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学入门  国学苑  百家姓  弟子规  二十四孝  三字经  增广贤文  四库全书   经典诵读 

 
 
 
 
 
您现在的位置: 国学大师网 >> 国学学苑 >> 国学人物 >> 正文
精彩导读
 毛泽东与水文化习俗

毛泽东与水文化习俗

  水文化,同我们的民族文化一样,历史十分悠久。人类从诞生的那一天起,就与水息息相关。水是哺育人类的母亲,是生命之源、文明之源。从一定意义上说,人类发展的历史,就是一部认识水、顺应水和治理开发水资源,从而推进文明进步的历史。纵观世界历史,古代文明的发祥地无不与水息息相关。其中,非洲的尼罗河孕育了古埃及文明,西亚的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孕育了古巴比伦文明,印度的恒河孕育了古印度文明。华夏民族则视黄河为母亲河,它与长江等大江大河一起孕育了伟大的中华民族,形成了独具中国特色的传统文化。

  水的地位在中国一向是极高的。甚而可以说,我国古人的文化命题差不多就是从“水”开始的。大禹治水的故事在中国家喻户晓,从技术层面上,人们通常看好的是大禹所采取的“导流”的思路,精神层面上,则推崇那种“三过家门而不入”的高风亮节。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有水便有乐趣,有水便有诗情,有水便有智慧。水在哲学,水在文学,水在军政,水在经济,水在旅游,水在生活。人们在与水打交道的过程中创造了灿烂而丰富的水文化。

  毛泽东在长期的革命和建设实践中,非常注重从中华民族悠悠灿烂的水文化中吸引精华。他的诗词中蕴涵的水文化令人回味无穷,堪称江河之神韵,写水诗词之绝唱。他确立的“水利是农业的命脉”的指导思想,使新中国水文化建设获得重大发展。尤其是毛泽东一生钟情于水上运动——游泳。在水中磨砺自己的意志,陶冶自己的情操,抒发自己的内心世界,谱写了水文化的璀璨华章。让我们一起走进毛泽东的水上乐园。

  “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毛泽东一生与江河湖海结下了不解之缘,曾自称“我自欲为江海客”。从6岁起,他便在故居门前的水塘中游泳,从此便在江河湖海和社会的大风大浪中游了一生——挑战、搏击。1957年11月17日晚上,毛泽东在莫斯科大学礼堂会见中国留学生时,他的讲话别开生面、轻松潇洒。毛泽东向台下问:

  “有没有湖北人。”“有。”台下人群中答。

  “我游过你们的长江。”台下笑了。

  “有没有湖南人?”

  “有。”

  “我游过你们的湘江。”

  毛泽东再问:“有没有广东人?”

  “有。”

  “我游过你们的珠江。”

  台下掌声雷鸣,笑声不断。

  毛泽东从青少年时代“中流击水”于湘江,到晚年以七旬高龄“闲庭信步”于长江,终生乐此不疲。正如郭沫若所说:“毛主席是少年游小塘,中年游珠江,老年游长江。”这句话概括了毛泽东一生的游泳历程,也展现了毛泽东愈老愈爱搏击风浪,愈老愈渴望挑战的性格。

  少年时代,毛泽东就是游泳的好手。对于水,毛泽东似乎有一种天然的嗜好。几岁时,一般的幼童即使掉进一个水坑,也会吓得直哭,而他却敢在南岸塘里滚。他还用跳水的拿手好戏,躲过了父亲数次蛮不讲理的追打。现在,南岸塘边还插着一块铁牌,上书:“毛泽东同志少年时代游过泳的池塘。”

  提起毛泽东“小时候游池塘”,人们自然会忆起他10岁那年在南岸私塾惹起的那场“游泳风波”。

  那是一个赤日炎炎的夏天。南岸蒙馆的小阁楼上,闷热得就像蒸笼,灼人的太阳透过伸手可及的瓦缝射进教室内,散发出难耐的热气。

  一天午饭后,邹春培先生摇着芭蕉扇来到教室,向大家吩咐道:他下午有事外出,不在蒙馆,学生务必尽心温课,不得走动喧哗。等他回来以后,将点读新课——《论语·先进》篇中《子路曾哲冉有公西华侍坐章》。

  毛泽东虽然调皮,可是读书却从不含糊。邹先生走后,他先将昨天学过的课文温习了一遍,便开始预习老师下午将要点读的新课。

  ——子路、曾哲、冉有、公西华侍坐。

  ……子曰:“何伤乎,亦各言其志也!”

