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学入门  国学苑  百家姓  弟子规  二十四孝  三字经  增广贤文  四库全书   经典诵读 

 
 
 
 
 
您现在的位置: 国学大师网 >> 国学学苑 >> 国学人物 >> 正文
精彩导读
 毛泽东与寿文化习俗

毛泽东与寿文化习俗

  “寿者,久也。”这是汉代许慎在《说文解字》中对寿字本义的诠释。古往今来,人们对这个“寿”字赋予了诸多的情趣、理趣和意趣,形成了一种大众性的文化——寿文化。

  的确,名利地位、金钱美色,是许多人垂涎而望、寤寐求之的爱物,但社会生活中实在也还有那么一些人对之不屑一顾。可有一样东西,这世上不想归为己有的人肯定没有,这就是长寿。所以,面对寿星,人们总是仰慕有加,并渴望知道其长寿的秘诀。人们的这种共同渴望被演绎成许多关于长生的传说,成为寿文化的重要依托。“人情莫不欲寿。”《庄子》写道:“人,上寿百岁,中寿八十。”可见,60岁以上者即可称“寿”。

  我国民间的风俗是60岁开始做寿,60岁之前生日,不叫作寿,叫“过生日”。在每逢整十,如60、70、80、90岁生日时,则要过大寿,更加庄重、热烈,寿礼、寿俗更丰富多彩。此时,寿堂、寿联、寿文、寿烛、寿桃、寿面、寿酒等,一应俱全,洋溢着浓郁的文化色彩。

  12月26日,是毛泽东的生日,作为党的领袖,毛泽东生前曾明确要求,不要做寿。偶尔有几次,身边的工作人员出于真情,为毛泽东庆祝生日,也只不过是在原来的伙食标准上加一二个菜而已。党内外同志提出为毛泽东祝寿,都被他谢绝了。毛泽东以自己的实际行动,为全党树立了榜样。

  叶子龙等人将公历与农历对照,核定毛泽东的生日为12月26日

  毛泽东的生日,据《韶山四修族谱》卷十五记载:“清光绪十九年癸已十一月十九辰时生”,即农历十一月十九日。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身边的工作人员叶子龙等,从历书上查对,将公历和农历对照,将毛泽东的生日核定为12月26日。毛泽东曾风趣地说:“哦,我的那碗面条,此后不在阴历十一月十九日吃,改在阳历十二月二十六日吃!”

  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逐步确立了毛泽东在全党无可争议的核心地位。1943年3月20日,中共中央在延安召开政治局会议,推定毛泽东为中央政治局主席,并决定他为中央书记处主席,对书记处会议中所讨论的问题,有最后决定权。4月初,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何凯丰制订了一个“三宣传”计划,即宣传领袖毛泽东,宣传毛泽东的思想,宣传毛泽东的体系。这一年,精力与智慧正如日中天的毛泽东,正年半百,党内一些同志酝酿为他祝寿,何凯丰就在信中提出要借毛泽东50寿辰之机,来宣传毛泽东思想。4月22日,毛泽东复信何凯丰,明确指出:“生日决定不做。做生的太多了,会生出不良影响。目前是内外困难的时候,时机也不好。我的思想(马列)自觉没有成熟,还是学习时候,不是鼓吹时候;要鼓吹只宜以某些片断去鼓吹(例如整风文件中的几件),不宜当作体系去鼓吹,因我的体系还没有成熟。”

  当时担任中央书记处三人成员之一的任弼时,也曾郑重向萧三嘱咐“写一本毛泽东传,以庆祝他的50大寿。”当时负责中央宣传部工作的胡乔木也极力帮助萧三集中精力写好毛泽东传记,免除了他的一些会议,希望萧三在毛泽东寿辰到来之际完成。但是毛泽东反对为他祝寿,也反对为他写传,他主张活着的人都不写传,因而萧三写的《毛泽东的初期革命活动》,拖到1944年7月1日和2日才在《解放日报》副刊上发表。在毛泽东的坚持下,党中央和边区各界都没有给毛泽东祝寿。

  不过,党内的同志还是常常惦记着毛泽东的生日。1945年冬天,叶子龙因病住进延安中央医院。这时,毛泽东因刚参加重庆谈判回来不久,因身体不适在医院休养。贺龙、张闻天、王观澜等也住在这里治病。一天,张闻天找到叶子龙,说:毛主席的生日快到了,是不是要给他写一封祝寿信?后来,叶子龙跟毛泽东讲起这件事,毛泽东说:“有时间写什么不好,写这个没啥子用嘛!”

