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学入门  国学苑  百家姓  弟子规  二十四孝  三字经  增广贤文  四库全书   经典诵读 

 
 
 
 
 
您现在的位置: 国学大师网 >> 国学学苑 >> 国学人物 >> 正文
精彩导读
 毛泽东与烟文化习俗

毛泽东与烟文化习俗

  烟草原本是生长在中南美洲的一种植物。当地居民何时吸食已不得而知,不过,关于这却有一个美丽的传说。

  在远古美洲印第安人部落里,一个大首领的女儿死而复生。原来发现女儿“天葬”躺的地方有一种叶茎肥大且有特殊辛辣气味的植物,女儿正是凭借这种植物的特殊气味避开了“飞鸟”与走兽且得以复苏的。这种植物就是烟草。从此,美洲印第安人即视它为能祛病避邪、起死回生的神草,在广为流传之中,逐渐以“亲吻”方式演变为卷裹起烟叶,焚其一端,从另一端吸食烟气的习惯。据史料记载,1492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同时,从印第安的圣萨尔多瓦岛上带回了烟草的种子。五百多年来,烟草传播至全世界每一个角落。

  烟草原本是一种自然之物,可如今已同人类结下了不解之缘。吸烟作为一种客观的人类行为,并非孤立存在的社会现象,其中凝结着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历史因素。烟草的种植、传播和使用,在发展的过程中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发展,从中积累下来的各种烟草历史、烟草同社会现象的结合诸如烟具的产生、烟标包装的出现等等,从而产生了烟草文化。烟文化是指以烟草为主要物质载体,以吸烟行为为媒介或方式,广泛影响人类社会生活、人类观念意识和人类自身的文化现象。

  烟文化在中国也确是源远流长的。明人张介宾《景岳全书》说,万历时烟草已开始流行闽广之间。其后吴楚以至全国各地都有种植。《本草备要》一书就认识到烟的危害,说吸烟的的人“烟火熏灼,耗血损人”。至于发现烟中含有烟碱(尼古丁)等30余种有毒化学物质,则是20世纪的事。

  从烟叶、旱烟、水烟、鼻烟到卷烟,是社会进步的具体表现。19世纪以来,中国仍习惯于吸食土制的烟丝。至20世纪初,世界卷烟托拉斯英美烟草公司来华设厂,就地产销吸食和携带方便的卷烟和我国民族烟草工业的产生和发展,改变了国人的吸烟习惯。

  美国学者特里尔著《毛泽东传》认为“毛泽东至少有60多年的抽烟历史,可能任何国家的政治领导人都不如毛泽东抽掉的卷烟多。”

  在中国现代史上,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生活经历也与香烟紧密相连。延安时期,毛泽东身披灰蓝色棉大衣,右手叉腰、左手拿烟、面对窑洞中的军事地图,眉头紧锁,聚精会神地思考,那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形象,至今铭刻在我国人民心中。1989年由文物出版社出版的《纪念毛泽东》画传,从1936年至1965年的照片共430幅,其中40余幅毛泽东在抽烟,占十分之一,甚至一些集体的照片毛泽东也拿着烟,足见其抽烟的厉害程度了。

  和离不了辣椒一样,毛泽东离不了烟。毛泽东到底是从何时开始抽烟的,迄今尚不可考。但可以肯定的是,在井冈山时期,他的烟瘾就已很大了。

  其实,毛泽东也是深知抽烟的危害性的,他曾这样告诫别人:“别学抽烟。烟里可有尼古丁,要害人呢!”可他自己却几次戒烟都没有戒成功,仍然常常手持一支,不绝如缕。美国学者特里尔著《毛泽东传》认为“毛泽东至少有60多年的抽烟历史,可能任何国家的政治领导人都不如毛泽东抽掉的卷烟多。”可以说,烟伴随着毛泽东终生。在他长达几十年的吞云吐雾生涯中,留下了很多耐人寻味的故事。

  毛泽东年轻时就已抽烟。1927年,他在湖南考察农民运动时抽的就是当地老百姓的一种“叶子烟”,他一边提问,一边抽这种烟,使参加座谈会的农民倍感亲切。战争时代,毛泽东吸烟并无保障。那时,香烟的一大来源还是从国民党军队中收缴来的“战利品”。因此,毛泽东所吸香烟的牌子是形形色色多种多样的。毛泽东曾戏之为“吃百家饭,抽百家烟”。1929年在大柏地与国民党公秉潘师的战斗中,战士们把缴获的香烟当作炸弹扔到河里,后来弄清真相后又急急忙忙捞上来。毛泽东听后笑眯眯地说:“我们这是土包子开洋晕,公秉潘知道不高兴哩,他一定会说,你们红军尽出洋相,怎么把我的香烟往河里扔呢!”说罢,毛泽东跟大家一起大笑起来。

  在生活条件极为艰难的情形下,毛泽东也时常吸吸当地农民自种自晒的“旱烟”。尤其是当他下乡与农民开会、交谈时,抽当地产的旱烟更是一种接近群众的方式。虽然这种旱烟劲大油重,但是,毛泽东仍抽得津津有味。