  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泳而归。”

  夫子喟然曰:“吾与点也!……”

  “泳而归”,“吾与点也……”读到这里,毛泽东又把这个句子重念了两遍,尔后戛然停住不读了。这时,他陡然记起上次学过的一篇课文中的一句话:“子曰: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智者动,仁者静。智者乐,仁者寿。”他心中暗想:哦,原来孔圣人是赞成门徒们游泳的呀!

  午后,烈日当空,小阁楼上热浪逼人,就连桌椅板凳都被骄阳烧得发烫了,仿佛只要划一根火柴,空气便要燃烧起来。汗水像一条条讨厌的小虫子,顺着毛泽东的脊背往下爬,把他身上那件白棉布短衬衫都浸湿了。

  毛泽东用衣袖揩了一把汗水,拿起课本继续读起书来:

  “……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

  刹那间,毛泽东眼睛一亮:看来,古时候就有“童子”和“冠者”下河游泳的先例,而孔夫子也很赞同。眼下,天气这么热,我们何不也到池塘里冲个凉?“可是,邹先生回来后要责问怎么办?”他脑子一转悠,一个对付先生的“点子”冒出来了。

  这就是那个时期的毛泽东,那个后来几乎被所有教导过他的老师视为“特殊学生”的蒙童!他不到10岁,却天性聪敏机灵,常常用从老师那里学到的有限知识,又去钻老师的空子,“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一会儿,十几个蒙童像从笼中放出的小鸟,欢呼雀跃地跑出蒙馆。大家站在杨柳依依的南岸边,望着清凉澄澈的塘水,心里痒痒的,等着“孩子王”毛泽东发号施令。毛泽东首当其冲,一个猛子扎进碧水清波中。其他学生娃们,也学着他的样子,一个个脱得赤条条的,“扑嗵”、“扑嗵”地跳进塘里。他们就像一群鸭子一样,尽情地在水中嬉戏,早把老师的吩咐忘到九霄云外。

  邹先生回馆,小阁楼空无一人,心里好生纳闷:都到哪里去了呢?他朝窗外一望,却见学生们赤身裸体正戏水弄波,玩得开心。他来到塘边,铁青着脸,狠狠地吼道:“孺子不可教也!”

  回到蒙馆,学生们低头垂眼,等候先生发落,惟独毛泽东神态自然,若无其事。邹先生责备的目光盯着毛泽东,通过上次“背书事件”,他便对毛泽东留有深刻的印象。他想:大概只有毛泽东才敢带这个头,今天非惩罚他不可!

  “谁让你们下水的?——润之,是不是你带的头?”邹先生严厉地责问道。

  毛泽东敢作敢当:“是我带头的,先生!不过,若要问到是谁让下的水,那就是孔圣人!”说着,他往东墙上的孔子牌位一指。

  “什么?你!你……”邹先生一听此言,气得脸色发白,他用戒尺指着毛泽东,就要动手。

  “且慢!”毛泽东一下子打开《论语》,翻到邹先生要点读的《子路曾哲冉有公西华侍坐章》,递到先生面前,说:“先生,你看,孔夫子不是也说过可游泳吗?”