  1949年春夏,中国革命形势已发展到一个历史大转变的关头,中国共产党面临着执政的考验。在中共七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向全党发出警告:“因为胜利,党内的骄傲情绪,以功臣自居的情绪,停顿起来不求进步的情绪,贪图享乐不愿再过艰苦生活的情绪,可能生长……”毛泽东在会上提出了一系列具体的规定和措施,约束中央,也约束他本人。1953年8月,在全国财经工作会议上,毛泽东又一次强调了这些规定;“一曰不作寿,作寿不会使人长寿,主要是要把工作做好。二曰不送礼,至少党内不要送。三曰少敬酒,一定场合可以。四曰少拍掌,不要禁止,出于群众热情,也不泼冷水。五曰不以人名作地名。六曰不要把中国同志和马、恩、列、斯平列。这是学生和先生的关系,应当如此。遵守这些规定,就是谦虚态度。”可见,毛泽东是把为自己作寿一事和中国革命的胜利、保持党的优良的传统和作风联系在一起的。

  1967年12月13日,湖南省革委会筹备小组就庆祝毛泽东塑像落成、韶山铁路通车问题向中共中央文化革命小组并周恩来请示报告,报告中说:经过一年的努力奋斗,在韶山建造毛主席塑像和修建通往韶山的铁路这两项工程即将竣工,广大群众要求在今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即毛主席七十四寿辰这天举行隆重的通车典礼。方案中提出:请中央领导题字,并就大会的名称提出两种意见:(1)“大会名称为毛泽东塑像落成及韶山铁路通车典礼大会。”(2)“大会名称为庆祝伟大领袖毛主席七十四寿辰大会。”并建议用第一种意见。12月17日,毛泽东在报告上批示:“党中央很早就禁止祝寿,应通知全国重申此种禁令”;“湖南的集会应另择日期”;“我们不要题字”;“会议名称,可同意湖南建议,用第一方案。”21日,中共中央转发了毛泽东的批语和湖南省革委会筹备小组的报告。

  毛泽东反对别人为他做寿;相反,他却常记得别人的生日

  毛泽东反对为他作寿,他自己也不作寿,为全党树立了一个不慕虚荣、不讲排场、朴素务实的好风气。但这不是说,他反对别人作寿,相反,他却常记得别人的生日,庆贺别人的生日。从下面的一些史实中,我们可以看到,作为领袖人物的毛泽东,对师长、对亲属、对革命老人、对民主人士的款款深情。

  被尊称为“五老”的革命老人徐特立、吴玉章、董必武、林伯渠和谢觉哉过生日,他都必定去参加他们的生日宴会。

  1937年1月13日,是毛泽东的老师徐特立的六十寿辰。这天,毛泽东特地写信给徐特立祝寿,称他“徐老同志”。毛泽东饱含深情地写道:“你是我二十年前的先生,你现在仍然是我的先生,你将来必定还是我的先生。”这几句名言曾被广泛传诵。十年之后,毛泽东又庆贺徐特立七十大寿。生日的头天晚上,毛泽东等中央领导同志来到徐特立住的窑洞,按照当地的风俗习惯,亲切地为他“暖寿”,在一起吃了长寿面。毛泽东还为徐老做了一个寿糕,在寿糕的盒子上面亲笔题写了“坚强的老战士”。中央还举行了祝寿大会。《解放日报》出版了庆祝徐特立70大寿特刊,刊登了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领导的题词。

  1940年1月15日,在吴玉章六十寿辰之际,毛泽东在延安为他庆贺,致热情的祝词。祝词高度颂扬了吴老的思想品格,号召全党学习他一辈子做好事的精神。其中的几句话,后来流传甚广,成为家喻户晓的名言:“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

  1944年,陕甘宁边区政府副主席、开明人士李鼎铭过生日,毛泽东专程拜访。他们一边吃饭,一边谈笑风生,历时两个多小时。为了表示自己革命的决心,李鼎铭先生曾把全部家产都献给了当地政府。毛泽东临别时,同李鼎铭一家握手告别,并同他身边的警卫员、管理员、炊事员一一握手。后来,李鼎铭常常提及此事,称赞毛泽东平易近人的作风。

  1946年11月30日,是出生入死、并肩战斗的战友朱德60大寿。虽然延安面临着国民党飞机轰炸的危险,中央还是照常举行了祝寿大会,毛泽东亲笔题写了“朱德同志六十大寿 人民的光荣”以示祝贺。并高兴地对警卫连的战士说:“警卫连的战士们也去吃朱总司令的长寿面。”

  最令人感动的是,毛泽东的前妻杨开慧于1930年11月4日牺牲,整整30年后,毛泽东仍然记挂着杨开慧之母向振熙老人的寿辰。

  1949年8月,长沙和平解放后,杨开智(杨开慧的哥哥)将杨老太太健在的消息电告毛泽东,毛泽东欣慰不已,当即回电致贺。9月,王稼祥的夫人朱仲丽女士准备回湘省亲,毛泽东获知,即托朱女士给杨老太太捎去一件皮袄,抵御风寒。

  1950年是杨老太太80大寿。同年4月,毛泽东派长子毛岸英回湖南给外婆拜寿,并捎去两颗人参,让老太太滋养身体。岸英临行前,毛泽东还给老太太写了一封信,使老太太获得很大的安慰。

  1960年,是向振熙老人90大寿,毛泽东于4月25日给杨开慧的堂妹杨开英写了一封信,并寄去寿礼,以慰老人,信是这样写的:

  “开英同志,杨老太太(岸英的外婆)今年九十寿辰,无以为敬,寄上二百元钱,烦为转致。或买礼物送去,或直将二百元寄去,由你决定。劳神为谢!顺致问候!”