  战争时期部队规定,一切缴获要归公,象生活物资之类,归公之后就分给部队使用,毛泽东也常常分到一些“纸烟”,即现在流行的用白纸卷成的香烟。没有这种烟的时候,毛泽东烟瘾来了,就用材料纸卷成一个喇叭筒,里面包点烟丝,烟味又重又辛辣,毛泽东就靠这种烟,熬过了漫长而艰苦的战争岁月。长征途中,毛泽东甚至还把树叶当作烟草的替代品。

  延安时期烟草的供应还是相当紧张。周恩来1939年9月因胳膊受伤到苏联治疗。1940年3月回国时,共产国际送给周恩来一行两箱食品,有烟、酒、奶油等。在路上,周恩来建议大家尽量用中餐,不要动用这些食品,带回延安。大家一齐响应。后来,周恩来将两箱食品送给了毛泽东。

  毛泽东曾这样说过:“没有烟拿在手中吸吸,在思考问题时,就好像缺少了点什么。”

  建国以后,毛泽东吸烟更多了。一则生活条件改善了,香烟来源稳定;二则毛泽东日理万机,常常用烟来醒脑提神,尤其是在思考问题时,经常一支接一支,他的许多重要思想、重大决策便是在烟雾缭绕中油然而生的。毛泽东曾这样说过:“烟,我吸进去的并不多,大半是在手中燃烧掉的。没有烟拿在手中吸吸,在思考问题时,就好像缺少了点什么。有了香烟在手,就好像弥补了这个不足。”在许多有关毛泽东的影视作品中,我们也常常看到他在屋里来来回回踱着步思索的镜头。不过,曾担任中央警卫团团长的张耀祠说,他几乎没见过主席这个样子。他说:“主席多半是坐在沙发上,跷着脚——也就是常说的跷着‘二郎腿’,一根接一根抽烟,即表明他在动脑筋,在沉思。这时,我们尽量不打扰他。”可见,点燃一支香烟似乎成为毛泽东放松、休息的一种手段,香烟成了所谓的“精神缓冲剂”。

  毛泽东本人爱吸烟,也爱请别人吸烟,这是毛泽东领导艺术中有特点的一面。因为通常它能拉近他与交谈者的距离,倍增亲切感。毛泽东与他的战友、身边工作人员在以香烟为话题的生活交往中,充满了欢声笑语和战友亲情。香烟不仅增加了革命领导核心的凝聚力,也联络了革命队伍上下级的感情。

  1932年初,毛泽东根据苏区中央局的决定,在瑞金东华山上的一座古庙里“休养”。腊月二十三日,中央政府总务处的管理员上山来慰问毛泽东,顺便给毛泽东送来了一个月的津贴费和几条纸烟。当时毛泽东叫他把津贴留下,又象往常一样,将纸烟退给总务处的同志,说:“纸烟应该送到战士们的手里去,他们比我们艰苦得多!我这里还有不少旱烟叶子,用报纸卷着抽就满好了。”

  总务处的同志说:“反‘围剿’缴获敌人的纸烟很多,战士们不缺烟抽。您现在不同以往,是在休养啊!”

  毛泽东却微笑着幽默地说:“少抽点烟,不是更有助于休养吗?”

  总务处的同志不得已,只好重把纸烟包起来。

  1937年,在揭批张国焘路线错误的过程有扩大化倾向,许世友被错误地开除党籍,撤销军长职务,判刑一年。毛泽东了解情况后,及时予以纠正。他一方面托人给许世友捎去一条哈达门香烟,一面请徐向前去看看许世友等,做点工作。之后,毛泽东又于7月的一个下午,亲自去看望许世友。许世友在坑上抽烟。毛泽东也坐到坑上。“看到你抽烟,我的烟瘾也来了,世友同志,能不能给我一支?”毛泽东借烟发问。“烟本来就是你的,你要抽就抽吧。”许世友回答了这么一句。毛泽东点燃一支烟后,继续讲道理,推心置腹地交谈,在这里,烟成了化解矛盾,加强沟通的使者。

  贺子珍从苏联回国后,一直住在上海。有一回,外宾送给毛泽东一条国外的名牌香烟,他打开一包,抽了一半,突然想起贺子珍爱吸烟,就把9包没开封的烟连同抽过的那半包,托人送给贺子珍。

  重庆谈判期间,毛泽东为了感谢李管理员对他生活上的照顾,对警卫员齐吉树说:“李管理员为了我休息得很晚,很辛苦。你从别人送来的烟里拿出两条,替我送给他。”齐吉树按照毛泽东的嘱咐,送给了李管理员两条骆驼牌香烟。

