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学入门  国学苑  百家姓  弟子规  二十四孝  三字经  增广贤文  四库全书   经典诵读 

 
 
 
 
 
您现在的位置: 国学大师网 >> 国学学苑 >> 国学人物 >> 正文
精彩导读
 毛泽东与茶文化习俗

毛泽东与茶文化习俗

  你还记得三湘大地那首甜美的民歌吗:

  桑木扁担轻又轻,

  我挑担茶叶上北京。

  乡亲们送我十里坡,

  都说我是幸福人。

  桑木扁担轻又轻,

  千里送茶情意深。

  香茶献给毛主席呀,

  潇湘儿女一片心!

  这首深为人们喜爱的湖南民歌《挑担茶叶上北京》,不仅表达了三湘父老乡亲们对人民领袖毛泽东无限热爱与崇敬的真挚感情,也从侧面道出了一个秘密:毛泽东特别喜爱饮茶,一生与茶结下了不解之缘。

  茶,是中华民族引为骄傲的传统饮料。中国是茶叶的故乡,种茶、制茶、饮茶有着悠悠的历史。史籍记载:“茶为饮,发乎神农氏,闻于鲁周公”,兴于盛唐,集大成于宋代,逐渐发展成为一种绚丽多彩的文化现象。很久以前,中国的茶和茶文化即伴随着东西方商贾的贸易走向世界,遍及全球,如今已位居风糜世界的三大无酒精饮料(茶叶、咖啡、可可)之首。喝茶对人体的健康大有好处,我国最早的药学专著《神农本草经》指出:“茶味苦,饮之使人益思、少卧、轻身、明目。”具有清暑解热、清滞明目、生津止渴等功效。

  毛泽东凑在玻璃杯前看着茶叶一片片沉入杯底,

  自言自语道:“虎跑水泡龙井茶,天下一绝。”

  毛泽东一生中除吸烟之外,最大的嗜好就是喝茶。他无论在战争还是和平建设时期,无论在国内生活还是出国访问,每天离不开茶。

  1918年毛泽东在长沙省立第一师范学校读书时,常把饮茶与吃饭看得并重,饭前要饮茶,饭后同样也要饮茶。当时他最爱饮的是“韶峰云雾”茶。直到40多年之后的1960年夏季,他在滴水洞作短暂休养时,仍建议接待人员为他沏“韶峰云雾”茶解渴。在湘潭,盛夏时节,家家户户都有泡好的凉茶,盛在粗瓷大茶壶内,随到随喝,解暑解乏。1917年9月,毛泽东与同学张昆弟等游览昭山,途中,他们于铁路旁茶店,饮茶解渴。在主持湖南自修大学期间,晚上,常去仇鳌家聚会,他们喝的茶就是仇鳌老家汩罗的姜盐芝麻豆子茶。这种茶咸甜香辣,去湿解乏,舒胃提神。毛泽东很喜欢,一次能喝五六碗。

  20世纪20年代末至30年代初,在异常艰苦的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毛泽东仍十分嗜茶,饭菜差一点没啥,但不能缺少茶。这时,无论是井冈山绿茶,还是武夷山红茶,他都喜欢饮用。

  1933年,毛泽东在瑞金,由于当地饮用水很少,常常是有茶无水沏。他便领导当地人民一面从事革命斗争,打土豪分田地;一面寻找水源找井,以解决当地人民吃水用水的困难。当地老百姓至今还传唱着“饮水不忘毛主席,翻身全靠共产党”的民谣。那一年刚到瑞金不久,为了寻找沏茶的水,毛泽东与贺子珍一起,沿着沙洲河探寻水源。当他俩找到一股清澈的山泉时,高兴得直跳跃,忙舀了一壶泉水提回住处,烧开之后,沏了满满一壶浓茶同饮。毛泽东边饮边对贺子珍风趣地说:“有味有味,喝了可以延年益寿!”