  毛泽东心中时刻装着百姓。1943年元宵节,延安,到处灯火辉煌,锣鼓响爆竹声噼噼啪啪连续齐响,人们欢腾庆祝一年的五谷丰登、牛羊成群的美好光景。就在元宵节前一天,下午两点多,毛泽东到田野间散步,枣园村的几个种地的老汉正在那里休息,抽着旱烟锅子。毛泽东走到他们跟前,微笑着问了一声:“你们辛苦了!”老汉们一起回答说:“不辛苦!”接着就谈起家常来了。在交谈中,毛泽东得知有两位老汉都是六十以上的人了。侯老汉、胡老汉亲切地告诉毛泽东说枣园村一共有24个这样大年纪的老汉。又说他们两个是同年同庚生的,明天正月十五,就是他俩的生日。

  毛泽东笑眯眯地说:“那很好呀!你们正是六十花甲年高有德的人,应该给你们拜寿才好!”

  侯老汉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唉!咱们这号受苦人过生日,还贺个啥寿呢!”

  毛泽东接着说:“咦!如今咱们都翻了身了,生产又搞得好,真是人寿年丰呀!正好明天是元宵节,请你们到我那里去玩玩,咱们大家一起来贺个寿!一定都要去,千万不要讲客气!”

  几个老汉激动得手都没处放,喜欢得合不上嘴,都一起向毛泽东说:“这可领受不起,说啥也不能烦劳毛主席!”

  毛泽东握着老汉的手说:“咱们都是老邻居,远亲不如近邻,一家人还分什么彼此。今晚上我派人到每家去请你们。”

  老汉们又齐声说:“不敢,不敢,千万不敢!”

  毛泽东连声说:“不要紧,就这么决定了!”

  说着说着举起手,向老汉们告别。老汉们都呆呆地瞪着充满泪花的两眼,一直望着毛泽东那高大魁梧的身影进入枣园,才拿起镢头紧张劳动起来。

  当天下午毛泽东就派人到枣园村的24位老人家里,挨门挨户地请他们一起来贺寿,传达毛泽东的邀请。又吩咐管理员明天下午二时准备三桌酒菜,还要做一些又细又长的面条;再给每个人准备点礼物。这些老汉们一听到这个消息,连夜奔走,互相道喜、庆贺,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欢天喜地谈论到很晚。

  第二天下午,不到二点钟,枣园村谢村长陪伴着24位老汉,一齐来到枣园内毛泽东住处边的小礼堂门前。毛泽东早早地就在这里笑眯眯地迎候着他们。侯老汉一见毛泽东,就三步当两步走,凑到毛泽东的身边。毛泽东刚伸出手来,他就双手紧紧地捧着,边摇边流着热泪说:“毛主席,毛主席!您是咱们庄稼人的大救星,是咱穷汉子的引路人,您对咱们太仔细了,把咱们的什么大大小小的事都办了!咱家祖宗三代都没做过什么寿呀!”

  毛泽东亲切地劝说:“老人家不要难过。咱们今天翻了身,生活大改善,生产大发展,自己又做了主人。以后每个年老的人都要贺寿!”毛泽东把老汉们慢慢地陪到小礼堂吸烟、喝茶、拉着家常,关切地问:“你们去年有多少余粮?”胡老汉抢着回答:“真不少,我家五口人有八个月余粮。”

  毛泽东用商讨的口气发问:“今年还能不能多余一点呢?”

  谢村长胸有成竹地说:“咱们去年秋后就早早地积了几百担粪。今年计划把地翻三遍,锄草要锄四到五遍,还计划种些晚荞麦,咱村又有变工队和互助组,做到有一年余粮,保险没问题。”

  毛泽东又关切地问:“咱们枣园村去年还缺五头牛,是不是都解决了?”