  1949年,方志纯赴江西任职。临行前毛泽东与他长谈。一进门,毛泽东就问他:“抽烟吗?”“抽!”方志纯走到桌前,径自从听装的烟盒中摸出一支抽起来。握手道别时,毛泽东说:“志纯,你要南下了,我没有别的送你,你好抽烟,靠供给制,也买不起好烟,我就送你点烟抽吧。”方志纯打开一看,是10筒熊猫牌香烟,一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1959年庐山会议期间,毛泽东乘会议间隙到山上参观,植物园技术员朱国芳受命为毛泽东讲解。在路边休息时,毛泽东问他抽不抽烟,朱国芳说不会。毛泽东拿出一支熊猫烟就自己抽起来。

  1947年3月,毛泽东接见延安部队几位旅首长们。就座以后,毛泽东像待亲人一样请大家吸烟:“两种烟随便吸吧。这一种是咱们自己造的;那一种,还是日本鬼子送给我们的呢。”毛泽东愉快的笑声感染了每位同志,使大家紧张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

  毛泽东笑笑说:“搞文艺的人不吸烟的可不多嘛。”

  詹姆斯·贝特兰与毛泽东的最初会见的印象是出乎意外的。“坐,怎么不坐啊?”毛泽东用很浓重的、挺悦耳的湖南口音说:“抽烟”,他在敝着怀的棉衣口袋里掏着烟,拿出一包揉皱了的“海盗”牌香烟。1961年10月,包括岛田政雄在内的日本友人得到毛泽东的接见,在与毛泽东拍照结束后,“毛主席拿起一听烟,给二十四个人每人一支”,然后才开始他的讲话的。日中友好协会副会长清水正夫先生称毛泽东“我一生中最敬佩的伟人”,他在1964年11月3日会见毛泽东时“毛主席亲切地向他敬烟,从不吸烟的清水先生接过毛主席递的熊猫牌香烟”,非常感动。

  抗日战争时期,一次有一位教授拜访毛泽东,毛泽东拿烟待客,恰恰烟盒里只有一支烟。把这支烟给客人,自己不吸不好,自己吸不给客人也不好。毛泽东把烟折成两半,一半给教授,一半留给自己。那位教授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为毛泽东没有把自己当外人而激动不已。后来这位老教授非常感动地说:“从这件小事可以看出毛泽东待人热情,诚恳而又亲切。”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在一次会见80位上海工商界的巨头时,为了不使这些企业界的巨头们太过分紧张,他语调缓慢如叙家常“你们怎么不抽烟”,他亲切地询问这些忐忑不安的听众,“抽烟不一定对你们有害,邱吉尔一生抽烟,身体很健康,我所知道的惟一不抽烟而命长的是蒋介石。”

  毕业于黄铺军校第一期的郑洞国,曾任国民党东北“剿总”副总司令兼第一兵团中将司令、国民党吉林省政府主席。1948年10月在长春率部起义。1954年的一天,郑洞国应毛泽东之邀,来到中南海作客。坐定之后,毛泽东首先就问郑洞国抽不抽烟,他应声说:“抽”,并顺手就拿了一支香烟。郑洞国没想到的是,毛泽东十分敏捷地擦着一根火柴,站起来给他点烟。毛泽东是那样的随和、亲切、彬彬有礼,令郑洞国感慨万端:“在国民党阵营里20多年,上自蒋介石,下至我的若干上级,谁曾如此待我!而毛泽东——共产党的第一把手、国家元首、人民拥戴的领袖居然为我点烟,这不能不使我们感到共产党的领导人不是官,而是朴实的人民公仆,既平凡又伟大。”

  开国大典时,原国民党起义将领程潜与中共领导人一起,登上了天安门城楼,坐在休息室的程潜见到毛泽东进来,忙招呼他坐下。毛泽东当即微笑着坐在程潜身边。程潜递上一盒没有牌子的香烟,说:“我这是借花献佛呢。”毛泽东接过烟,又请程潜吸一支。程潜摇手谢绝。毛泽东一边点烟一边说:“别看这烟是白纸包装,没牌子,里面的烟丝可是货真价实的好货,很有名气的云烟呢。”程潜仍含笑谢绝。他不吸烟已成为习惯了。

  1949年3月,王震到西北坡向毛泽东汇报工作。俩人坐定,王震正要向毛泽东汇报时,毛泽东把桌上摆着的两听三炮台香烟推到王震面前,说:“你辛苦了,慰劳慰劳你呀!”

  毛泽东知道王震和自己一样爱吸烟,特意为他准备了这份礼物。王震拿过一听放到鼻子前闻了闻,深吸了一口气:“好香啊!这样的好烟,还是主席自己留着抽吧!我有‘四美德’抽就很满足了。”

  毛泽东说:“你倒容易满足啊!”