  长征途中,茶叶是没有保障的。谢觉哉同志的夫人王定国回忆说,1935年秋,红一、四方面军在懋功会师后,在毛儿盖作短时间休整。当时她所在的红四方面军总政治部前进剧团慰问演出后,去看望毛泽东。毛泽东用藏民的木头碗泡“茶膏”招待他们。当时茶树上最好的嫩尖芽做茶叶,老叶子做茶砖,剩余的筋筋络络捣碎后熬成茶膏。在长征路上,毛泽东也就只有一点儿茶膏喝。

  解放战争时期,国民党胡宗南部进攻延安,沙家店战役激战三天三夜。毛泽东废寝忘食地连续指挥作战。为了提精神,在这几个不平常的日日夜夜里,先后吸了五包半烟,喝掉几十杯茶。这一仗全歼敌三十六师,俘敌六千余人。茶为赢得沙家店战役的胜利作出了贡献。

  新中国成立后,尽管毛泽东政务繁忙,日理万机,但他无论是主持会议,批阅文件,或思考问题,阅读书报等,总离不开饮茶,即使是寒冷的冬季,他也是一杯接一杯不断地饮。毛泽东有独特的饮茶习惯。

  他起床前必须先喝一杯浓茶。这杯茶是毛泽东每天睡前工作人员就已沏好的。当他睡醒后打铃时便马上端给他。毛泽东喝过茶,读过报后才起床、吃饭,然后开始一天紧张忙碌的工作。就连开国大典这一天也不例外。工作时,毛泽东案头时刻摆着一杯热气直冒的酽茶。

  毛泽东喝过的茶叶总是舍不得倒掉,经常用手指抠进嘴里吃掉,他认为茶叶像青菜一样也有营养,全吃下去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

  1950年,毛泽东接见即将率部队入朝作战的杨成武。他边抽烟边喝茶边谈。“当一缸子茶喝完只剩下茶叶时,便把杯子端起来,用两个指尖当筷子,把茶叶扒到嘴里,慢慢地咀嚼,缓缓地咽下去。”杨成武回忆说,“他还保留着湖南人吃茶叶的习惯。”

  1957年初春,中南海菊香书屋。毛泽东伏在桌上批阅文件。照规律,每隔一个小时左右,卫士要给毛泽东的茶杯里续一次水。已经间隔有一个小时了,卫士轻轻走过来,给毛泽东的茶杯续水。

  恰巧,就在卫士进门的时候,毛泽东伸过左手端起茶杯。糟糕,杯里没水了!

  毛泽东眼皮耷拉着,目光顺着鼻梁而下,往杯里看。他右手放下红蓝铅笔,将三个指头插入茶杯。

  卫士瞪大了眼睛,不明白毛泽东要干什么。

  随即,他见毛泽东用三个指头一抠,杯里的残茶被送进了嘴里。他顺势用手背擦了一下沾湿的嘴角,咀嚼起来。

  这一连串的动作,像南方的老农民那样自然、熟练。卫士目瞪口呆,赶紧拿起空杯出去换茶。

  “主席吃茶叶了,是不是嫌茶水不浓?”卫士小声地问卫士长李银桥。

  “吃茶叶怎么了?在陕北就吃。既然能提神,扔掉了不是浪费?”跟随毛泽东多年的李银桥似乎司空见惯,根本不当回事,也学着毛泽东的口气说。

  接着,李银桥向卫士解释说:“茶叶有较高的营养和药用价值。茶叶主要成份是茶素、单宁、蛋白质、氨基酸、醣尖、脂肪酸、维生素、矿物质和叶绿素等。饮茶可使中枢神经兴奋,振奋精神,消除疲劳,还能扩张血液循环,有强心利尿之功效。这就是主席为什么要吃茶叶罗。”

  其实,他不知道:茶叶中所含具有路丁活的“茶丹宁”,还能加强毛细血管管壁的韧性,强化血管,维持毛细血管的正常渗透性,防止球血病,并能调节甲状腺的功能。茶中的挥发油和鞣酸有帮助消化的功能,喝茶可以解腻。此外,在医疗上,可用浓绿茶治痢疾,用陈细茶去铅毒,有解毒、杀菌作用。并且茶中还含有微量元素氟,对防龋齿、老年骨质疏松也有帮助。茶中含有多种维生素,因此又是体外维生素补充来源之一。

  为此,毛泽东也说:“饮茶与健康的关系甚为重要,长期喝茶的人,高血压和冠心病的发病率较低。长期饮茶还能使血压和胆固醇下降。茶叶有这么大的药效,为什么不把它全部吃掉呢!”