  村长说:“去年秋后都解决了。”

  毛泽东连声说:“好,很好。你这个村长姓谢,大家都叫谢—村—长!”说完开怀大笑起来。

  开饭时间到了,毛泽东站起来一桌桌地把老汉们让到座位上,亲自到每桌上去向老汉们敬酒,亲切地向老汉们说:“同志们,咱们都是老邻居、老朋友,一家人。为枣园村24位老寿星贺寿,祝贺各位老人老当益壮,永远健康。还希望你们把种庄稼的丰富经验,教导和传授给年轻后生,大力发展生产,丰衣足食,过更美好的日子。”大家听了非常振奋,齐声回答:“一定能办到。”

  毛泽东亲自给老人们挨个地敬三蛊酒,祝贺老人们“延年益寿,老当益壮”。最后,每人端起一碗长长的面条的时候,毛泽东又笑着说:“祝贺位长寿。”

  饭后,毛泽东又将贺寿礼品,一个一个地送到他们手里,一条毛巾和一块肥皂。喜欢得每个老汉嘴都合不上。

  最后,枣园文工团演出一台小节目助兴。

  毛泽东对民主人士一直都非常尊重,通过各种形式,表达关爱之情。1951年阴历五月五日这一天,是水利部部长傅作义的生日,毛泽东特意派薄一波把傅作义请来吃饭。吃饭时,毛泽东与他开怀畅饮,谈笑风生。傅作义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毛泽东竟然留心到自己的生日,还请自己吃饭,内心十分感动。饭后,傅作义感慨地说:“毛泽东真细心,真伟大,令人钦佩之至。”有一次,毛泽东对傅作义说:“你是北京的大功臣,应该奖你一枚天坛一样大的奖章呢!”1955年9月27日,毛泽东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议,亲自授予傅作义一枚一级解放勋章。

  1951年4月2日,是张澜先生80诞辰。次日,毛泽东专函祝寿:

  表方先生:

  欣逢先生八十高寿,谨致衷心的祝贺!

  1965年,是美国著名记者和作家、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安娜·路易斯·斯特朗80岁大寿之年,早在延安期间,毛泽东曾多次会见过她。这年11月下旬的一天,斯特朗从有关方面获悉毛泽东将要会见她。时间是11月24日,地点在上海。听到这一确切的消息,斯特朗感到特别的兴奋,因为11月24日是她的生日,她决没有想到中国朋友对她的生日记得如此清楚,并安排了这一特殊的、具有重要意义的会见。

  毛泽东为斯特朗安排了午宴,特地向她祝福。中国的各大新闻媒体都大力报道了此事。后来,斯特朗撰文回忆了会见时的情景:

  主席看上去身体很好,精神愉快。他招待我们正是在11月24日的中午,地点在靠近我们旅馆的一座建筑外面的大厅。对于主人来说,这样招待是中国人的礼貌。然后,他打开了另外一个门,把我们领进了一个大的接待室,在一个大的地毯上,可以容纳30多人的舒适座位围成一个大的椭圆形。他穿过空地把我带到几个盖着白布的扶手椅边,标出了椭圆的首席,我就坐在首席之一的位置上。

  我们可以看出,生日宴会反映了毛泽东对老朋友的关心与惦念。

  毛泽东处理事情从来都是以党和国家的大局为重,决不意气用事。1949年12月,新中国成立不久,毛泽东为和斯大林谈判,签订《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率领代表团第一次出国访问。这次初访苏联,其中一项重要的使命就是为斯大林祝寿。1949年12月21日,是斯大林的70寿辰。在准备的时候,毛泽东接受了江青的提议,要他带一批生日礼品:山东的土特产大白菜、大萝卜、大葱和大鸭梨。为筹办这些礼品,毛泽东亲自起草了电报,要中共山东分局协助办理。

  1956年11月,在一次政治局常委会上,毛泽东以深沉的语调说了一大段话。他说,我一生写过三篇歌颂斯大林的文章。头两篇都是祝寿的,第一篇在延安,1939年斯大林60寿辰时写的;第二篇在莫斯科,是1949年他70大寿时的祝词。第三篇是斯大林去世之后写的,发表在苏联真理报,是悼词。这三篇文章,老实说,我都不愿意写。从感情上说我不愿意写,但从理智上来说,又不能不写。而且不能不那样写。我这个人不愿意人家向我祝寿,也不愿意向别人祝寿。可见,毛泽东完全是以党和国家的利益为重,排除了个人感情的好恶。

  1947年,毛泽东拒绝了为他过54岁生日的建议。

  他说,才五十多岁,大有活头

  对自己生日持无所谓态度的毛泽东,在过去动荡不安的戎马生涯中更是无暇顾及自己的生日。他曾说,他连自己的四十岁生日都忘了!正因为这样,在他五十大寿之前,他历年的生日是怎么度过的,几乎没有记载。

  1944年4月30日,毛泽东邀请续范亭等五六个人到他的窑洞小宴,续范亭跟毛泽东攀谈,问起生肖,彼此都属蛇,方知两人同庚。续范亭感到奇怪,自己去年度过五十大寿,延安交际处专门为自己设宴祝寿,照理毛泽东去年也是五十大寿,怎未见报刊上有任何报道?毛泽东笑着说:“是我自己决定不做寿!”续范亭觉得,在今天这个幸福的聚会上,借以祝贺毛主席的健康,也是个好机会,于是他即席赋诗一首:“半百年华不知老,先生诞日人不晓。黄龙痛饮炮千鸣,好与先生祝寿考。”后来,续范亭作《五百字诗并序》公开发表,毛泽东的生日“农历十一月十九日”才为人知晓。