  两人吸着烟喝着茶,畅谈起来。

  1957年1月14日,毛泽东接见著名诗人臧克家。入座以后,毛泽东自自然然地从烟盒里抽出支香烟递给他。臧克家说:“我不会吸。”毛泽东笑着说:“诗人不会吸烟?”毛泽东的神态和谈话,使诗人的心平静了许多。1938年在延安,毛泽东约见文学翻译家徐懋庸。毛泽东披了一件旧棉袄,他让徐懋庸吸烟,徐说不会。毛泽东笑笑说:“搞文艺的人不吸烟的可不多嘛。”

  延安时期,有一次,毛泽东对谢觉哉说:“你是真秀才,不抽烟,不喝酒。把分给你的烟,都给我留着啊!”于是,以后的许多年中,谢觉哉总是将他得到的或分给他待客的烟,细心地收留起来,每过些日子就给毛泽东送去。陕甘宁边区参议会的工作人员王炳章种了一点烟叶,送给谢觉哉,谢觉哉象个地道抽烟人一样,熟练地捻碎烟叶,用碎纸条将烟叶卷起来,舔湿纸边再用手抚平,卷成一支支“大炮”,给毛泽东送去。烟凝结了谢觉哉老人对毛泽东的一片忠诚和爱戴。

  毛泽东喜爱抽烟,广为人知,连有些外国政要也知道他的这一嗜好。1942年6月,斯大林派飞机送医务人员到延安,给毛泽东带来一封信和一些礼品,其中就有一箱纸烟,毛泽东将自己亲手种的一小袋红辣椒回赠给斯大林。1961年9月,英国元帅蒙哥马利在中国访问时,赠送给毛泽东“555”牌香烟一盒,毛泽东则把他创作并亲笔书写的《水调歌头—游泳》词一首,“赠蒙哥马利元帅”,作为那盒烟的答礼。

  毛泽东吸烟不讲究品牌质地,只注重香烟是否劲大味重,他好味重的香烟。美国产的“555”牌烟劲大,一般人一抽便呛得受不了,但毛泽东却很喜欢。20世纪50年代,毛泽东便抽铁罐装的“555”。这一癖好,无疑与战争有关。因为国民党军队给红军“供给”中,多是这种品牌的香烟。

  继抽“555”之后,毛泽东抽“熊猫”、“中华”。这两种国产烟在当时都很有名,毛泽东抽过也很满意。后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毛泽东都抽这种国产香烟,不再抽进口的“555”了。

  毛泽东生性节俭,很怕花钱,更怕浪费。但抽烟所造成的费用他却很大方。“熊猫”“中华”等国产烟在当时还算价高位尊的,一般人还真负担不起这笔消费。毛泽东有时也感到吸烟花钱太多,但上了瘾,一时是戒不了的。有一次,毛泽东去武汉,听武汉一位同志说湖北生产一种“珞珈山”牌香烟,烟味很好,价钱却很便宜。毛泽东听罢便托人弄了几条“珞珈山”香烟,试抽后觉得的确名副其实,于是多买了几条带在身边。1959年6月,毛泽东回故乡韶山时,随身带的就是“珞珈山”香烟。

  “应该让吸烟的人都来看看。”

  毛泽东爱抽烟,也关心农民的烟草生产。

  1959年8月6日,毛泽东到河南襄城视察,襄城县盛产烟草,素有名气。一望无际的烟叶上,露珠闪闪。毛泽东兴致勃勃,从这一片烟田到那一片,边走边看,边看边问。烟草深处的露水打湿了他的裤腿,沾湿了他的衬衫,他竟全然不顾,登上一道高坎,极目四望,烟田如织,浩瀚如海。毛泽东望着,兴奋地说:“你们这里成了烟叶王国了。”毛泽东点上一支烟,深深地、陶醉地吸上一口,看着一块块茂盛的烟田,颇为感慨地说:“应该让吸烟的人都来看看。”

  毛泽东抽烟的嗜好,也为很多外国朋友所熟悉。他们见过毛泽东后,都描写过毛泽东的这一癖好。

  1936年首次来到延安的斯诺就观察毛泽东“跟大部分红军指挥员不一样,吸烟没有节制,甚至在长征路上,毛泽东和李德(另一个烟瘾很重的人)进行了独特的植物学研究,遍尝各种叶子,要寻找烟叶的代替品。”

  1938年,时任美国海军陆战队上校的埃文思·福·卡尔逊,在他的《北行漫纪》中描写到“他(毛泽东)的旧烟斗装上了长长的多筋的中国黄烟叶,我漫漫地记在心,要送他一个新烟斗和一些美国烟草。”“毛偶尔会站起来,叼着烟或烟斗,一边踱来踱去,一边谈着,他的动作文雅,从嘴里抽出烟斗时,头的姿态也是优美的。”几天后,细心的卡尔逊真的给毛泽东送去了骆驼牌香烟。为此,毛泽东亲笔致信卡尔逊表示感谢。这封信目前仍然保存在卡尔逊先生的孙女手中。