  这就是毛泽东为什么饮茶时常常把茶叶吃了的原因。

  1949年12月16日至1950年3月4日,毛泽东第一次出访苏联。通常莫斯科的早餐是牛奶、煮鸡蛋、面包、鱼子酱、黄油。其它食品毛泽东都能接受,就是不喜欢喝牛奶,仍按他的老飞惯,喝一杯热茶。据王稼祥的夫人朱仲丽回忆,毛泽东曾到莫斯科的皇宫医院作体格检查,结果使这些教授们感到羡慕。化验结果是绿茶叶内含有大量的维生素C、咖啡素以及其他人体需要的元素,是长寿的好饮料。苏联产茶少,尤其绿茶,所以,他们非常羡慕中国人有好茶喝。

  后来,从1950年起,苏联便从中国进口绿茶,喝中国的龙井茶及其他绿茶,一时成为苏联的风尚。据随同毛泽东访苏的汪东兴回忆,1950年1月28日午饭后,毛泽东对他说,这次来苏访问,苏方派来保卫我的上校和两位中校、三位少校昼夜值班,还有他们派来的司机、厨师、服务人员对我们态度十分友好,工作周到。你带上两瓶茅台酒、两盒龙井茶、两条湘绣被面等礼品代表我去克里姆林宫拜访一下苏联卫戍司令,感谢他们。

  我国是世界上茶类最多的国家,但毛泽东最爱西湖龙井茶。龙井清香甘醇爽口,但茶叶无论放多少都有一个缺点,那就是不酽。毛泽东喜欢喝浓茶,后来便试用其他茶叶,如豫毛峰、梅家坞、铁观音、碧螺春、云川沱茶以及汉阳峰、毛尖等品种,但结果都不是很理想,最终还是喝龙井为主。

  毛泽东视杭州为第二故乡,他曾说:“杭州这个地方环境好,不嘈杂,适合工作,适合休息。”据有关部门统计,从1953年—1975年的22年间,毛泽东曾40余次到杭州工作、休养。每次大都住在位于龙井茶区的刘庄。在紧张、繁忙的工作间隙,毛泽东也常抽身出来散步、游泳、爬山。他的足迹几乎遍及龙井茶区。毛泽东生前曾五次登临北高峰。1954年的一天,毛泽东从钱江果园上山,翻五云山,过龙井狮峰。茶区风光使毛泽东留连忘返,到天竺时,已暮色苍茫。最后,警卫员向农民买了一根竹竿给毛泽东作手仗摸黑下山。

  有一次,毛泽东从刘庄去龙井村视察,茶农事先都被“请”去开大会。毛泽东见村子里家家闭门,茶园里也见不到一个人,就问:“这个村子里,怎么见不到一个人?”陪同人员说:“今天他们开社员大会。”这时,毛泽东听到雄鸡叫了,便风趣地说:“这不错,虽然主人未见到,但许多雄鸡在欢迎我们。”实际上,毛泽东对未能见到群众不满意。

  1959年,毛泽东来到杭州,住在刘庄。当时,刘庄庭院内有八九十亩空地,在散步时,他对负责警卫工作的伍一说:“我们国家现在还很穷,你看这么多空地荒着多浪费。你动动脑子,假如种些蔬菜、果树,既能开花结果,又有经济收入,群众负担减轻了,我们也改善了伙食,何乐而不为呢?”后来,警卫们把这一大片空地全部开垦了出来,种上茶树和各种果树,再种上些冬瓜、青菜、萝卜之类的蔬菜。

  1962年春暖花开的季节,毛泽东来到杭州,一进刘庄大门,见原先的荒地郁郁葱葱,很是高兴。第二天下午,毛泽东散步时,伍一请他参观警卫们开垦的果园菜地。当时,几名警卫人员正在采摘自己种的茶叶,毛泽东也弯下腰来,一边摘茶叶一边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我们是种茶叶得茶叶咧!”