  1945年1月2日(农历1944年11月19日),正是毛泽东的51岁生日,50大寿没有庆祝,人们便提出要“补”那悄然而过的50大寿。毛泽东拗不过同志们的盛情,但提出两个条件:一是无论如何不能在1月2日为他庆寿;二是要搞一个“集体祝寿”。毛泽东提议,为杨家岭50岁以上的同志——从伙夫、马夫到主席、总司令集体祝寿。于是,1944年12月16日,在中央大礼堂,56位“寿星”欢聚一堂,集体祝寿。毛泽东因与美国人伯德上校会谈,没有出席祝寿仪式。

  1947年11月20日,中共中央机关决定由神泉堡向米脂县的杨家沟转移。

  1947年12月,中共中央在杨家沟举行了中国革命斗争史上有名的中央十二月会议。参加会议的,除了当时能够到会的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以外,还有陕甘宁边区和晋绥边区的负责同志。

  会议正式开幕后的第二天,恰好是毛泽东的54岁诞辰。在这之前,许多解放区发来电报,有的要为毛泽东祝寿,有的说要在主席诞辰到来之前打几个漂亮仗,并且部署了战役的计划,请中央批准,但都被毛泽东拒绝了。毛泽东说:“如果不是为我祝寿,我可以批准。为我个人,我不能批准。为我祝寿打漂亮仗,不为我祝寿,就不打漂亮仗了吗?”

  毛泽东一向反对别人为他祝寿。关于这一点,身边的工作人员早就经历过了。还是在佳县白云山看戏的时候,有位同志提出:“主席啊,今天是10月22日,离你的寿辰不远啦!我们准备给你做寿呢!”这个同志一提,其他同志也都觉得这一时期,西北战场连连报捷,全国也转入战略反攻了,应该给主席庆贺庆贺生日,都高兴地说:“是啊!我早就等着吃寿面了。”“主席,这回可是乐上加喜哩!”可毛泽东却连连摆手说:“别开心了,延安都丢了,还做什么寿哩!就是到全国胜利了也不要做寿啊。做寿不会使人长寿的!”

  当时距12月26日还有两个来月,毛泽东这么一挡,大家都没有再言语。可眼下主席的诞辰到了,又有这么多的首长在这里,大家又都觉得,外地不为主席祝寿是可以的,但我们是中央机关,只有几百人,牵动面不大。为了庆祝1947年的胜利,在主席诞辰这天,请一些负责同志陪毛泽东吃顿饭,再请晋绥军区贺龙司令员派来的剧团演场戏,总该可以吧!

  于是,大家都鼓动汪东兴去向毛泽东报告。心想这回情意特殊,主席一定不会反对。可汪东兴去一谈,毛泽东还是没有答应。毛泽东举出三个理由:“一是战争时期,许多同志为革命胜利流血牺牲,应该纪念的是他们,为一个人祝寿,太不合情合理;二是部队和群众都缺粮食吃,搞祝寿活动,这是让我脱离群众;三是我才五十多岁,如果不被胡宗南打死,还大有活头,更用不着祝寿。”

  讲了三条理由,毛泽东又做了三条规定:一不许请客吃饭;二不许唱戏,如果剧团来了,先演给老乡们看是也可以;三不许开大会。毛泽东说:“大家想和我见面,想请我讲一讲话,随时都可以,不一定非要祝寿才这样做。”

  12月26日这天,毛泽东比平日更加繁忙。他主持党中央会议,听取大家对《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的讨论意见;还分别找各地的负责同志谈话,询问他们那里的战争、生产和群众生活情况,征求他们对土改政策和形势发展的看法。

  按照毛泽东的意见,这天晚上,贺龙带来的晋绥评剧团在杨家沟为群众演戏,戏台子搭在村子中间的坪地上。消息传出,周围的寿沟、巩家沟、李家圪崂、缶空岔的群众都来了。尽管陕北的冬夜天气寒冷,但老乡们看戏的兴致极高。还没等开戏,舞台前、崖畔上已是人山人海了。

  看到这么多的群众来看戏,毛泽东非常高兴,他不许警卫人员给他在前边摆椅子,他说:“劳动人民创造了文化,可是几千年来劳动人民享受文化教育的权利却被剥夺了。现在咱们自己的剧团演出,应该让群众好好看,让群众坐在前边看!”