  1945年毛泽东飞往重庆举行谈判。当时身为美国军人的爱德华·贝尔、杰克·埃德曼和霍华德?海曼,背着一个背包前去拜会毛泽东,而这背包里就装着九条香烟,那是准备送给毛泽东的礼物。“毛泽东微笑着向我们问好,并显然愉快地接受了我们送的香烟。”1945年美军观察组成员谢伟思重返延安时,给毛泽东捎来了两条骆驼牌烟和海外报刊。英国记者詹姆斯·贝特兰写道:“毛泽东连续地抽着烟,甚至在吃饭的时候也抽”,“边区政府专门给他搞些香烟,‘海盗’牌是他最喜欢的牌子。”“毛泽东随便地躺在一把躺椅上,这是他唯一的奢侈品,是内战停止之后得到的,他不断的吸了无数的香烟,我是怀疑他是否想籍这小小的火星取暖。”美国记者根瑟·斯坦因在《毛泽东印象记》中提到“毛泽东坐在一把旧椅上,接连不断地吸着烟,吸吮着烟气的时候,像中国某些地方的农民所特有的一样,发出一种奇异的响声。”他以记者敏锐细腻的观察视角,注意到在谈话期间,“一盒盒的土造香烟都给吸完了。”

  吸烟有时可以营造一种轻松的氛围。毛泽东能够很好地运用。美国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在1965年与毛泽东的长谈中,当时参加的外国朋友达30多人。在相互介绍后,毛泽东点起了一支烟,开玩笑说:“我,一个吸烟者,是一派,而斯特朗同志则是反对派,不吸烟的一派。”正当斯特朗不知如何回答时,马海德医生机智地问毛泽东:“你把这一问题看成是派别问题吗?”“当然”,毛泽东回答说,“在我和医生之间,医生说我不应该抽烟,我说应该。”在毛泽东的鼓励下,在座的好几个人也点上了烟,谈话在轻松的气氛中开始了。毛泽东靠着椅背,悠闲地抽着烟,一个一个地引起人们的谈话,或插话,或提问,或进行幽默的评论。

  毛泽东笑了,并不把烟掐灭,只是说:“吸纸烟,有了习惯,一下子戒不了。”

  毛泽东一生不仅特别嗜好吸烟,而且他的烟瘾很大,甚至有过一天抽50支的历史。现代医学研究表明,吸烟是许多疾病的病源。它损害人体各种生理机能,干扰机体防御机能,使机体免疫力降低,使人对疾病的易感性增加。于是,保健医生和身边工作人员劝毛泽东戒烟。他们想了很多办法,甚至发动毛泽东的女儿李讷、李敏监督父亲少抽烟,但结果总不理想。

  早在1936年,斯诺就曾对毛泽东说:“毛主席,你的烟瘾很大哟!”

  毛泽东无可奈何地说:“嗯,我曾经戒过烟,但你知道,这是一件很难的事情。”1940年6月,茅盾到达延安。毛泽东到他住的地方看望他全家。吃饭时,毛泽东一支接一支地吸烟,而饭却吃得很少。茅盾的夫人孔德止劝毛泽东戒烟。毛泽东摇了摇头,幽默地说:“戒不了喽,前几年医生命令我戒烟,我服从了,可是后来又抽上了,看来在这个问题上,我是个顽固分子。”听着毛泽东风趣的自嘲,众人都开怀大笑起来。

  斯大林逝世后,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伏罗希洛夫元帅访问中国时,曾告诉毛泽东说:“苏联的医学专家认为,如果斯大林遵照医嘱戒烟的话,他可能不会逝世得这么早。”也许是他的劝告起了作用,毛泽东戒了烟。但是,十个月以后,他又抽了起来。“戒烟无济于事”,毛泽东以堂而皇之的理由为自己开脱,“工作太辛苦,不能不抽。”1958年6月,外交部长陈毅率黄镇和另外几位回国的大使一同来到中南海游泳池。毛泽东招呼大使们入座,递上一支烟给陈毅,陈毅摆了摆手:“我戒了。”

  1955年4月,毛泽东在杭州邀请卫生部副部长朱琏等人一起吃饭。饭后,毛泽东悠然地点燃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边上有人对毛泽东说吸烟对身体有害。毛泽东笑了,并不把烟掐灭,只是说:“吸纸烟,有了习惯,一下子戒不了,也不必太勉强,倒是应该吸少些,每天不要吸得太多,十支至十五支就差不多了。中国的农民从十来岁就会吸烟,工具是用木头自制的烟嘴,把烟叶装进去吸。从来就没有听到过农民因吸烟而吸死的。”

  作为保健医生,徐涛为让毛泽东戒烟,想了很多办法。开始时他劝毛泽东改抽苏联烟,因苏联烟有三分之一是空的,可以减少抽烟量,但没有成功。因为毛泽东嫌苏联烟有一股他不喜欢的香味,不愿意抽。后来,医生们又想出让他每次抽半支烟,以减少总量。没两天,毛泽东就找到徐涛,“徐医生啊,你看这烟掰成两截,中间都瘪了,毛毛草草的不像个样儿。”后来,他们用剪马剪,弄得很整齐,放在烟盆里,带在毛泽东身上。毛泽东抽了一段时间又抗议了:“徐医生啊,你给我这个烟不对头啊。”徐涛问:“怎么啦?主席。”毛泽东说:“我接待外宾时,总不能拿半支烟给人家抽吧?人家会说你们中国怎么这么小气啊,从礼貌上说也不合适。”徐涛只好说没考虑周到。毛泽东说:“你不会抽烟,根本不了解抽烟的人心理,再说我还有特殊用途呢。有时和外宾谈到重大问题需要思考时,我可以通过拿烟、点烟、抽烟来拖延一点时间进行思考,这是外交上的需要,你懂吗?”