  蓦然,邹春培扫视到孔子的那句“吾与点也”,脸上顿时露出了尴尬的神气。他气急败坏地折断了那根戒尺,把门“砰” 地一摔,忿然走出了学堂门。

  但是,邹春培并未就此罢休。他来到上屋场,一见毛泽东的父亲毛贻昌,便气冲冲地说:“顺生兄,你家石三不得了,他才学比我高,我教不了他这样的学生啦!”毛贻昌问明原委后,忙向邹春培赔笑脸、讲好话。他历来家教颇严,听说儿子竟敢坏了学堂的规矩,还有违师道尊严,与先生顶嘴,就格外恼火。他顺手在家里拿了一根竹竿,向南岸私塾跑去。

  毛泽东知道今天弄得先生下不了台,先生定不会饶他。后来,他见邹春培出去了,就猜想他准是到父亲面前告状去了。毛泽东深知父亲的秉性,脾气一上来准有一顿好打,他的棍子可比邹夫子的戒尺厉害得多了。于是,他不敢回家,背起书包离开课堂,一溜烟地逃跑了。他听说县城离韶山好远好远,心想跑到县城父亲一定抓不着、打不着,于是便信脚向山外走去。可不足10岁的他,在山里转了三天,只离开家几里远,还未能走出韶山冲。

  毛泽东的出走,在韶山冲引起轩然大波。毛泽东的父亲毛贻昌虽对儿子的“忏逆”行为大为恼火,但更为儿子的安危担忧,只好和长工阿贵等人一道,四处寻找出走的毛泽东。后来,幸亏一位砍柴的老人,遇上了迷路的毛泽东,才将他护送回家。

  这次风波之后不久,邹先生就离开了此地。但毛泽东一直没有忘记这位“粗暴严厉”的启蒙老师,毕竟邹先生为他打下了坚实的古文基础。对此,他很感激的。解放后,毛泽东得知邹先生去世,就找到了先生的儿子邹普勋,并把他接到北京住了一个多月,几次在一起叙旧时,讲起在南岸池塘里洗澡的事情,两人都开怀大笑起来。

  1910年毛泽东第一次离开自己的家乡,到湘乡县立高等小学堂读书。学校为安全起见,禁止学生在便河游泳。但毛泽东却抓住午休时间,在学校墙后无人处下便河游泳,总要游个痛快才上来。

  在湖南第一师范求学期间,一师前面的湘江,成为他游泳的好去处。有一次,他和罗学瓒等几个同学,不顾北风呼啸,天气寒冷,毅然去江中游泳。罗学瓒在日记中写道:“今日往水陆洲头(即桔子洲头)泅泳,人多言北风过大,天气太冷,余等竟行不顾,下水亦不觉冷,上岸亦不见病。坚固皮肤,增进血液,扩充肺腑,增加气力,不得谓非运动中之最有益者。”不过也发生过危险。有一次,毛泽东将要游到对岸时,被大浪冲到木排下,幸好被一个同学救了出来。解放后,与老同学谈及此事,他诙谐地说:“那次如果不是亏了一个同学搭救,我险些‘出了洋’ ”。虽然如此,毛泽东并不像有些人那样,“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而是总结经验教训,坚持锻炼。

  1917年9月,毛泽东与张昆弟等步行去50里外的湘潭县昭山。午餐后,他们本来想在饭店后面的一个池塘中游泳,后发现池水太浅而作罢。继续前行不到三里,发现一清且深的港坝,他们便在此游泳。1918年清明时节,毛泽东与上海《教育杂志》主编李石岑去桔子洲头游泳。江水刺骨,照游不误。

  在一师的时候,毛泽东为了组织同学游泳,还贴出了一张启事:

  铁路之旁兮,水面汪洋;

  深浅合度兮,生命无妨;

  凡我同志兮,携手同行;

  晚餐之后兮,游泳一场……

  同学们看了纷纷报名,很快就组织了一支一百多人的游泳队伍,每天晚饭后,畅游湘江。

  在毛泽东的带领下,原来一些不爱好游泳的同学,也能坚持和他一起锻炼,有时“直至隆冬,犹在江中”。毛泽东后来写下的词句:“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就是当时他和同学在湘江游泳时的动人场面的真实写照。