  这天晚上演出的《恶虎村》、《六月雪》实在太精彩了,不断受到群众的喝彩。毛泽东搬了个板凳坐在后面,看得认真,不时地和群众一起鼓掌叫好。演出结束后,剧团团长王一达找到中央警卫科科长慕丰韵说:“我们想请主席给演员讲几句话,请你转达一下。”

  慕丰韵把剧团的意思向毛泽东汇报后,毛泽东痛快地说:“好!”还邀了周恩来,一同来到评剧团住的院子。

  看到毛主席和周副主席一起来了,刚刚卸完妆的演员们兴奋得热烈鼓掌。毛泽东招呼大家坐下,称赞地说:“你们把《恶虎村》这个戏改好了,演得也很成功。”黄天霸这个人,是清王朝豢养的镇压人民的鹰犬,可是,在旧小说和旧戏里,却把他当作英雄人物来颂扬。《恶虎村》这个戏,经你们修改后,树立了濮天雕、濮天虬弟兄,而把黄天霸作为批判人物,这一改动,改得很好。希望今后对旧的传统戏目,都能有这样从大处着眼进行改革,把旧戏改造成为能够为新社会服务的新艺术。

  毛泽东谈戏,常有自己与众不同的角度与见解。别人看戏看热闹,他却常能从戏里得出有关政治斗争、政策策略、领导艺术、工作方法等方面的借鉴来。他的精彩谈话,博得了一阵阵愉快的笑声和热烈的掌声。

  1952年12月26日,是毛泽东的59岁生日,毛泽东的女儿李敏回忆,“工作人员在餐桌上摆好了与往日一样的腐乳、酱菜、辣椒三碟小菜和一碟牛肉。桌上没有放往常的米饭,也没有摆炒菜,在白色的搪瓷盆里盛着刚刚煮好的面条汤。桌子上还摆着高脚小酒杯,里面盛着半杯红葡萄酒。”这一天,只有一位客人和他共度生日。这位“客人”就是他身边的工作人员——保健医生王鹤滨。李敏继续回忆说:爸爸醒来走出卧室,举着酒杯对王鹤滨医生说:“王医生,来,干杯!今天是我的生日。”

  “祝主席身体健康!”王医生与爸爸碰杯。

  爸爸说:“王医生,咱们不祝寿,但可以吃汤面的,是吧?”

  “做寿是不会使人长寿的,对吧!”

  “人活百岁就很不得了喽,哪有什么万岁呀!”

  爸爸说完跟王医生都笑起来。

  就这样,王医生陪着毛泽东,简简单单地度过了他的59岁生日。

  “不如让时间偷偷地走过去,到了八九十岁时,自己还没有发觉……这多好啊!”

  按照中国的传统习惯,六十花甲应当作寿。湖南一些家乡亲友纷纷写信给他,要求进京为他祝寿,毛泽东一概婉言拒绝。1953年10月4日,他在给韶山老地下党员毛月秋的信中说:“为了了解乡间情况的目的,我同意你来京一行”,而不是“为了祝寿,此点要讲清楚。”并嘱咐毛月秋,没有预先约好的同志一概不要来。1953年12月26日,毛泽东只和身边的卫士们吃了一顿面条,卫士长李银桥对毛泽东说:“今天是您60大寿,我们卫士组的同志为您祝寿。”毛泽东严肃地说:“中央已有决议,不能祝寿。你们为什么还为我祝寿啊?”

  李银桥回答道:“这是家常便饭,不过分,还是可以的。这是我们集体决定的。”

  毛泽东再没有责怪的意思,幽默地说:“哎呀,还集体决定的事呢,那我就不好办了!好吧,我服从,我们就一起来过生日吧。”

  这一天,毛泽东非常高兴,与卫士们一起喝了几杯葡萄酒,李家骥跑到值班室取来了他的“作品”——六个蒸熟的大寿桃,放在桌子正中间,以显出祝寿的气氛。饭后,放起了京剧《霸王别姬》的音乐,毛泽东用手拍着大腿也跟着哼起来,完全沉浸在生日的欢乐之中。

  1957年,毛泽东在北京度过了他的64岁生日。吃饭时,餐桌上多了几个菜,是叶子龙从家乡带来的腊肉、腊鱼等土产烹制的。工作人员为他过生日忙碌了一上午,他自己却忘记了。当大家把他请到餐桌上,毛泽东才恍然大悟,才意识到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1958年冬,毛泽东巡视各地,处理人民公社问题。65岁生日这天晚上,他要离开广州。中午,他身边的几个工作人员在食堂里加了几个菜,一则为毛泽东祝寿;二则也是饯行。午饭时,毛泽东刚刚入睡,工作人员考虑不影响他的休息,没有叫醒他,因此他没吃这顿午饭。事后,他闻知此事,把有关同志好好地“骂”了一顿,批评他们不该为他的生日置酒摆宴。