  回去之后,伍一把新摘的茶叶连同毛泽东摘的一起加工成龙井片,用纸包了一小包送给毛泽东品尝。毛泽东捡了几片茶叶摊在左手心细细地看过,又凑到鼻子边使劲闻了闻,然后送进嘴里嚼着:“好,很好,你看看,我们自己种的东西,有得吃了。明年哪,我就能吃到自己种的果子喽!”伍一拿水泡了一杯浓浓的香茶,毛泽东凑在玻璃杯前看着茶叶一片片沉入杯底,自言自语道:“虎跑水泡龙井茶,天下一绝。”

  毛泽东珍视西湖龙井茶,还反映在把它们作为馈赠外宾的高贵礼品。他认为,“礼品不在多,要能代表一个国家的特征,这样的礼品肯定受欢迎。”20世纪50年代初期,毛泽东访苏时所带的礼品中就有西湖龙井茶。从而把西湖龙井茶第一次提到代表中国特征的外事礼品地位。

  视察快结束时,他手指周围的山峦说:“以后山坡上要多开辟茶园。”

  毛泽东一直十分关注我国的茶叶生产及其发展前景,曾多次作过有关批示。1952年冬,杨开慧烈士之兄杨开智到北京参加全国茶叶工作会议,休息时,特地去看望阔别多年的妹夫。毛泽东十分高兴,除详细询问我国各地茶叶的品种、特点、产量及制作、销售等情况外,还同他谈及茶叶中单宁酸的分子均成式等化学成分。杨开智临别时,毛泽东特地嘱咐他:下次再来,一定帮我搞一套茶叶资料。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毛泽东亲自主持制订的《全国农业发展纲要》中,不仅规定了农作物的发展要求,而且对发展畜牧业、林业、水产养殖业和多种经营也都作了全面的规划。随后,毛泽东又明确提出要努力发展粮、棉、茶等12项生产,要实行农、林、牧、副、渔五业并举的方针,从而把茶叶生产正式列入党和政府领导农业生产的重要议事日程。1956年,在中央制定的《全国农业发展纲要四十条》中,所提出的“二十字方针”,就包括有茶叶生产;1958年1月,毛泽东又在他亲手制定的《工作方法六十条》文件中,再次强调要种植果木、茶、漆等经济林木,同年11月,他在第一次郑州会议上,又明确指出:“粮食以外的经济作物还很不发达,如茶、蚕、丝,都未恢复历史上最高产量,一定要大力发展。”

  “绿化祖国”、“实行大地园林化”是毛泽东对我国林业建设提出的宏伟目标。而大力发展经济林是毛泽东谈论林业的重要话题,仅1958年这一年,毛泽东就六次谈到要发展经济林。1月,毛泽东将陕西省商雒专区每户种核桃这件事写进他亲自起草的《工作方法六十条(草案)》中,要求将这个经验推广到种植黑木、桑、茶、漆、油料等经济林木方面去,特别是1958年9月16日,毛泽东亲临安徽视察。当天下午,毛泽东由安徽省委书记曾希圣、省长黄岩陪同,来到舒城县舒城人民公社视察。毛泽东不顾旅途劳顿,随即察看公社的展室和茶叶初制厂,详细询问了当地生产、生活情况。视察快结束时,他手指周围的山峦说:“以后山坡上要多开辟茶园。”毛泽东这一号召,极大地鼓舞和调动了我国南方山区广大群众发展茶叶生产的积极性,全国出现了波澜壮阔的建设茶叶生产基地的热潮。视察当年——1958年,全国茶叶面积仅有542万亩,至1973年即突破一千万亩。

  茶是我国南方山区主要经济作物之一。毛泽东生于茶区,老家产茶,对茶叶生产情况很熟悉,也很关心。

  1952年11月23日,中苏茶叶考察小组到韶山参观访问,看到毛泽东故居土房后山竹林旁有茶树,年份较久,认为当是毛泽东家的茶树。毛泽东的内兄杨开智,是一位茶叶工作者,新中国成立后,即任湖南省茶叶公司副经理,他到北京出席茶叶会议时,毛泽东曾派车接去会见。据说杨开智也常捎些火焙鱼、茶叶等毛泽东爱吃的家乡土特产。

  1950年早春2月,毛泽东、周恩来一行结束了长达2个多月的访苏任务后,率中国党政代表团从莫斯科乘火车回国。在途中,曾于2月24日在伊尔库茨克市下车去该市茶叶加工厂访问。毛泽东之所以特地下车专访,反映了他对茶业的亲切关注。因为这家茶厂加工的茶叶主要是从中国进口的。当时的背景是,苏联对中国茶叶的需求殷切:刚刚在苏签订的三亿美元贷款,就要求以茶叶等物资还贷。在参观访问中,看到该厂不论红茶、绿茶都被混合粉碎,然后装袋销往各地。毛泽东回到列车上说:“真可惜呀!那么好的龙井茶、毛尖茶与一般茶叶一起粉碎,不分良莠嘛!苏联人和中国喝茶的习惯大不一样。他们对中国的茶叶不分春茶夏茶,不分花茶绿茶红茶,全都混在一起压成粉末,这样就喝不出茶叶的不同味道了,可惜了!”从毛泽东的评论中,不难看出毛泽东非常珍惜名优茶,并且深谙茶叶生产、加工、品饮之道。