  之后由于革命走上了井冈山,到延安,转战南北,戎马倥偬,没了中流击水的环境,没了闲庭信步的宽余,毛泽东就没有再下过水,但游泳的情结一直在心中跳动。以至于1948年3月,大军渡黄河时,他看到磨盘大的冰块撞击船舷,发出惊心动魄的巨声,若不是卫士孙勇阻拦,他真的要与咆哮的黄河较量一下。

  “游泳,可以去。”

  新中国成立后的头几年,毛泽东既要运筹与大陆残敌的作战,又要考虑解放区的新占领城市的土改和经济恢复,同时还要酝酿新国家政权的组建,接着便是抗美援朝,其殚精竭虑更甚于以往,有时整日足不出户。长时间没有运动,对毛泽东的健康极其不利。

  毛泽东如何恢复游泳并酷爱游泳的呢?这得缘于他的保健医生及工作人员。为了让毛泽东多运动,保健医生及工作人员想了很多办法。最初是动员他散步,每周末到春藕斋跳舞。但他散步一般不出丰泽园的小院范围,跳舞也不能保证每次必到。后来工作人员在丰泽园布置了一个乒乓球室,拉他去打乒乓球,然而毛泽东对打乒乓球的兴致并不太高。在这几招都不灵后,大家这才想到了游泳。毛泽东的保健医生在与他散步时拐弯抹角地试探:“地球上的生命起源在哪里?”毛泽东感到诧异,说:“起源于大海呀!”医生又问:“生命的最佳运动是什么?”毛泽东认为是散步。医生说:“不对,是游泳。”接着,医生费了一大番口舌,谈论接触自然、全身运动、锻炼心肺、老少皆宜等等好处。这大圈子兜得见效了,毛泽东说:“游泳,可以去。”于是在清华大学的室内游泳池,毛泽东在进北京后第一次下了水。保健医生不知毛泽东游泳的底细,要当他的保镖,后来见他在深水区一会侧泳,一会仰泳,如鱼得水,这才知道自己是何等不自量力。

  从到清华大学游泳后,毛泽东对游泳有了极大的兴致。对游泳他还总结出独到的体会:“游泳最大的好处可以不想事,让大脑很好地休息。吃安眠药、散步、看戏、跳舞都不行,就是游泳可以做到,因为一想事就会下沉,就会喝水。”

  毛泽东称他真正学好游泳,是在1954年,而在此之前从来“就没有学好过”。毛泽东说:“1954年清华大学有一个室内游泳池,每天晚上去,三个月不间断,我就把水的脾气研究透了。”

  自打在清华大学游泳后,毛泽东恢复了对游泳的兴致,以后就一发不可收拾,游泳成了他除抽烟外的第二大嗜好。他与中南海游泳池结下了不解之缘,入夏后一有空就到那里去游泳。中南海游泳池建于何年,似乎已难查考。在民国期间的一张北京地图上,就在那一位置上画有一个小方格,并标着游泳池三字。可以肯定,它应该是新中国成立之前的产物。该游泳池在解放前算是个比较标准的游泳池了,长50米,宽25米,南深北浅。在深水区一边,还有10米跳台和3米跳板。在池子东边,搭有遮阳的布棚,散放着几把藤椅,是供游泳的人小憩的。到这里游泳的是中央机关的工作人员及其子女。毛泽东每次来这里一般游它个把小时,然后躺在藤椅上休息,一边抽烟,喝茶,一边看人们游泳。时间长了,孩子们与毛泽东成了好朋友,有的帮他点烟,有的帮他挠耳朵。孩子们没有大人的顾忌和拘谨,常常不理会管理员要求退场的招呼。有时管理员告诉孩子们毛主席来了,赶快退场。可孩子们都想出各种伎俩,跟管理周旋。