  毛泽东身边工作人员利用一切可能的机会,劝毛泽东戒烟或少吸烟,在毛泽东第二次访苏前夕,卫士李银桥和翻译李越然陪毛泽东散步。毛泽东习惯性地掏出一支烟,李银桥替他点了火,李越然对毛泽东说:“主席,你抽烟太多了,我记得伏老(指伏罗希洛夫——引者注)来时劝你戒烟。”“唉,伏老劝我戒烟,戒不掉怎么办?”毛泽东面带难色地说:“只好点一支,看着冒烟,不往肚里吸。”

  毛泽东爱抽烟,按他自己的话法,吸烟比吃饭还重要。北京医院的周泽昭院长,最反对毛泽东抽烟。卫士马武义回忆说,有时候主席出去散步,或者爬山,只要坐下来休息,就要抽支烟。周泽昭就在边上劝他,你别抽了吧,少抽点儿吧。有一次,周院长多说了几句,毛泽东不耐烦了,有点火气说,你看列宁、斯大林他俩谁抽呢?周院长说斯大林抽烟。那他俩谁先死了,就是论年龄谁死得早?周院长忽然觉得上了当,但还是嗫嚅着回答,那,那是列宁死得早啊。毛泽东顿时轻松起来,斯大林他抽烟,他怎么死得晚呢?

  毛泽东以他的机智和诙谐,挡住了医生的建议。

  工作人员劝毛泽东戒烟不成,只好采取限制吸烟数量的办法。1961年在庐山,有一次在舞会休息时,毛泽东小声对邢韵声说:“你到休息室去帮我拿一支烟来。嗳,别让她看见。”毛泽东用手指了指对面的一位女同志。

  邢韵声心理发笑,主席抽烟还这样“偷偷摸摸”。

  邢韵声不知道毛泽东烟瘾有多大,只照他说的“一支”而没有多拿。

  一会功夫,毛泽东那只烟头的火直往上窜。刑韵声急了,“主席,快扔掉,要烧到手了。”

  “呵呵,”毛泽东笑了笑,“你再去帮我拿一支吧。”

  第二根火柴刚划亮,从背后传来一声“敬告”:“主席,您已经抽过一支了,不能再抽。”

  邢韵声转身一看,原来正是毛泽东刚才指的那位女同志——护士长吴旭君。

  “哦,好,好,我不抽了,总可以吧。”毛泽东把烟熄灭。

  “真厉害,连主席也敢管。”邢韵声嘀咕着。还没让她多想,话又冲她来了。

  “是你去拿的烟吧?以后不可以这样,主席有支气管炎,不能多抽烟,只能一次一支。”

  “是,知道了。”邢韵声低着头,心里说不出的委屈。

  “嗳,小吴呀,不干她的事,是我叫她去拿的。不知者不责怪嘛。”毛泽东为邢韵声解释困窘。

  吴旭君走了,毛泽东做了一个滑稽笑脸,无可奈何地说:“你看,我也不自由哇。”

  邢韵声晃晃脑袋,简直不可思议。

  20世纪60年代,世界上一些马列主义政党和组织的领导人,每次见到毛泽东,总是首先问候他的健康,劝他戒烟。1967年3月12日,毛泽东会见新西兰共产党主席威尔科克斯。威尔科克斯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曾多次来华访问。他说:“希望毛主席很好地保重身体,要是我不抽烟的话,我一定劝毛主席不要抽烟。”这时,毛泽东把头一摇,斩钉截铁地说:“这个矛盾不能解决!已经成了习惯,很多年的习惯,要是不抽的话,就好像少了什么东西似的。从30多岁就开始抽了,抽了40多年了。”毛泽东回顾了自己几十年的抽烟经历后,对威尔科克斯说:“我是学了马克思的,没有学列宁”。参加陪见的一位中央领导补充说:“马克思、恩格斯、斯大林都抽烟,就是列宁不抽。”

  威尔科克斯这才明白毛泽东的意思,同中方参加陪见的领导人一起大笑起来。这时,毛泽东微笑着拿起茶几上的香烟,又一口一口地抽起来。

  为了进一步说明抽烟的必要性,毛泽东饶有兴趣地联系历史人物,诙谐地指出:“国民党领袖都不抽烟,孙中山、胡汉民、汪精卫、蒋介石都不抽,可是他们都不得好死。孙中山得了癌症,要是他抽烟,也许还不至于得。汪精卫当了汉奸。”

  周恩来说:“汪精卫最后也是得了癌症,死在日本。”

  毛泽东得意地笑了,似乎他关于抽烟正确的理论在这里得到了检验。

  这时,威尔科克斯仍恳切地对毛泽东说:“希望毛主席戒烟,因为全世界人民都希望毛主席健康长寿。”

