉酒是在1930年,这年的10月4日,毛泽东率红一军团攻占赣州中心城市吉安市,从而使赣西、赣南两块革命根据地联成一片。在缴获的战利品中,有几瓶朝廷贡酒——堆花酒。为庆贺胜利,军团几位领导应邀到毛泽东住处。贺子珍用“井冈四名”的名菜招待大家。毛泽东心情特别好,经不住大家再三劝酒,喝了三杯。这时毛泽东真的大有醉意,脸上泛着火烧云一样的红光。

  这是毛泽东一生中惟一的一次醉酒。后来在延安与美国记者艾格尼丝·史沫特莱谈话时,毛泽东讲到过这次醉酒,只是史沫特莱没有将它写出来。1958年7月2日,毛泽东在中南海接见即将出任石油部长的余秋里,长谈中,也向这位吉安籍的独臂将军讲到了堆花酒,可见毛泽东对堆花酒印象是很深的。

  20世纪70年代后,毛泽东的健康状况大不如前,甚至睡眠也更加困难。他又不愿意吃“补品”,很让担心。后来,工作人员为他用高丽参浸泡了两玻璃罐茅台酒,希望他能在每次睡前喝一杯以滋补身体,促进入睡。然而,毛泽东生前却从末曾喝过。在清理毛泽东的遗物时,人们用蜡密封了一罐茅台酒,当作珍贵文物保存下来。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百家姓-动漫 朗读 弟子规-动漫 教读 二十四孝-动漫 图文 论语-动漫 解读 ☆ 三字经-动漫 儿歌 ☆ 增广贤文-动漫 经典诵读-动漫 国学百科

     
     

     

     

     
     
     
     
     
     

    国学大师网】 www.eywedu.com.cn ——传播经典文化,浸染心灵之德,绽放美丽人生
    【国学新视界,心灵大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