  两年后,毛泽东和全国人民一样忍受着内外困难带来的痛苦。1960年12月26日,毛泽东深深地吸着烟,他对卫士封耀松说:“小封,你去把叶子龙、李银桥、王敬先、高智、林克、汪东兴等叫来,今天在我这里吃饭。”餐桌上,没有酒,没有肉,只是菜里多放了一些油。毛泽东把筷子伸向菜盘,没等夹菜就又放下了,他的目光扫视着他们。

  “现在全国遭灾,有的地方死人呀,人民公社,大办食堂,到底好不好?群众有什么意见?正确的情况搞不到……”

  毛泽东要求他们都下农村去进行踏踏实实的调查,并对他们下去后应注意的问题都作了周到的安排。

  这顿饭,毛泽东没吃几口就放下了筷子,他吃不下去,别人也吃不下去,毛泽东这一次“生日宴”,被赋予了特殊意义。

  俗话说,人生七十古来稀,祝寿乃人之常情。1963年夏天,程潜对秘书杨慎之说:“毛主席快要七十大寿了,我想发起组织一个诗社,相约做点诗词表示祝贺。”并开列了一份包括郭沫若、陈毅、谢无量、章士钊等8人的名单。杨慎之立即把程潜的意图和开列的名单向中央统战部汇报请示。中央统战部的答复是:毛主席历来反对祝寿,郭老和陈总是共产党员,未便参加。党外朋友出于至诚,出于对革命领袖的热爱,如果有所表示,我们亦不便多加干预。程潜便向其他几个民主人士发出组社约稿信,并亲自撰写了12首律诗为毛泽东祝寿。他在诗中说:“龙马负来资本论,凿开混沌见光华”;“月照桂林笼息影,道扬遵义踏天梯”;“民犹水也民为贵,紧握灵枢定一尊”;“天安门启一声雷,中国人民站起来”。这些诗以饱满的热情,歌颂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领导中国人民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丰功伟绩,表达了他对毛泽东的崇敬之情。后来这些诗装裱成册,由章士钊署封面呈送给毛泽东。

  1963年12月26日,毛泽东的女儿李敏、李讷,女婿孔令华都来了,平时静悄悄的深宅大院这时到处洋溢着欢声笑语。毛泽东身边的工作人员和警卫同志都提出为他祝寿。毛泽东知道后,对身边的同志语重心长地说:“大家都不作寿,这个封建习惯要改。你知道,作一次寿,这个寿星就长一岁,其实就少了一岁,不如让时间偷偷地走过去,到了八九十岁时,自己还没有发觉……这多好啊!”

  毛泽东诙谐的劝说,使他身边的工作同志心悦诚服地放弃了为他作70大寿的想法。

  81岁生日时,毛泽东、周恩来的“长沙决策”,决定了中国的政治走向

  1964年12月26日,是毛泽东71岁生日。与往常不同,他决定请客,请了三桌。毛泽东身边的工作人员周福明回忆说,李讷听说爸爸要在人民大会堂请客也要跟着去。正在洗手间洗手的毛泽东对李讷说:“你今天不能去,爸爸我要骂娘。”

  这时,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正在北京举行,除了在中央工作的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等领导同志外,还有陶铸、宋任穷等平时在中南、西南、东北、华北、华东、西北工作的同志。最引人注目的是导弹专家钱学森、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模范邢燕子和董加耕,山西昔阳县大寨大队党支部书记陈永贵,他们被安排在毛泽东那一桌,分坐于毛泽东两侧。

  那天气氛颇为严肃。毛泽东一开始便说:“今天是我的生日,过了年就七十一岁罗。我老了,也许不久就要去见马克思,所以今天请大家来吃饭……”这样的开场白,的确使客人们的心情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席间,毛泽东不断地谈着国内的阶级斗争形势,正在开展的“四清”运动……

  1969年12月26日,毛泽东已在武汉住了一段很长时间。工作人员想搞个祝寿活动,可他不同意。大家又出了个主意,要给他做顿长寿面,他愉快地答应了:“尊重群众的意见,大家愿意吃什么就吃什么,吃面也可以,管它长寿面不长寿面,只要吃得舒服就行。”他与大家一同吃了一顿长寿面。76岁寿辰就这样偷偷地走过去了。

  在文化大革命以前,知晓毛泽东生日的人还只限于毛泽东周围的人。但在“文革”中,毛泽东的生日,几乎家喻户晓,每逢12月26日,人民群众出于对领袖的热爱,各地自发组织各种庆祝活动,总有不少人给毛泽东送来东西,祝贺他的生日。这件事难坏了工作人员。当时,送来的东西很多,有的是工业品,也有的是农产品。这几天前后,中南海的各个大门的值班室内特别忙碌,要说服送礼品的同志把东西拿回去,是很不容易的,有的同志放下礼品走了。毛泽东总是要求工作人员把东西保存起来,不要损坏。但时间长了,送来的东西也多了,就只好专门抽出人去整理和保管各种礼品,开辟了陈列室,分类登记。在礼品中,有的是水果之类,毛泽东就吩咐工作人员将水果分送给机关值夜班的同志。同时经常告诫大家要养成廉洁奉公的好作风,好品德,不许公私不分。