  毛泽东说:“很多人都劝我不要抽烟,可我偏要抽。抽烟是健康的表现。我有过一年停止抽烟,因为害病,一抽就很不舒服。后来病好了,又抽起来了。”

  最后,毛泽东告诉威尔科克斯:“将来我见马克思的时候,他会问:‘毛泽东,你抽不抽烟?’”说完,毛泽东自己也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笑得那么开心,连眼泪都笑出来了。

  对于威尔科克斯的戒烟劝告,毛泽东就这样应付过去了。

  几个月后,即1967年10月12日,毛泽东在人民大会堂接见阿尔巴尼亚党政代表团。宾主落座后,毛泽东从茶几上拿起香烟请谢胡、阿利雅抽烟。

  “谢谢,我们都不抽烟。”谢胡、阿利雅同志很有礼貌地对毛泽东说。

  “你们都讲卫生,我不讲卫生!”毛泽东很风趣地说。

  “霍查同志抽烟!”周恩来赶紧告诉毛泽东。

  “那就是我的同志!”

  顿时,整个大厅响起一阵爽朗的笑声。

  周恩来接着告诉毛泽东,“霍查同志抽的是中华牌香烟。”

  “雪茄比较好,抽了不咳嗽。”说着,毛泽东从茶几上拿起一支雪茄烟,划火点燃,津津有味地抽起来。灰白色的轻烟,渐渐地在大厅里缭绕,扩散开来。

  看着缭绕的轻烟,谢胡同志恳切地对毛泽东说:“为了主席的健康长寿,建议主席戒烟。”

  毛泽东摇摇头,以斩钉截铁的语气说:“戒烟不行,我没有那个勇气。”

  “如果医生要你戒烟的话,你一定会戒!”谢胡同志似乎找到了充足的理由。

  “医生比我抽得厉害!卫生人员才不那么卫生呢!”毛泽东边说边哈哈大笑起来,整个大厅响起一阵爽朗的笑声。

  对于谢胡同志的戒烟劝告,毛泽东又巧妙地应付过去了。

  毛泽东要吸烟,大家都知道吸烟不好。怎么办呢?于是大家就想办法在毛泽东的烟上打些主意。毛泽东的生活管理员吴连登回忆说:大概在1969年时,毛泽东改抽雪茄。有一次,毛泽东在游泳池召集会议,旁边坐着李先念。李先念抽的是雪茄。毛泽东扭过头来,朝他看了看,李先念心领神会,就给毛泽东递了一根。毛泽东点燃后吸了,说,先念啊,你抽这么好的烟,你不告诉我呀。后来,打听到成都有这种烟。可这种烟夏季很容易反潮,到了冬天又干得厉害,抽着发麻,不好抽。最后决定在北京生产。弄了两间房子,找了两个人,专门给主席卷烟。这个雪茄烟还有个缺点,抽了容易引起咳嗽。为此,医务人员在里面加了一些止咳化痰的中草药。因为毛泽东年龄大了,又有烟不离手的习惯,为了保证安全,不因为吸烟引起火灾,这个烟有一个特殊的工艺,在30秒之内不抽,它就会自动熄灭。直到毛泽东病重前,他一直都抽这种烟。

  1970年,摄影师杜修贤为毛泽东拍照,毛泽东递一支雪茄给他,说:“哎,吸这个烟,这个烟有劲哦,会吸这个烟才叫会吸烟呢?”杜修贤舍不得抽,将这支烟一直珍藏至今。

  到了晚年,毛泽东疾病缠身,连既可解瘾又不会引起咳嗽的特制雪茄也不能抽了,他不得不听从医生的劝告,下决心戒烟。戒烟的确是一个痛苦难熬的过程,特别是对毛泽东这样一个有半个多世纪吸烟史的人更是如此。起初,每当烟瘾发作,他便抽出一根烟叼在嘴上,只是不点火,以自我熏陶的方式抵制香烟的强烈诱惑,渐渐地,他不再将烟叼在嘴上,而是拿在手上不断地摩挲摆弄,偶尔放到鼻子边嗅嗅。有一次,周总理到毛泽东住所,见毛泽东手上拿一支烟只闻不吸,同情地说:“主席,您实在熬不住就抽一根吧!”

  毛泽东闻言大笑,马上将烟放下:“恩来,我已经戒了嘛,不抽了!”