  管理员清场一般是到游泳池边摇手铃。比较喜欢搞出点恶作剧的男孩子,就对管理员说:叔叔,我们帮你摇。可当他们拿到手铃后,却扑嗵跳进水里。管理员追到浅水区,他们就逃到深水区;管理员追到深水区,他们又逃到浅水区,或者几个人传来递去。管理员对这些孩子们是急不得也恼不得。

  孩子们就以这样的方式,与管理员周旋。常常是正在这样闹着闹着,毛泽东就从他的更衣室里走出来。孩子们知道,只要坚持到这一刻,管理员便无计可施了。

  毛泽东看到池中的孩子们,通常会微笑着说上几句话,要孩子们跳水、游泳。孩子们通常也会照毛泽东的要求办事,走上跳台或跃入水中竭尽全力地展示各自的水中特长。

  后来,毛泽东还把中南海游泳池作为接待外宾和国内重要人士的场所,如苏联驻华大使尤金、苏共总书记赫鲁晓夫、原国民党副总统李宗仁夫妇等。游泳成了毛泽东的特殊运动、休息方式,他身边的工作人员都感到十分高兴。

  “我到过北戴河,七级台风,在海里游泳很舒服。”

  毛泽东不满足在游泳池游泳,要在江河湖海中去乘风破浪。1954年夏季,毛泽东在北戴河。一天,北戴河海湾狂风呼啸,浊浪排空。毛泽东徒步来到岸边,极目幽燕,缅怀魏武,此情此景,激起了他下海游泳的兴致。毛泽东不顾大家的劝阻,坚决要下海顶着风浪游。大海上一人高的浪头从远处翻滚过来,毛泽东几次被风浪打回岸边,但他仍不后退。波浪咆哮着把毛泽东一下顶到浪峰上,一下抛到波谷里。周围的警卫人员和河北省公安厅的同志脸都吓白了,要是海浪把毛泽东卷走了,怎么向全国人民交待?他们将毛泽东紧紧围起来,恨不得围成一个铁桶。

  毛泽东却说,你们不要怕,现在是涨潮,我们只会给推上岸,不会被冲进大洋回不来的。他不慌不忙地变化着游泳的姿势,借助浪涌的推力自由自在地游着,有感而发地说,你们年轻人,要经风雨见世面,不要做温室里的花朵,要在大风大浪里锻炼成长。

  毛泽东在狂风怒涛中游了一个多小时,上岸后,他精神抖擞,不知疲劳。面对滔滔的汪洋大海,他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站在这儿看,会觉得下海很可怕,可是真正下去了,也就不觉得可怕了。干任何事情都是这样,只要有勇气去实践,困难也就没有不可克服的。

  1955年夏天,毛泽东带着卫士李银桥又来到北戴河。一次,台风卷来了狂风暴雨,堆起了颠狂的海潮,然而毛泽东却向浪头走去。卫士们照例冲上去前挺后挡,照例被大浪埋没,被大浪抛起,被大浪远远地扔在沙滩上,就是被大浪扔在毛泽东身边也不想站起来了。对此,毛泽东则不以为然地说:“起不来了,这点水比刘勘的七个旅还凶吗?”接着,他又面对所有人讲话,声色异常严肃:“你们可以回去。我可以另组人马,另组队伍跟它斗。”

  后来,1957年3月,毛泽东在济南的一个党的干部会议上,向在场的干部们说了他在北戴河这次游泳的体会:“我到过北戴河,七级台风,在海里游泳很舒服,平常没有一点风浪倒是很吃力,那要一步一步爬。”

  另有一次,毛泽东在北戴河海滨游得兴起,始终不肯回岸,一直往远处游。正在无计可施的时候,船上的人看见了一条渔船。这下毛泽东不再需要多劝,自动地爬上了船,兴奋地向渔民们喊话拉家常,渔民们想不到这位只穿一条泳衣,打了个赤膊的人是毛泽东,什么话都同他扯。毛泽东难得碰上这样放松聊天的机会,快活得不放人家走,买了渔民的大堆螃蟹,他要要给大家请客。