  毛泽东每月的茶叶费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每月喝掉三四斤茶叶是很正常的事,有时还会更多。他不愿让公家掏茶叶钱,常常嘱咐工作人员:一定要在他的生活费中开支,不得揩公家分毫油水。

  毛泽东外出开会视察时都是自带茶叶、茶杯。吴连登回忆说,毛泽东每次在长沙住下时,喝的第一杯茶都是家乡的君山毛尖。他平时很少喝君山毛尖,但回家乡时每次都会喝上几杯家乡茶。毛泽东喝过地方上提供的茶叶后一般都会付钱。当时中央还有规定,即使是公务活动在人民大会堂、怀仁堂、钓鱼台等地喝茶,均须按一毛钱一杯茶付款。这些地方均有记录中央首长喝茶吸烟的登记本,每月结算一次。

  毛泽东不仅本人喜欢饮茶,而且接待客人,招待外宾,也忘不了沏茶与客人共同品尝。我国是文明古国,礼仪之邦,有客人来访,必以茶相敬。宋代杜耒的“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清人郑清之的“一杯春露暂留客,两腑清风几欲仙”的诗句,都说明了我国人民自古好客,有以茶敬客的风俗习惯。毛泽东对茶叶历史和茶道文化十分熟稔,对“客来敬茶”的习俗自小耳濡目染。

  1936年在保安,毛泽东第一次会见斯诺和马海德,这天,毛泽东显得很高兴,他吩咐叶子龙:“子龙,把我们的好茶叶拿来,慰劳慰劳美国客人么!”这里的“好茶叶”是贺龙缴获的战利品“大红袍”,毛泽东平时舍不得喝。

  毛泽东第一次访苏途中,苏联派来的俄文翻译、汉学家费德林在列车上迎接,就座以后,毛泽东用绿茶招待他。费德林问这是什么茶。“这呀,当然是我们湖南绿茶喽?它有点涩嘴,有的人不大习惯。不过,凡是好茶都有一种叫丹宁酸的东西,对血管和微细血管都有好处的,可以防治血管硬化和高血压。你知道,中国人高血压的发病率不算高,大概同经常喝茶有关吧?你尝尝,怎么样?”毛泽东说着,给客人斟满茶。

  “谢谢哟!毛主席!一些有经验的行家也是这么说的。我以前听说湖南茶不错,只是不懂行。我过去只品尝过龙井茶的滋味……”

  “那你的口味很高喽!哪个中国人不想尝尝杭州的龙井茶呢?那是上层人士喝的东西……至于我们这些乡巴佬、大老粗和丘八大兵,能喝上当地产的湖南茶就不错了。有人还当它是普通的蒿叶子哩!”毛泽东那渊博的知识,幽默的谈吐,很快驱散了费德林那拘谨的感觉,拉近了情感。

  1959年6月24日下午,毛泽东在湘江游泳后,来到水陆洲,在一户农民家门前,一位老奶奶赶快拿长凳请毛泽东坐。附近群众蜂涌而来,纷纷敬茶,没有多久,茶杯、大碗、瓦罐、包壶在地上摆了一大片。毛泽东笑着向左右前后不断点头表示谢意。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捧起一杯热茶敬毛泽东,带着歉意地说:“这杯清茶请您老人家喝了吧!没有好招待,只有这点子小小心意。”毛泽东连忙起身接茶,说,今天看到了乡亲们,我很高兴。并饶有兴趣地到当地小学参观。

  1976年2月,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再度访华。交谈中,毛泽东颤巍巍端起茶几上的青瓷茶杯,举了举,示意尼克松也端起茶杯。开始,尼克松没有明白毛泽东这个奇怪的举动,愕然地望着青瓷茶杯,但他很快反应过来,随之热烈响应,也端起了青瓷茶杯,高高举起。当两个茶杯“乒”地碰在一起的时候,毛泽东风趣地说:“我们是几十年的隔海老冤家啦!不是冤家不聚头,不打不成交嘛!我们应该为冤家干一杯!我不会喝酒,”他耸耸肩,做出无可奈何的模样,“不过不要紧,中国有句老话:‘君子之交淡如水’。没有酒有水,以水代酒——干杯!”这个奇特的碰杯将会谈的气氛推到了高潮,在场的人都乐不可支地哈哈大笑。