  1975年4月18日,金日成首相应邀来到中国,他对毛泽东说:“你长寿对我们是很宝贵的事。”毛泽东摆了摆手,诙谐地说:“不行了!上帝请我去喝烧酒。”“还早。”金日成笑着说。

  “还早啊,你叫我不去啊?”毛泽东幽默地说。

  “我不希望你去。”金日成发自内心认真的回答。

  毛泽东无可奈何地说:“我不能抽烟了。抽了几十年,现在又不能抽了。你能抽,好啊。”

  金日成忙解释:“我也不常抽,有时候抽,有时候不抽,随便。”他想借此让毛泽东得到几分宽慰。

  不知经过了多长时间的煎熬,毛泽东在1975年把烟完全戒掉了。终于告别了“烟民世界”。但为时实在太晚,吸烟的慢性隐蔽性的危害对毛泽东的身体早已发生影响,对健康产生了甚为不利的影响,他的牙发黄也是烟熏的。

  毛泽东不愧为一代伟人,他的意志力之坚韧,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他一说戒烟,马上与它一刀两断,据说在重庆谈判时,因为蒋介石不吸烟,也讨厌烟味,毛泽东在谈判时始终未吸一支烟。对于一个每天大约抽50支烟的“大烟瘾”来说,这是一个大的考验,事后,蒋介石不得不佩服:毛泽东非一般人所及。

  毛泽东吸烟方面的花费都是在他的工资和稿费中开支的,他每个月的烟钱要一百多元,占工资的四分之一,的确是一项不低的消费,可他常常嘱咐工作人员:“不得揩公家分毫油水。”

  “我这儿还有半截烟,不抽不就浪费了吗?”

  1961年6月,工作人员打听到国外有种烟嘴可装过滤药物,大大减少了尼古丁等有害物质的吸入,于是便委托外交部购买了两打。毛泽东的生活管理员想在招待费中报销这笔开支,但毛泽东坚决反对,表示自掏腰包。管理人员将事情上报中央办公厅,中央领导考虑再三,认为还是从毛泽东稿费中报销为妥。

  毛泽东吸烟从不浪费,一定要全部吸完了才肯扔掉。1958年9月19日,毛泽东在芜湖视察。有一次他把剩下的半截香烟放在烟灰缸上,过了一阵,服务员向他敬烟,毛泽东指着烟缸上的半截烟说:“我这儿还有半截烟,不抽不就浪费了吗?”

  韩瑾行是毛泽东的侄媳妇、毛华初的夫人。1960年秋的一天,她来到中南海游泳池,看望伯伯。彼此寒暄一番后,毛泽东要吸烟,先自在茶几上拿了一支,递给韩瑾行,她推辞说不会吸烟。“呵,不吸烟好。”毛泽东边说边把那支烟放回茶几上,拿起另一支吸残的烟头,随后,右手在自己的衣袋里摸来摸去。韩瑾行见伯伯很久没有取出东西来,以为他是在找火柴,便拿起桌上的火柴问道:“伯伯,你是要火柴点烟吗?”“嗯,要。”毛泽东答道,可仍在找着什么。她觉得奇怪,既有烟,又有火,还要找什么呢?这时,毛泽东似乎找到了他所要找的东西,原来是一根一寸多长的烟嘴。他把那节快要吸完了的烟头套上了烟嘴。韩瑾行这才明白,作为党的主席的伯伯,连一个吸剩的烟头都不舍得丢掉。她连忙划上火柴,给伯伯点上。

  毛泽东抽烟非常节省,烟抽得都拿不住了,仍舍不得丢,还要塞在烟嘴上接着抽,直抽个一干二净,火熄烟灭。1950年夏,塞福鼎·艾则孜受到毛泽东邀请到他家做客,谈话间,他看到毛泽东“指间的烟不多了,狠狠地吸了一口,灭掉烟蒂,换了一支。”

  中央文献研究室第一编研部通过采访毛泽东的亲属和身边的工作人员,编辑了《温情毛泽东》一书。毛泽东的卫士马武义回忆了一件难忘的事:“有一次开政治局会议,高岗点燃一支烟来抽,只抽了几口,就顺手扔到地下。主席不言不语,十分自然地伸手捡了起来。主席的举动把高岗弄得呀,真是面红耳赤,羞愧难当。”

  据《毛泽东生活档案》一书介绍,毛泽东抽了一辈子烟,可他从来没有使用过打火机。他习惯用火柴。因为他每天吸烟量大,因此火柴消耗特多。于是他便十分注意节约使用,从不浪费。

  有一次,一位新到的工作人员在收拾毛泽东的物什时,不知道毛泽东有保留火柴盒的习惯,便随手将一个空火柴盒扔进了垃圾桶。毛泽东发现后叫他将火柴盒捡回来。这位工作人员不解地问:“主席,空盒子还要啊?”毛泽东说:“凡是还可以用的,都不能丢掉!”后来,工作人员十分细心地将毛泽东用完的空火柴盒保留下来,然后去北京火柴厂买回大量火柴棍,重新装上再使用。毛泽东丰泽园生活资料保管室那个特别匣子里就留下了许多空火柴盒。这些都是工作人员精心保存下来的,原来都是预备着为毛泽东回收利用的,如今却成为一代伟人清贫节俭生活和精神风貌的历史见证。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百家姓-动漫 朗读 弟子规-动漫 教读 二十四孝-动漫 图文 论语-动漫 解读 ☆ 三字经-动漫 儿歌 ☆ 增广贤文-动漫 经典诵读-动漫 国学百科

     
     

     

     

     
     
     
     
     
     

    国学大师网】 www.eywedu.com.cn ——传播经典文化,浸染心灵之德,绽放美丽人生
    【国学新视界,心灵大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