  大海与毛泽东仿佛是一对相惜相知的朋友,激发了他的诗情,毛泽东在这里写下了《浪淘沙·北戴河》:

  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秦皇岛外打渔船。一片汪洋都不见,知向谁边?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毛泽东为北戴河书写了一页难忘的历史。

  毛泽东说,你们这些游法我不会,我只会“立正、稍息、坐凳子”。

  湘江,湖南境内第一大河。青年时期的毛泽东为“野蛮其体魄”,经常到湘江游泳。建国后多次借回长沙视察工作的余暇时间畅游湘江。

  1955年6月20日,毛泽东在湖南省委书记周小舟等陪同下,在湘江游泳。这是建国后毛泽东第一次畅游湘江。当时正值湘江水涨,水流端急,江水混浊。人们以各种理由劝阻,但没有动摇毛泽东之决心。毛泽东的老同学周世钊虽然深知他的脾气,但仍坦直进言:“湘江水涨,水面又宽又深,游泳也许不便。”“你不要说外行话,庄子不是说过吗?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水越深,浮力越大,游泳起来当然要便利一些,你怎么反说不便呢!”毛泽东在猴子石江面走下轮船,在江中游了很久。在场的罗瑞卿远远地呼喊:“喔——,时间到啦,上来休息啦。”毛泽东在水中开玩笑说,你也下来罗!下来就不服你管了啦!

  1956年5月30日,毛泽东在准备游长江前先到湘江游泳,也是从猴子石下水。快到水陆洲的时候,一个大浪从身后直冲过来,毛泽东躲闪不及,眼看要碰上旁边的树枝。护泳的湖南省游泳运动员们赶紧游近毛泽东,挡住盖顶而来的巨浪。但他们还来不及搀扶毛泽东,毛泽东早已敏捷地抓住树枝,稳稳地登上了岸。

  1957年9月8日,是中秋节,毛泽东5日在长江游泳后,这天下午又来到湘江游泳。上岸后,毛泽东到一农户家,兴趣盎然地逗着娃娃们,户主则拿来凳子,又取了自种的旱烟让毛泽东尝,毛泽东则拿自己的纸烟回敬户主。农家妇欣喜地洗碗倒茶上来。茶是中午烧好的,已经凉了,面上还飘落着几根草屑。警卫人员想说什么,没张口,毛泽东已端起碗来一饮而尽,畅快地吐了口气。

  1959年6月24日,毛泽东又一次游湘江,当时河岸的草很深,里面有蛇,一条毒蛇将先去探路的湖南省公安厅厅长咬了。幸亏抢救及时,没有出人命。但这件事没有改变毛泽东游湘江的决定,甚至连改变下水的地段也不肯。上岸的时候,毛泽东两脚都是泥巴,披着一件睡衣,坐到一个院落的门前。卫士们给他点了一支烟,他大口吸了起来。正好旁边走来几个小孩,大概不知道这个大胖子是谁,就走过去看他抽烟。

  毛泽东问一个小孩子,你吃的什么,能不能拿出来,大家都吃一点嘛。小孩子说,你猜,你猜着了我就给你吃。毛泽东说,我猜不着,你给我跳舞吧。小孩很大方,就跳了起来。毛泽东笑得很开心。当时在场的摄影师侯波拍下了这难忘的瞬间。

  就是在这一次,毛泽东回到了阔别32年的韶山,除了看望乡亲,还在滴水洞附近的韶山水库游泳。他邀请周小舟也下来游泳,周小舟说他是秤砣,下不了水。毛泽东笑道,你这小舟现在可是承载几千几万人的大船了,怎么能不会游泳呢,就是两年不当省委书记也要学会游泳啊。