  饮茶粤海未能忘

  毛泽东通过共同品茶,结交了许多友人,其中与著名爱国民主人士柳亚子的交往即是一例。1926年5月,柳亚子赴广州出席国民党二届二中全会,同毛泽东初次晤面,即共同饮茶而倾心交谈,两人从此结下深厚的情谊。1944年11月,毛泽东在延安寄给柳亚子的书信中,特别是提到前一年柳亚子寄给他的诗章:“云天倘许同忧国,粤海难忘共饮茶”,重叙了两人的深交。1945年8月,毛泽东在重庆与国民党谈判时,两人又多次在一起饮茶品茶,共谈国事。柳对毛泽东的雄才大略赞不绝口。谁知到了新中国即将诞生的前夜,即1948年3月28日,柳亚子却写了一首《感事呈毛主席》的七律,在诗中发牢骚,说气话,要回自己的故乡江苏过隐居生活。毛泽东随即写了一首和诗,针对柳的思想进行了善意的批评和规劝,鼓励他以革命事业为重,继续为新中国贡献力量。这就是著名的《七律·和柳亚子先生》,一时在文坛上传为佳话。“饮茶粤海未能忘,索句渝州叶正黄。三十一年还旧国,落花时节谈华章。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莫道昆明池水浅,观鱼胜过富春江。

  诗的首句即谈茶叙旧,足见两人有共同的嗜好。这以后不久,毛泽东又邀请柳亚子同游颐和园,在益寿堂品茶叙旧,在昆明湖的游艇上品茶谈心。

  有一次,毛泽东约见前清遗老,著名文史专家冒广法及舒湮两位老先生,坐定之后,他即令工作人员上茶。不一会儿,三杯带盅盖的青花薄胎细瓷盖碗盛的上等毛尖茶,即放在茶几上。毛泽东将其中的一碗送到冒先生的面前,掀开碗盖,笑盈盈地说:“请!”接着,他又手指另一碗茶,对舒先生说:“用茶!”随后,三人便边品茶边慢谈,气氛十分融洽,客人们一点拘束都没有。

  1946年7月31日,美国著名女记者斯特朗飞抵延安,采访和了解中共对解决国际问题的主张。8月6日傍晚,毛泽东在所住的杨家山窑洞前的一块平地上招待客人。在一棵茂盛的苹果树下,有一张石桌和几个石凳,毛泽东与斯特朗坐在石桌旁,边喝茶,边交谈。在谈到国际政治问题时,毛泽东为了说明他的论点,含笑摆弄着石桌上的茶壶、茶杯作比喻。他把茶壶放在一边代表苏联,手指着一个大茶杯说是美国反动派,而把小杯子放在大杯子周围来代表美国人民。在“美国和苏联中间隔着极其辽阔的地带,这里有欧、亚、非三洲的许多资本主义国家和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毛泽东把火柴盒和香烟放在这个地带,打趣地说哪一样东西代表哪一个国家。斯特朗后来回忆说:“毛泽东直率的言谈,渊博的知识,诗意的比喻,使这次谈话成为我一生中遇到的最动人的谈话。我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人的比喻象他那样尖锐,那么富有诗意。”就在这次谈话中,毛泽东提出了“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著名论断。斯特朗称颂这个论断是“一个现代的伟大真理”,“照亮了世界大事的进程”。

  被誉为“熟识中国事实真相的,为数不多的作家之一”的美国著名记者史沫特莱,于1937年初到延安采访。2月初的一天傍晚,毛泽东吃过晚饭到史沫特莱住处来看望她。毛泽东进屋后,史沫特莱给他搬过一把木椅,请他在桌旁坐下。不一会儿,又给他端上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毛泽东呷了一口咖啡,史沫特莱问他味道如何,他点头连连称赞:“好,好!比茶叶好喝!你们美国人很懂得享受嘛!”他那浓重的湖南口音加上俏皮的话,令史沫特莱忍俊不禁,咯咯笑了。接下来,毛泽东和史沫特莱一边啜着咖啡,一边漫谈。毛泽东留给史沫特莱的印象是:“他是个重视美感的人”,“虽然他带着女子的气质,他却象骡子一样地顽强,在他的性格中贯穿着钢钎一般的自豪与决心。”