  1973年12月26日,毛泽东平静地度过了他一生中的最后一个整岁生日——80岁诞辰。这时的毛泽东,在全世界享有很高声望。不仅全国人民关注,而且世界各友好国家也十分重视。据统计,有1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领导人发来贺电、贺信给毛泽东,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的金日成首相,还特地派人送来寿礼。由于毛泽东不允许,几乎所有的报刊、电台、电视台都未公开宣传和报道。后来只有新华社办的《参考消息》上透露了若干消息。

  毛泽东像往常一样,与工作人员和家人欢聚一堂,接受晚辈的祝福。

  日历翻到1974年12月26日,这是毛泽东81岁生日。建国以后,毛泽东先后多次回湖南,其中便有几次也逢他生日,但他从来不主张也不接受别人给他做寿。然而,工作人员却惦记着这一天。在毛泽东的住地湖南省九所宾馆,他们采来毛泽东最喜爱的腊梅和白茶花,点缀在客厅里。茶几上摆上毛泽东家乡的特产:一盘灯芯糕,一盘交切糖,一盘寸金糖,一盘麻花条。从北京抱病而来商议四届人大事宜的周恩来,和盛情的湖南省委工作人员,悄悄地为毛泽东过生日。

  毛泽东从花瓶里取出一枝腊梅,闻了闻,然后又轻轻地插回原处。工作人员请他品尝了家乡的点心、食品,并吃了一筷子长寿面。朝鲜首相金日成送的苹果、葡萄,菲律宾马科斯总统送的芒果,他都赠送给工作人员一饱口福。

  晚餐,周恩来总理亲自掏钱请湖南省委负责人及省委接待处工作人员吃饭。席间,周恩来鼓励工作人员,要他们照顾好毛主席的生活,让主席休养好,保证主席的健康。

  当天晚上,毛泽东特地邀请周恩来进行了一次单独长谈,主要内容有两项:一是四届人大的人事安排,二是理论问题。正是在这个难忘的夜晚,毛泽东提议增补邓小平为中共中央副主席、政治局常委。后来人们把周恩来长沙之行的成果和与毛泽东的谈话,称作“长沙决策”,这一决策,决定了未来中国政治的走向。

  1975年12月26日,82岁的毛泽东度过了他一生中的最后一个生日。这一天,朝鲜、阿尔巴尼亚、越南、菲律宾等友好邻邦、国际友人送来了各自的礼品。湖南家乡人民送来包装精致的名符其实的长寿面,这种面一根的长度足有10米,把长长的寿面盘成一个圆形,放在盒子里送来,家乡人民还送来了礼花……

  在中南海毛泽东的家中,平时冷冷清清的院子,此时也显得热闹起来。除了身边的工作人员,平时很难有机会回家的李敏和妹妹李讷,也回来为爸爸祝寿。

  晚上10时,征得毛泽东的同意后,工作人员在他房间外放起了礼花,五彩缤纷的礼花把天空照得绚丽多彩,此时毛泽东半躺在床上,透过宽大的玻璃窗,向外望着那特意为他生日放的礼花。

  毛泽东历代先人的寿命多数不长。毛泽东的祖父毛恩普因家境贫寒,刚刚成人就背上了沉重的生活重担,先天营养不良,过于劳累,年仅58岁就去世了(其妻刘氏比他还短寿20年)。

  毛泽东的父亲毛顺生,17岁就当家理事,为诸儿劳神费力,一生辛苦,只有49岁的寿(夫人文氏51岁寿)。

  与先人们比较,毛泽东终年83岁,这已是难得的高寿。毛泽东一生经历的艰难困苦和精神折磨,比他们任何一位先人都要大得多,为何反而能达到如此高的寿命呢?龙剑宇在《毛泽东的家世渊源》一书中认为,从毛泽东婴、幼、童、少年时期的生活条件来看,父母已创下一份像样的家业,温饱无虞,加上有外婆家的资助、照顾,因此,毛泽东的体质获得了较好的发展。更重要的恐怕还在于,毛泽东从少年时代就养成和保持一种乐观、奋发向上的精神,这是一味祛病强身的最佳良药,再加上他曾进行过顽强的劳动和经常性的体育锻炼,以及饮食上的粗茶淡饭,这一切都成为毛泽东长寿的原因。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百家姓-动漫 朗读 弟子规-动漫 教读 二十四孝-动漫 图文 论语-动漫 解读 ☆ 三字经-动漫 儿歌 ☆ 增广贤文-动漫 经典诵读-动漫 国学百科

     
     

     

     

     
     
     
     
     
     

    国学大师网】 www.eywedu.com.cn ——传播经典文化,浸染心灵之德,绽放美丽人生
    【国学新视界,心灵大舞台】