  当时韶山有许多保卫人员到水库里保护毛泽东,毛泽东问他们会什么游泳,他们说蛙泳、蝶泳、自由泳等,毛泽东说,你们这些游法我不会,我只会“立正、稍息、坐凳子”。说着他在水中一一表演起来,支起身子将右腿放在左腿上,“坐”在水中一动不动。大家都发出惊叹声,毛泽东让他们也试试,大家说,我们手不动脚就要动,脚不动手就要动,四肢不动就沉下去了。毛泽东说,当兵要从立正稍息学起,游泳也要从立正稍息学起。当警卫人员要他上岸时,他说,多洗一洗,给老百姓留点肥料好下田。

  1966年6月,毛泽东再次在韶山水库游泳,当时已是七十多岁高龄,又是冰冷的山泉水,但毛泽东在水中舒展自如。

  美国著名作家斯诺在他所著的《漫长的革命》一书中就写道:

  “当毛泽东出现在长江上,全世界都震惊了。”

  长江是我国第一大江,世界第三大河,江面宽阔,水流湍急,江心深不可测,解放前横渡者寥寥,刚解放时也鲜有人一试。而“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击水三千里”的毛泽东,以其惊人的胆魄,一次又一次劈波斩浪,畅游长江。据统计,从1956年到1966年这10年里,毛泽东畅游长江竟达18次之多。这种不畏艰险、知难而进的顽强性格为世人所敬佩。美国著名作家斯诺在他所著的《漫长的革命》一书中就写道:“当毛泽东出现在长江上,全世界都震惊了。”

  早在1953年毛泽东第一次视察武汉时,登上蛇山,在黄鹤楼旧址远眺滚滚东流的长江,就曾兴致勃勃地询问过随行人员,是否有人在长江里游泳,并由此萌发了要游长江的念头。1955年初夏,毛泽东在武汉听取湖北省委、武汉市委领导的汇报后,正式提出“我要游长江。”党中央主席、国家主席要游长江,这可是件大事,公安部公同湖北省、武汉市领导立即着手准备工作。一是调查摸底,了解长江底细及游泳史。翻开武汉地方志记载,了解到仅1934年时任“鄂豫皖剿总”副司令的张学良在武汉主办过第一届横渡长江活动,参加者仅几十人。抗战后直到武汉解放就很少有人光顾了。派潜水人员对长江武汉段的水情水势作了一次系统的摸底。二是训练护游队伍,为毛泽东长江保架。时任武汉市公安局长的谢滋群挂帅,加紧训练一支由一二十人组成的游泳好手队伍。

  武汉市公安局对长江的水性,水情作了详细调查,并于1956年3月30日给公安部长罗瑞卿发了一份绝密报告。报告里陈述了几条毛泽东不能游长江的理由:一是江水很脏,并且有多种病菌,二是江中有鳄鱼、江猪、水蛇等伤人的水生物,三是江水不仅流速快,且漩涡多,游泳很危险。由于以上原因,故武汉市政府历年均出示布告,禁止任何人入江游泳。所以当毛泽东1956年5月在广州提出要到武汉游长江时,罗瑞卿、汪东兴、王任重等人都极力劝阻。但毛泽东都不以为然,执意要去,他还批评罗瑞卿说:“你这么大个子,可是不会游泳 ,你没有发言权。”王任重只好报告给周恩来,周恩来以国务院名义劝毛泽东不要游长江。然而,任何理由、任何人都无法动摇毛泽东的决心。

  毛泽东派警卫一中队长韩庆余到武汉沿长江考察,他询问了许多人,大家都说长江不是游泳的安全场所,韩庆余牢记着这些话回来报告,毛泽东问:你说了一大堆,你下水了吗?一下把韩庆

[1] [2] [3] 下一页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百家姓-动漫 朗读 弟子规-动漫 教读 二十四孝-动漫 图文 论语-动漫 解读 ☆ 三字经-动漫 儿歌 ☆ 增广贤文-动漫 经典诵读-动漫 国学百科

     
     

     

     

     
     
     
     
     
     

    国学大师网】 www.eywedu.com.cn ——传播经典文化,浸染心灵之德,绽放美丽人生
    【国学新视界,心灵大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