  毛泽东虽然说咖啡比茶叶好喝,可他一生中却很少“享受”咖啡,他钟情的仍然是中国茶。到了晚年,他依然喜茶。为了保证毛泽东每日能吸收到充分的营养,工作人员开始在茶中掺兑葡萄糖、柠檬汁。毛泽东常吃的葡萄糖是北京果脯厂生产的,十分普通,新鲜柠檬汁则产自海南。毛泽东起初对茶中加兑葡萄糖、柠檬并不习惯,后来多喝几次也就习以为常了。这一习惯一直保持到临终之际。

  毛泽东喜爱饮茶,各界人士也曾向毛泽东赠送茶叶。黄炎培深知毛泽东这一爱好。在三年经济困难时期,年过八旬的黄老到杭州龙井茶产区梅家坞参观制茶。参观完毕,黄老要买一罐,而且吐露了真情,送给毛泽东。茶场的同志听说黄老买茶叶是送给毛泽东,非常高兴,精选了上等的龙井好茶,并且坚决不肯收钱。没有办法,黄老只好将茶叶带回北京,送给毛泽东,并写了一封信说明情况。后来,毛泽东托人把这罐茶叶转送给了梅家坞茶场,并且表示感谢。

  就在这个时期,黄州灵泉寺住持融广与寺僧们,用最好的原料,采用传统工艺,精心制作了十二个“东坡饼”,装在一个精制的木盒里寄给毛泽东。不久,毛泽东委托中央办公厅回了信,并寄来“东坡饼”款。

  1956年春天,已是新中国成立的第七个年头。4月的一个晚上,在贵州都匀市团山乡的干部、社员们正在讨论落实“制三斤鱼钩茶给伟大领袖毛主席品尝的事”。当时,正是清明前后,茶树上才冒出尖芽,为上好茶叶采摘黄金时节。经过几天的制作,乡亲们请木工制作了一个木盒装茶叶,并随包裹寄去一信,大意是感谢毛主席让我们贫苦农民翻身得解放,过上幸福生活,特寄上本地特产都匀鱼钩茶给主席品尝。

  几天后,邮递员送来一封用粗线封着边的特大信封。寄信人地址是署名为“中共中央办公厅”。信中写道:“茶农高级社,你们寄给毛主席的茶叶已收到。中央曾有规定,不准给主席寄东西。经主席批准,寄给你们16元钱,作为成本费。”落款是“中共中央办公厅”,并盖有办公厅的公章。信是老式打印机打印的。信的结尾,是毛泽东亲笔写下的几句话,字体遒劲有力,熟悉亲切:“寄来的茶叶已收到,茶叶很好,今后山坡上可多种茶,茶叶可以命名为毛尖茶。”

  中国是茶叶之乡,自古以茶道著称于世,毛泽东一生博览群书,对茶道文化多有论述。他曾对医生说:“茶可以益思、明目、少卧、轻身,这些可是你们药学祖师爷李时珍说的。”他还对他的保健医生徐涛说:最早种茶、饮茶都在中国,可能在9世纪首先传入日本,后来才传到欧洲、印度。他也知道唐朝陆羽作的《茶经》是世界上第一部茶的专门著作,并说:“这也是中国人对世界做的贡献。”他曾对工作人员多次谈到中华泱泱文明古国的茶文化,但在生活中都从来没有真正讲究过。茶道很注重茶具、礼仪,毛泽东却终生使用一个普通的茶杯,更未追求过任何茶仪。毛泽东去世后,人们清理其生前遗物时发现他竟只有几个兰花茶杯,连一个像样的茶壶都没有。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百家姓-动漫 朗读 弟子规-动漫 教读 二十四孝-动漫 图文 论语-动漫 解读 ☆ 三字经-动漫 儿歌 ☆ 增广贤文-动漫 经典诵读-动漫 国学百科

     
     

     

     

     
     
     
     
     
     

    国学大师网】 www.eywedu.com.cn ——传播经典文化,浸染心灵之德,绽放美丽人生
    【国学新视界,心灵大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